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625 庶女天下(八)月票二十加更
    文武双全的女子?!皇帝看着林听雨的目光变得怪怪的。

    当今天下,世人皆以男子为尊,女子能够读书认字已是难得,大家闺秀虽然讲究琴棋书画样样通,但是有哪个女子会象眼前这个女子一般武功如此高强?

    皇帝想到这里,心中难免惊骇,一不留神就听“叭”的一声脆响,竟是被林听雨一巴掌重重地扇在脸上。

    好在林听雨并无杀他之心,这一掌上并未用上什么内力,不然非得击碎这皇帝的脑袋不可。

    “哈,果然是色令智昏,跟人打架时也会走神,活该被打。”林听雨冷笑说道,却是觉得给了这个间接害死洛七姑的皇帝一巴掌后,心里突兀地爽快起来。

    看来洛七姑心中对他虽恨,但是爆揍他一顿,这种恨八成就能消了大半。

    那皇帝被林听雨毫不留情的一巴掌扇在脸上,感觉大丢脸面,开始专心与她过招。

    林听雨到底是比他起步晚了好几年,十二岁上才开始修炼,而且年岁上也小他好几岁,修炼的年头有限,在他全心应战的情况下,林听雨想象刚才那样再打到他,还真有点费劲了。

    林听雨的无限妙音却是听到了这个园子外传来簌簌的脚步声,多半是有人发现这边有打斗的声音正往这边赶来。

    不管怎么样,这里是皇宫,发生了打斗的事势必会惹来皇家侍卫。林听雨可不想被别人看到“洛剑离”竟然是个女子,是以全力噼出一掌,逼退了皇帝。

    她口中轻喝一声:“宇智文渊,若是胆敢将这里的事吐露出半句,本小姐定要割去你的舌头,让你一生再难开口。”接着她运起高超的轻功,瞬间消失无踪。

    哇,够狠!皇帝心头叹了一句,耳边却是萦绕着女人唤出的那声“宇智文渊”。

    自从登基以来,不,应该说自从他懂事以来,会唤他名字的人就极为有限。象这个女人这样,唤他全名“宇智文渊”的,她真是第一个。

    话说回来,在这个女人眼里,他这个皇帝到底是什么?宇智文渊从遭遇文武双全的女子带来的震惊中回过神来,脑中才讪讪地冒出这样的想法,感觉出自己在那女人心中真是半点皇帝的尊严也无呢。

    再听听那女人对他的称唿:昏君、登徒子、无耻之徒。她还说他色令智昏。他几时色令智昏了?

    还有,这个女人为什么要假扮男人,取名洛剑离?皇帝又不是傻子,脑筋稍微一转,就幡然醒悟,多半是洛家没有男丁所出,为了保住洛家的爵位和荣耀,他们就将这个女子当成男子来养。

    不过,这个女子又辣又呛,一身武功高超绝仑,还真是别有韵味。

    那些听到打斗声的侍卫已经冲进了园子,却只看到一身龙袍的皇帝负手而立,赶紧跪下行礼。有领头的侍卫统领上来询问:“陛下,刚才臣听有人来报,说是此间听到了打斗声……”

    皇帝道:“是朕在练拳。怎么,是朕声音过大,惊扰了谁吗?”

    那侍卫统领哪还敢再多言,反正这皇帝没事,他就不算失职,便也不再多问。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嘛。

    林听雨就知道,以宇智文渊这种眼高于顶的性子来说,绝对不会将在这里跟女人打架的事说出去。不然他脸上那个巴掌印,就会被人知道是个女人打的。

    因为有洛七姑的记忆,林听雨早就知道皇帝在离开干清宫后会转到这个小园子来,是以一早就计划好了这里的事。

    她暗中带了衣服,不过藏在修罗扇里,一边往宫外走一边已经重新束起头发,又将事先准备好的一模一样的衣服直接往身上一套,谁都没能看出什么异样,如此堂而皇之的出宫去了。

    这次入宫,她并没象洛七姑初次入宫那般,给皇帝留下懦弱胆小窝囊的不好印象,反倒是将胆大包天、暴躁易怒和强大无比这样的印象深深烙印在皇帝心中。

    这样的性子和能力,若是出现在男儿身上,必定会被皇帝厌恶和忌惮。可是,它偏偏出现在一个女人身上,这让皇帝这个本来就眼高于顶、觉得天下女人根本无一能够与他真正相配的人竟然对林听雨刮目相看起来。

    林听雨回去洛将军府复命,又将皇帝的自大、无耻、昏聩等等方面跟洛利数落了一遍。

    洛利对她对皇帝这样的看法相当满意他们洛家的人,对皇家的人就应该象他的儿子“洛剑离”一样持着这样的态度。

    洛利现在对于“洛剑离”这个假儿子可说是喜爱至极,满意至极,认为此子不枉他的正妻柳氏亲自请师父教养多年,无论是见识还是胆量都非同寻常。

    以前此女还一直对自己的才能与胆识有所保留,未在人前显露,应该是她知道自己的兄长被先帝忌惮死于非命之事,所以故意隐藏了一身的才学和见地。

    直到新君即位,她也看出新君就是一个徒有其表的昏君,这才将自己的才华展现出来。

    洛利如此细想多年来这个假“洛剑离”的种种作为,心中就对这个“儿子”越发地满意。虽说是个女儿,但身体里到底是有他的血脉,又与洛剑离是一胞所生,才华和武艺,包括见地等等,都与真正的洛剑离相差无几。

    若是有此女相助,他洛利说不定还真能有一天登基称帝,彻底摆脱皇室宇智家族的掣肘,让这天下千秋万代都掌控在洛家手中。

    洛利想到此不免得意起来。

    “父亲,孩儿听说小柳氏前些日子思念父亲,日不思饮食,夜不能安寝……”

    林听雨话到这里,那洛利忙道:“哦?她现在身体如何?为父近些日子都忙于周旋朝政之事,没去她那里,确实是冷落了她。为父今日午间便抽空去她房里看看。”

    林听雨忙笑道:“父亲这般宠爱小柳氏,实在是她的福气,母亲又对小柳氏多有照拂,小柳氏不是那忘恩负义之人,断难忘记父亲母亲对她的恩义。”(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