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623 庶女天下(六)
    皇帝看到一个神妃仙子一般的人物突然从屏蔽风后转了出来,莺啼一般的声音亦让他心头荡漾,定了定神,问道:“你是何人?”

    虽则这突然出现的女子样貌绝佳,声音绝佳,气质也是绝佳,但此时的皇帝还颇有励精图治的气概,是以并没被洛樱篱迷得怎样。

    洛樱篱先是行大礼三唿万岁,便即起身,道:“小女子名唤樱篱,父亲是西将军洛利。”

    “哦。”一听是洛家的闺女,皇帝原本还有几分兴奋的脸立刻又沉了下去,心道:“难怪这般轻易就进了朕的干清宫。魏老虎确实讨厌,可是你们洛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啊!”

    他的目光撇了一眼洛樱篱旁边洒然而立的人,道:“这位公子年轻俊毅,气质不凡,想来是你那个极为出名的胞弟洛剑离吧。”

    林听雨道:“启禀皇上,草民正是洛剑离。”

    洛剑离现在一无军功,二未继承父亲的爵位,只是一个地道的白丁,是以她自称“草民”。虽说她方才也随着洛樱篱行了一个大礼,说的话似乎也语含恭敬,但她那透着清凉凉的语气,却是非常明显的。

    洛樱篱温婉地道:“弟弟少不更事,若是有冒犯皇上之处,还请皇上不要怪罪。”

    “呵呵。”皇帝冷笑了一声,“怪罪?朕哪有那胆子去怪罪你们洛将军府唯一的嫡公子呀!”

    洛樱篱随即微微转头,示意林听雨赔礼。

    林听雨此时自是不会去坏了她的好事,没的跑到洛利那里告她一状,到时恐怕她是要吃亏的。

    是以,她赶紧朝那皇帝赔礼道:“草民初见帝王,行事难免有乖张莽撞之处,还请皇上恕罪!”

    想当初洛七姑护送洛樱篱入宫时,因心中激动不免显得有些颤颤兢兢,是以她后来就算极尽努力想要夺得皇帝的喜爱,但是皇帝始终看她不上。

    可见人的第一印象是极为重要的。

    这一次,林听雨行事,却表现得对洛樱篱比对皇帝还要恭谨些,洛樱篱心中自然没有意见。她对林听雨今天的表现至少现在是非常满意的,因为林听雨对她如此恭敬,可是让她在皇帝面前长足了脸面。

    至于皇帝心里是怎么想的,洛樱篱虽然也能猜想得出,皇帝可能会对这小小的一幕心中生起一些不满。但这也正是她所期望的。

    因为她知道这个洛剑离并不是个男子,而是一个实打实的女子。哪怕洛樱篱眼中的洛七姑是一个半点也没法和她比的贱婢,但她也不想洛七姑讨得皇帝半分好感。

    皇帝现在心里对洛七姑生起厌恶气恼之感,洛樱篱不但不担心,反倒很是开心。

    她上前去,对那个对自己表现冷淡的皇帝温婉说道:“皇上,既然希望魏虎吐出他擅自占领的土地,还土地给百姓,只要一声令下,西将军府的万千壮士会立刻效命于前。”

    皇帝冷笑道:“不敢。若是动用了西将军府的万千壮士,怕我这皇宫都装不下那么多人呢。”

    他这是在讥讽洛家,暗示他很怕洛家把洛樱篱口中所说的“万千壮士”招进皇宫,逼宫退位呢。

    洛樱篱咯咯笑道:“皇上真会开玩笑。”说着朝林听雨使了个眼色。

    林听雨会意,道了句:“草民告退。”说完,却向服侍在皇帝一旁的那个小太监凉凉地瞟了一眼。

    那小太监一见心头一惊,犹豫了一下,却是抬眼瞟向自己的主子,见皇帝朝他微微点了下头,这才退了下去。

    皇帝初见洛樱篱,因为她是出自洛将军府,所以对她忌惮得很,也不喜欢得很。可是,洛樱篱却令他深深爱上自己,并且爱到无法自拔的地步,以至于连江山和性命都丢了,可见洛樱篱的手腕可不是一般的强。

    林听雨对洛樱篱是如何夺得这个眼高于顶的皇帝的心的其实存着浓浓的好奇。好在在这个三级时空里,她的无限妙音虽然无法捕捉到别人体内的内力波动,但还能稍微借点力。

    出得干清宫后,她故意走得很慢。

    此时的干清宫中,只剩下洛樱篱和皇帝宇智文渊两个人。其他的人,自然都跟着那个贴身服侍的小太监退了出来。

    林听雨听得那宫中声音的,半天没有人说话的声音,便暗中猜测那洛樱篱到底在干什么。听那声音倒似是整理衣物的声音。

    半晌过后,她才听到皇帝的声音响起,带了几分惊讶:“洛小姐,有话好好说。”

    “陛下恕罪。”便听洛樱篱说道,声音中竟是充满恳求之意,另还有少许的哽咽。林听雨听她的声音传出的位置,竟似是比皇帝低了不少,心头一惊,难道说洛樱篱是在长跪不起?

    那么,刚才她听到整理衣服的声音,确实是洛樱篱在整理自己的衣饰,然后重新向皇帝行了跪拜大礼,可能还极为郑重,这才让皇帝先前对她的不喜消除了一些,因为皇帝方才说话的声音已经较最开始温和了许多。

    “樱篱一界女流,”洛樱篱悲声说道,“无法抗拒父命,被强行送入宫中。只是父亲却从不曾为我这个女儿想想,若是我入了宫,便成了皇上的女人,唯有皇上可以依靠,又岂能帮他去做那不利于自己夫君之事?”

    皇帝道:“那你……如今这般,是想怎样?”

    洛樱篱哭道:“还请皇上成全,派人将民女送到国禅寺中出家。民女不愿做那忤逆父命之事,却也不想做那些对不起自己夫君之事。

    樱篱终究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子,下不了那样的狠心。如若非要让民女选择,民女情愿一生守在清灯古佛之畔,任由韶华流逝,总好过做下那背弃至亲或者夫君的不仁不义之事。”

    皇帝沉默起来。

    哇塞,这个洛樱篱,果然很有一套。她这样一表态,皇帝对她纵使还有怀疑,但这疑心只怕也已经去了大半。

    再联想洛七姑传送给林听雨的记忆,林听雨顿时就对洛樱篱所使的手段颇为了然。(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