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620 庶女天下(三)
    小柳氏毕竟是曾经服侍过主母柳氏,又是柳氏的亲信,还为她献出了自己的一双儿女。可是,洛七姑没想到的是,她身陨之后不久,小柳氏竟也自缢而死。

    小柳氏颤颤兢兢,对柳氏亦步亦趋地活了许多年,到最后却没得到柳氏的半点怜惜。洛利对于给他诞下一双儿女的小柳氏也是半点感情也无。

    小柳氏是在断粮的情况下,拿着柳氏暗中派人送来的白绫吊死的。她其实是被柳氏逼着上吊死的。

    大概柳氏觉得,小柳氏总归有一天得知道洛七姑的死是她一手策划,难保不会将洛七姑是女儿身、欺君骗取兵权一事说出去,到时让整个洛府背上欺君大罪,所以才下手逼死小柳氏。

    但,不管是什么原因,洛七姑对洛府和柳氏对他们母女三人所做的这些事,都无法原谅。

    洛七姑和小柳氏死后两年多,皇帝宇智文渊也被洛利成功逼宫退位,被斩于玄武门外。洛家另立年仅五岁的宇智新为新君,洛樱篱则被尊为太后掌控朝政大权。

    洛七姑对于这样的结果根本就无法接受。

    她心里也一直怨怪皇帝对她无情,纵使她与他之间没有爱情,但是她为他常年驻守北疆,保证西北边界免于胡人骚扰,两人之间总该有点君臣之间的情谊。

    而且,她在西北驻守多年,并不曾再干涉皇帝与洛樱篱之间的感情。皇帝却仍旧听从洛樱篱的劝告,派她去征剿西南蛮人,间接害她丧命,实在是昏聩不堪。

    直到洛樱篱成为太后,游荡在京城无法散去的洛七姑的魂魄才真正地看明白,她昔日所深爱的锐气勃发的皇帝根本就只是一种表象,而并非是皇帝的真实面目。

    这个皇帝确实是有锐气,有勇气,但不知是被洛樱篱迷惑还是他本身都是如此,其作为始终都是不智的,似乎并不懂真正的帝王之术。

    洛七姑虽然在中了洛家与蛮人共谋的奸计陷井时,确实因为心灰意冷而缺乏斗志,导致客死异乡。但她心里也难免不甘,尤其是她的母亲,并没有因为她的死而得以平安地在洛府中渡过余生,这让她耿耿于怀。

    如果能够重来一次,她希望自己能够勇敢一些,当下手时就下手;能够更加坚强一些,不要这么轻易就放弃。

    她最大的愿望是保住自己那苦命的母亲,让这个胆小又可怜的女人能够一生平安到老。

    而对于她曾经深爱的皇帝宇智文渊,她虽然恨他被洛樱篱迷惑而害她送了性命,但宇智文渊毕竟不是害她陨命的直接凶手,因此她虽有怨恨,但她仍旧对他怀着深深的爱意。

    所以,她希望能够得到宇智文渊的真爱,能够让那个奸诈只图权势的姐姐洛樱篱被宇智文渊彻底冷落抛弃。她希望和宇智文渊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白头到老。

    林听雨整理好了洛七姑的记忆,不免有些头痛。那个宇智文渊是个皇帝,后宫佳丽三千,想和这样的男人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白头到老,估计就得让他散尽后宫才能实现这个愿望。

    这有点不太可能吧。要知道他后宫里的佳丽可都是朝中大臣家所出的女子,与朝廷关联极重。

    不过,现在且先不管宇智文渊那个白痴皇帝,林听雨觉得还是应该先把她眼前要面对的事处理好了为妙。

    此时的洛七姑才只有十二岁,刚刚因为洛剑离的死而被换到了嫡子居住的院落。每天享受府中丫环服侍,老夫人、夫人关爱的同时,也要每天承受非同一般的训练,修炼武功,学习文治,以期将来拥有真正的帅才。

    林听雨得了洛七姑的记忆,尤其是此时她本身的心境和肉身相较三级时空的人尚弱,原主对她的情绪干扰有着不小的作用,是以她对于洛七姑接下来的几年时间的苦训可说是感同身受。

    这种训练说是魔鬼训练一点也不为过。

    但是,林听雨毕竟执行过许多次任务了,为了能够拥有足够的生存能力也不是没有经过苦训。是以,那种让洛七姑后怕不已的苦训,林听雨虽然也感觉很头痛,但还不至于到让她畏惧的程度。

    洛七姑虽是个性子软弱的女子,但是她本身也有一股韧劲儿和不怕吃苦的精神。虽说这种苦训让她后怕,但她在长大后,已经没有师父能够再教她什么的情况下,仍旧坚持着这种苦训。

    洛七姑为了能够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去,同时也是能够让她的母亲也拥有相同的生存权利,其实是付出了常人根本无法想象的努力和牺牲的。

    可惜,这样的努力和牺牲,并没有真正换回她们母女两个的平安存活。她们最终还是走向了灭亡。

    此时林听雨感觉到肉身上不时传来的针一样的刺痛,就是洛七姑在习武之初,肌肉疲累导致的刺痛。但这种苦训,当初的洛七姑都坚持了下来,何况是林听雨。

    而且,林听雨猜想,这样的苦训会令洛七姑的肉身及战力变强,那么是否也会令一同参加这种苦训的她本体的肉身也获得稍微的好处呢?

    虽然身上刺痛不已,但是林听雨还是从床上爬了起来。

    “少爷,仇师父规定的时间还早,您可以再睡一会儿的。”一旁聊天的丫环小环赶紧过来,恭敬无比地说道。

    为免被人看出破绽,过去服侍洛剑离的丫环都已经被换了,这个小环是刚刚调到洛剑离院里的,对于“洛剑离”的习惯喜好还都在摸索中。

    “不睡了,更衣。”林听雨现在这副肉身的声音虽还稚嫩,但洛七姑已经在主母的教导下,学着如何让下人感觉威严。是以,林听雨的声音颇具冷肃,并没有引起两个小丫环的惊奇。

    小环和小玲立刻捧着一堆衣服上来服侍。虽然这两个丫环年纪还小,也都刚只十二三岁的年纪,但是从几岁开始就由当家主母带过来的嬷嬷们调教,几年下来,如今行事早就利落得很。(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