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619 庶女天下(二)订阅过两千加更
    先帝为免自己被推下皇位,不得不对这两大家族进行退让,甚至是利用两家的嫌系来保全自己。老实说,这个皇帝能成功做皇帝做到死,其实是件挺不容易的事。

    可是宇智文渊新帝继位,年轻气盛,对这两个老将军都极为看不顺眼,继位之初想尽各种办法要将他们扳倒,却都没有成功。

    当时的他确实也曾经豪情壮志,想象天禹国建国皇帝那样真正的掌控这个国家的风云,可是后来洛樱篱入宫,他顿时就被她的美貌与气质所迷,深深地爱上了这个女子。

    而当时送姐姐入宫的洛剑离,实际上就是洛七姑,在见到皇帝宇智文渊的那一刻,却是情不自禁就为皇帝身上透出的霸气与丝毫掩饰不住的锐气所倾倒。

    纵使经过这许多年的努力,她已经才华横溢,甚至早就超过了当年她的哥哥,但是她自己却从来不敢表现出这样的锐气。大概这就是她为宇智文渊所倾倒的原因吧。

    但是洛七姑却从不敢忘记她所扮演的是一个男子,是以将自己的感情强行压制了下去,看着姐姐投入她所爱之人的怀抱,并且进行着洛利一早安排好的计划。

    洛樱篱深得后宫宠爱,为此皇帝对洛将军也渐渐好了起来。可是有许多事皇帝并不清楚,比方说,洛利一直认定先帝暗中下毒手杀掉了洛利的唯一嫡子,这可是不共戴天之恨,洛利恨透了皇家的人,时刻都没有忘记要替自己的宝贝儿子报仇。

    再者,宇智文渊一早就表现出要将东西两大将军驱逐朝野的态度,洛利心中明白,宇智文渊不过是因为洛樱篱暂缓对洛家下手而已。

    而洛家不惜献上这唯一的嫡系子孙,就是为了要拖住宇智文渊下手的动作,为洛家腾出足够的时间准备。

    洛七姑心中虽然也恨皇家害死了自己的兄长,但是她心中仍旧难以抑制对宇智文渊的爱意。宇智文渊有胆量有魄力去反抗两大将军,光这一点就足够让她心动。

    因为本身她心里对洛家充满着既恨又爱非常矛盾的感情。她恨柳氏从小就将她的兄长抱走,让母亲小柳氏常常暗中独自流泪。

    她恨洛家对她们这些庶出的女儿从来没正眼瞧过一眼,若非是“洛七姑”这个庶女夭亡,洛利恐怕都不知道他自己还有这么一个女儿。

    她也恨洛家,所有的女儿都是他们利益交换的工具。曾经与她同屋住的六姑被嫁给了有断袖癖的六王,日日饱受六王鞭打折磨;曾经住在她们对面的九姑被送到了丞相府做了一名妾室,入门不到三个月就被当家的相府夫人给饿死了……

    洛七姑很庆幸自己有一个孪生哥哥,并且她代替了孪生哥哥活着,不然她都不知道自己将会面临什么样的一个结局。

    但,她猜想她多半会和那些曾经与她一起玩耍、争吵过的姐妹们一样,被送到达官贵人府里去为家族换取必要的利益。

    柳氏常常说,家族为她们提供了安稳的环境生活,当家族需要的时候她们就该为家族牺牲。可是,洛七姑却从来不觉得洛家真的给了她们这些庶女什么安稳的生活。

    她们从小就过着与婢子相差无几的生活,七岁开始就要为主母和嫡出的大小姐洛樱篱端茶倒水,得尽心尽力地服侍她们。

    饶是如此,这些庶出的姑娘们还是会被不时地打骂,许多女孩儿服侍主母和小姐一天回到自己的小屋,已经是满身伤痕。

    是以,洛七姑知道自己有条件可以做嫡长子,这才特别的努力。她知道自己不能做得比哥哥差,不然她就会被淘汰,到时候,她就只能去做洛七姑夭亡了。

    等到洛樱篱由她这个“胞弟”陪伴着护送入宫,使尽各种手段讨得皇帝的欢心。她虽然为洛家不必早早地陨落而松了一口气,毕竟她的母亲小柳氏还在洛府生活;但她也不能不为自己所爱的人担心。

    她曾经几次三番地去暗示、提醒皇帝小心洛樱篱,可是皇帝已经深陷情网之中,对洛樱篱爱入骨髓,不能自拔,根本就听不进去她的劝导。

    甚至,皇帝还觉得她这个做弟弟的,不为姐姐打算,还在破坏姐姐和他之间的感情,实在不是什么好人。洛樱篱被选入宫三年后,“洛剑离”被派上西北战场。

    洛七姑熟知兵法,武艺超群,凯旋而归,由此进一步奠定了洛家在百姓心目中的地位。她也成功取代了其父洛利,成为西北大军的统帅。

    皇帝趁机派她去长驻西北边防,免得留在京城总想破坏他和洛樱篱的爱情。而洛樱篱对她是女儿身这件事心知肚明,并且已经察觉到她对皇帝动了情,也正希望把她调离。

    甚至在调离之后,洛樱篱还派出了她得力的手下,曾经深爱她的另一男子燕子翼,在西北边防几次三番想要暗杀掉洛七姑,但都没有成功。燕子翼反被洛七姑废去一身武功。

    洛七姑得知洛家已经决定除掉她。

    毕竟,他们能够将她这个庶出的女儿培育成一个别人眼中才华横溢的唯一嫡子,必也能够将其他的庶女培植起来。

    可惜的是,洛七姑已经习惯了顺从洛将军和柳氏,并且小柳氏还在他们手中,她对于家族给她安排的路并没有太强的反抗意念。

    她只是很怀念那个锐气勃发的皇帝,她曾经很想象那个皇帝一样藐视天下,可惜她没有那份胆量和勇气。

    皇帝再下诏书,派她去征剿西南蛮人。那一战,曾经在西北驰骋无疆、让胡人闻风丧胆的她身陷蛮人的埋伏,客死异乡,再也没能回归。

    其实,她知道皇帝的这封诏书,是有意将她置于死地的,洛家也动了杀她的心思。而她觉得自己这样活下去,也实在没意思,不敢反抗,也没有能力反抗,只任由母亲小柳氏一直为她提心吊胆,倒不如早早地死了干净。

    她原本以为自己死后,她的母亲小柳氏至少可以保存一线生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