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560 超级大反派(三)
    其实,原姬灵儿所认为的那些神药,在林听雨看来,就是仙药,只不过是品质高的仙药,在仙界之中,也需要到远古洪荒古林中去寻找才能找到的仙药。

    而她所认为的从另外一个世界的姬灵儿,自然就是一个穿越女。

    鉴于她穿越来时还带了一个种植着诸多顶级仙药的小空间,可能猜测这个姬灵儿也是来自另外一个二级时空,并且还曾是一个修为极高的仙人,很可能在她的灵魂穿越之前她是一个顶峰的仙帝。

    一个仙帝的灵魂,肯定要比原姬灵儿那修为低下的灵魂强得多,一旦进入她的身体,将她的灵魂吞噬,然后成功夺舍,是再容易不过的事。

    而姬灵儿到魔域找到昼的时候,她已经统一了仙人的诸多部落,拥有至高的权势和地位,而她自己也有极为强悍的实力,暗中更有十二影卫在保护她。

    昼想要杀掉她,实在是难上加难,这才想到表面与她联合,暗中却联合神族,以将她和她的势力铲除的目的。

    只是,让昼没想到的是,那个原本在神族一力主战的主战派阿修罗,在与姬灵儿一战时,竟被姬灵儿那冲天的战力所折服,并且深深爱上了她。

    为此,阿修罗不但很快就改变政见,同意主和派与仙人息战的建议,并且还暗中将魔主昼背叛盟约之事告诉了姬灵儿。

    神族背叛与魔族暗中的结盟,与仙人停战,以不周山为界,将大陆分为神域和仙域,各掌各自江山。原本的魔域却也被他们分别划分到了自己的疆土之中。

    而姬灵儿则在仙域发布了魔主追杀令,阿修罗亦在神域发布了相同的魔主追杀令。二人亦在两族息战三年后实行联姻。

    昼被神、仙两族追杀,本来以她的实力是不怕什么的,只是战神阿修罗的实力太强。这个贱男,在昼看来虽然很有失强者风范,典型的色令智昏,却拥有着诸多诡异莫测的神通。

    阿修罗在与姬灵儿一战之前,就曾与昼一战,当时昼假意受伤,姬灵儿则及时上前挡住了阿修罗。

    阿修罗就在这场战斗中,在昼身上留下了上古盘古大神留下的古符。

    只不过,既然是上古盘古大神留下的古符,阿修罗纵使是当今神族中的战神,也并不能完全催动。也正是因此,这个古符留在昼身上有很长一段时间,可是昼却始终没有发现自己中了符,而阿修罗也并没有启动此符。

    阿修罗在爱上姬灵儿之前,是个极为激进的战斗狂人,对于仙和魔都充满着敌意,无论是姬灵儿还是昼,在他看来都是早就该死的神族叛徒。

    可是当他爱上姬灵儿之后,就彻底变成了一个忠犬,完全服从于姬灵儿的任何决定。

    当他发现,那个胆敢背叛他的爱人,胆敢暗算奸害他的姬灵儿的女人,战力滔天,并不是那么容易杀死的,就动了启动那个古符的念头。

    这枚古符虽然珍贵,但是连神族最强者阿修罗都难以真正启动,它其实也算是一件没什么用的东西。阿修罗之所以暗中将此古符用在昼身上,是因为他觉得此女奸诈不可信,打算用这枚古符监视昼的。

    这比真正的启动古符可要省事得多,阿修罗只需稍加留意,就能探到古符所在区域发生的诸多事件。

    他一旦决定启动古符,就找到了姬灵儿,告诉她古符的启动之法,两个顶级仙帝联手启动古符,虽未必就能真正地发挥出古符的全部威力,但是杀掉昼绝对绰绰有余。

    姬灵儿同意了他的建议,两人联手,用古符将昼击杀于千里之外。

    昼不但到死都没能替自己的父母亲人报仇,就连姬灵儿的仇也没能得报,她自己更是被盘古大神留下的古符击杀的身陨魂消,一腔怨恨冲天,竟是冲破了时空界限,灵魂穿越到了一个时空中的冥界,被那里的冥王所得。

    这个冥王感应到了灵魂中的怨气,并且从灵魂中得到了昼的记忆。他将这个灵魂炼成了“昼”,挂在冥界,照亮整个冥界;而昼则可以在照亮冥界的过程中吸取冥界的一些废能。

    冥界中所谓的废能,就是从外面透射过来的“阳光”“生命”“活力”等等冥界这个死国民众所不能接受吸收的能量。

    可是,因为冥王在昼中施了法术,这些能量,昼却都可以吸收。如此千千万万年过去,昼变得越来越强,终于有了离开这个世界,穿越其他时空的能力。

    她竟然记起了她许许多多的前世,记起了她前世也不过是别人算计下的牺牲品,心中怨念更甚。

    而她为昼的那一世,心中的执念极为强烈。

    她的好朋友姬灵儿,临死前将唯一的魂信子交给了她,目的就是想让她替自己报仇,可是她却辜负了这个好友的一腔信任,没能替她杀了那个李代桃僵的姬灵儿。

    而她的父母亲人的血仇更深,她也没能成功为他们报仇,找回半点公道。

    林听雨被昼送回到当初神、仙两族决战的战场,此时昼正假装受伤败退,姬灵儿顶上,迎战阿修罗。

    就是在这一战中,姬灵儿表现出惊天的实力,让阿修罗为之折服。

    而阿修罗这个一向以正义代言人自居的战神,本就对魔族表面与仙人联盟,暗中却又与神族暗通款曲,从双方都获取利益的行为极为不耻,之后他下达追杀令,甚至对昼启动那枚古符,自然没什么心里压力。

    昼的愿望,就是报仇,替她的至亲朋友报仇,替她自己报仇。可是要怎么样才算报仇,昼却没有个明确的目标。

    林听雨并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了。也许人一旦恨到极致,头脑中就被恨意填满,要怎么才能让这满满的恨意消散,他(她)自己却没办法整理出一个概念。

    林听雨检查了一下身体,发现昼这副身体只是表面受了一些伤,但内里根本就是完好无损,不过昼利用魔功将体内的情况掩盖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