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560 东家老女(一)
    蓦地,展无影就见身侧不远处有一道影子飘过,看样子就是他的师父常无忆。只是这影子一闪即过,展无影怀疑是不是自己太想师父,出现了幻觉。

    只是旁边郝佳捂着小嘴,小脸惨白惨白的,在展无影耳边低语道:“无影,你刚才有没有看一个鬼影子飘过去?”

    展无影一怔,郝佳也看到师父的影子,这么说不是他的幻觉,可是师父怎么变成一个影子了?他的身体呢?

    “有没有看到啊?”郝佳摇着他的小手臂,吓得声音都有点发抖,低声问。

    展无影见她吓得够呛,道:“别怕,我能捉鬼。”顿了一下,又道:“我能看出刚才飘过去的不是鬼影,不过就是老师的影子。”

    “哦。”郝佳听他这么一说,立刻就放下心来,“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个鬼影呢。”顿了顿,又问:“你那么厉害,真的能捉鬼?”

    展无影点头“嗯”了一声。

    郝佳其实并没看清那个影子长什么样,她的眼力毕竟照展无影差太多,是以展无影说那是老师的影子,郝佳就相信了他。可是,他却清楚地知道,自己看到的是他的师父常无忆。

    以常无忆的个性,若是来了,多半暗中传音给他,而且就算要在他面前现身,别的人也是看不到的。

    可是常无忆象个影子似的飘忽而过,一声不吭,看起来还真象是肉身已失、法力尽散的鬼影。这让展无影对师父更加担心起来,甚至小心肝都充满了伤感。

    而继他之后,正在自己房间里修炼的林听雨,其无限妙音也感觉到有微小的能量波动在自己的房间里游动。她赶紧停止了修炼,睁开眼来就见一道熟悉的身影飘然而去。

    “常无忆,你又搞什么鬼?”林听雨无奈地喝了一声。只是对方没有回答,而且那极微小的能量波动也消失不见。

    待到展无影放学被展倾绝接回了家,他立刻就闪进了林听雨的房间里,跟她提起在幼儿园里看到师父影子的事。

    林听雨道:“我也看到了,别理他,估计他又在闹什么花样呢。”

    展无影撇了撇嘴,好不乐意地道:“妈,师父那个样子分明是出了什么事,你说的倒是轻巧。”

    林听雨道:“他能出什么事?”

    展无影歪着小脑袋回忆了一下,道:“你有没有发现师父的样子有什么异常,我怎么感觉他好象没有头发呢?”

    林听雨道:“是啊,我看他也是斩断了三千烦恼丝,出家当和尚了。”

    展无影讶然地道:“你也看出他没有头发?!”

    “是啊,还穿着和尚的僧袍。”林听雨无奈地道。那个常无忆一天不折腾就闲得难受。

    展无影诧异非常地瞪大眼睛,道:“这么说师父当和尚了,那那那……难道那个大和尚就是他自己?可是这怎么可能,不是说同一个灵魂的不同时期不能出现在同一个时空里的同一个时间段吗?他们明明都碰过几次面了。”

    林听雨奇道:“什么大和尚?”

    展无影慌忙捂住自己的小嘴,眼珠一转就道:“没什么,就是师父呗!”说完赶紧扭嗒着小身板跑掉了。

    林听雨成功以林森天法初步炼化魔龙令牌已是半年之后,因此她再被花花世界送去穿越也是在半年之后。

    林听雨只觉自己云里雾里地翻了好几个跟头,这才重重地坠落在一副躯体之内。小七说的没错,这一次虽然她的肉身和灵魂一体穿越,可是居然成功坠落在三级时空的某一个肉身之中。

    她感觉到炼化的那枚魔龙令牌迅速释放出一股能量,让她的肉身与原主的肉身在尽可能的融合。不过,在穿越的最初几分钟,她还是感觉身体根本就动不了。

    因为三级时空的密度太强,她的无限妙音、仙识等等探查能力只能探查到身体周围一米都不到,是以起不了什么作用。

    不过,她睁开眼时就看到自己躺在一个破旧的茅屋之中,身下硬硬的,还很冰凉。她勉强伸手划拉一下身下所躺之物,感觉毛毛糟糟的,应该是一堆干草。

    她猜想这里必定是凡人生活的世界,应该不会有什么致命危险,趁着身体还无法活动自由的功夫,赶紧整理一下原主传送给她的记忆。

    原主名叫林妮儿,生活在一个名叫林家村的古代小村子。村里的人基本上都姓林,以务农为生。因为家里太穷拿不出半分嫁妆,林妮儿到了二十二岁还没能嫁出去。

    古时候的女子,一般十五六岁就已经出阁,十**岁嫁人的都算年纪大了,可是林妮儿到了二十二岁还留在家里,按林听雨现世的说法,就是一个地道的大龄剩女。

    林妮儿因此不知被多少同村的人嘲讽讥笑,就算是她的爹娘也是越来越看她不顺眼。可是,要不是家里的钱都拿了来给她刚只十六、七岁的两个弟弟娶了媳妇,何至于连半个铜钱的嫁妆都拿不出来,害林妮儿说了几门亲事都告了吹?

    再说,家里的钱有不少是林妮儿靠她自己织的布和砍的柴到镇上换来的。她因为不敢违背爹娘的意愿,竟是一个铜板都没能留住。

    到最后,家里给小她好几岁的两个弟弟都娶了媳妇,而且还给他们分别盖了两间新房,她却因为老大不小还没能嫁出去而被家里人嫌弃。因为年纪大了,不好再跟爹娘挤在一个屋里,她就被赶到这个猪圈旁边的小茅屋居住。

    到了寒冬腊月,这小茅屋没有火坑,林妮儿身上又连个棉袄都没有,床褥也是破烂不堪,被子里的棉花早就被她那个弟媳明里暗里的给揪没了。

    这屋里连张正儿八经的床都没有,可怜林妮儿躺在一张破烂草席上,在深冬腊月的某个晚上活活冻死了。

    林听雨穿越过来的这个时间段,正是入冬之初,林妮儿捱过了初冬,在一个月后还是被冻死。

    林妮儿这样死去,自然极为不甘心,但也不是非得要报复她那些无情冷漠的家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