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563 东家老女(四)
    林听雨原本想要去镇里找份工作,从“打工妹”开始做起。但是林家村离镇上足有好几十里,想要去必须得林大柱出面给她找车。

    再联想到林家对待林妮儿的态度,林听雨就觉得这条出路希望不大。

    林听雨觉得林妮儿一直没能嫁出去,其实也有林家想把她当成不用喂的壮劳力使唤的意思。

    在林妮儿年方十四五的时候,不是没有人家主动来提过亲,不过来提亲的也都是和林家情况差不多的贫困家庭。罗氏狮子大开口,要采礼要得很凶,把几个来提亲的人家全都吓跑了。

    等过了两三年,眼见闺女年岁渐大,林大柱和罗氏心急起来,找人去提亲,但终究是因不舍得拿出象样的嫁妆来而告吹。

    后来他们干脆也就放弃了嫁女的希望,反倒将女儿当成一个不用喂的壮劳力,只是一味地让她出力干活,却从来不肯让她吃饱穿暖,在她身上极尽可能的剥削。不然林妮儿也不至于冻死在家里了。

    以前林妮儿去镇上卖柴或者卖织好的布,都是林大柱和罗氏这两个家长出面找的车。

    车夫一般都是村里的乡亲,既然将她载去了镇上,当然也得把她载回来;又因她是女子的缘故,会对她看得特别紧,不然万一出了什么事,人家没法跟林大柱和罗氏交代。

    在那样的情况下,林听雨想要借机留在镇上不回村里,根本就没有多少机会。

    林听雨觉得,她想要在一个月内就改变自身的生活条件,免于被冻死饿死的悲惨结局,关键还是得找一个稍微有些权势的依靠,找一个能镇得住林大柱和罗氏的人,让他们不敢反对。

    不然,依古时候女子“嫁前从父”的规矩,林听雨就算给自己找到了好些的出路,林大柱和罗氏不肯放她也是枉然。

    然而,靠着这副孱弱的肉身,除了林家村和林妮儿砍柴经常去的山坡,她哪儿也去不了,唯独能够走到的地方就只有那处皇家别院。

    林听雨有意地朝皇家别院,具体的说应该是皇家围场走靠近,翻过两座山头,在那高大的围墙外,她已经可以听到里面传出的呐喊嘈杂声。

    马鸣风萧萧。

    她推测得不错,皇家多半是在进行冬季围猎。可是有高大的围墙阻隔,林听雨现在连半个侍卫的影儿都见不到,更何况是那些有些权势的王公大臣们了。

    她怎么才能攀上这样一个人,改变她现在的生活呢?

    这肉身孱弱,象小燕子那样攀上高墙直接翻到围墙里去根本就不可能。再说,林听雨可不敢保证自己翻进去之后会象小燕子那般有活命的机会,有很大的可能是直接被抓住拉去砍头。

    再看林妮儿这副身体,虽然才只有二十二岁,但因为从小就挨饿受冻,操劳不已,其实已近油尽灯枯,不但面容苍老得好象三十岁,就连身材也是又瘦又小,好象还没发育好的十四五岁的孩子。

    林妮儿的样貌又比较普通,整天风吹日晒的皮肤也很不好。此时的她,说是难看都不为过。

    所以就算她成功进入到高墙之后好运的没被砍头,但想靠这副样貌想引起皇家别院的人注意,以此来改变自己目前的生活也是不可能。被打一顿然后再被扔出来,估计这已经算是她最好的结局了。

    唉!林听雨无奈叹息了一声。其实她也不是非得要攀权附势,只要她别象林妮儿那样在一个月后冻死饿死就成。以后有足够的时间了,她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改变生活。

    可是,怎么感觉就那么难呢?林听雨挠头。

    她的无限妙音到底还是比其他能力给力一些,捕捉到围墙后面远远地传来唿哨声,八成是那些少爷们正打马追击猎物,玩儿得正欢。

    除此之外,她还听到有少女们的欢唿声,想来也有公主或者适龄的小姐们与他们同游。

    她判断了一下这些声音传过来的距离,中间又有高墙挡着,她就算在围墙这头喊破了喉咙,也没人会注意到。所以,她想象以前那样通过她擅长的歌声来引起别人的注意,搏得别人的好感也是不可行的。

    耳听得那围墙内的声音颇有靠近之势,但是林听雨感觉得出,它离自己还有着相当远的一段距离。她忽地感觉到初冬的风在呜呜的吹,不由得灵机一动。

    山岗上尽是已近枯萎的衰草或者枯叶落尽的树枝,林听雨看到竟有好多干枯的艾草,漫山遍野的有好多。她尽可能快地收集了一些,点燃了一个偌大的火堆。

    好在因为经常烧火做饭,林妮儿身上常备着火折子,不然林听雨都怀疑就她现在面对的这种条件是不是得要钻木取火,唉!

    艾草一经燃烧起来烟和气味都很大,很快就被风吹得刮进了那面高墙之中。

    “六哥,快看,那边什么状况?你们有没有闻到一股草木烧起来的味道?会不会是那边山里的林子起火了?”林听雨听到墙内边有人在高声唿喊。

    另有一人喊道:“不行,万一大火烧进围场里,怕不是要坏了父皇围猎的兴致。老九,你去外面看看是不是山林起火了?”

    默了一下,那边才又传出声响:“是,六哥。”

    林听雨听到有马蹄声得得的响,竟似是绕道而行,应该是这围场的出口在另一个方向。

    不过,她又听到先前那堆人说话声音又起,应该是那个六皇子:“让老九去灭火,咱们狩猎咱们的。”

    先前第一个说话的人道:“是啊,反正父皇从来都不喜欢老九,他就算拿了战利品也讨不了好去,倒不如让他帮咱们除了那些不该出现的干扰。”

    那六皇子又道:“没错,这次我一定要在父皇面前超过四哥,不能再落在他后面。”

    一众人唿喝起来:“走,追猎物去……”

    而那绕道门口、出了猎场的人也传出说话声,超初是一个尖细发柔的怪异男子声音。(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