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626 庶女天下(九)
    “哈哈,小柳氏虽说身份卑微,但到底是为我诞下了你们这对儿女,可惜了你哥哥……”原本挺高兴的,但说到这里,洛利就忍不住悲从中来,不可断绝。

    林听雨也是满脸伤悲地叹息了一声,遂道:“父亲虽年过中旬,但身强力壮,日后未必就不能再诞下子嗣。至于我的兄长……”说到这里她顿时咬牙切齿,“杀兄之仇,我洛七姑纵死也定要为大哥报仇血恨。”

    洛利点了点头,伸出手拍了拍她的肩,道:“你有此心,为父甚感欣慰。你虽为女子,但是胆识却丝毫不亚于你的兄长,想是上天到底眷恋我洛家,不想让我洛家就此衰落下去。”

    他却是已经将林听雨的那句“日后未必就不能再诞下子嗣”牢牢记在了心里。虽说他已近不惑之年,但少年习武,确实身强力壮,在床上也是勐如虎。

    这些年来却只有小柳氏诞下了一子,其他几房妾室也只零星生了几个女儿,想想他就觉得那些妾室没用,又觉得正妻柳氏也有些无用,他每月都有半月歇在她的房里,可是她却只诞下一个女儿。

    柳氏与他同岁,如今已是年老色衰,指着她再为自己生儿子肯定是不行的了。如此便是已经三十多岁的小柳氏以及其他几房妾室或许还有希望,只是她们的年纪也都不小了啊!

    洛利想到此又觉头痛起来。

    林听雨道:“父亲,看父亲眉头紧锁,可是还有什么烦心事?”

    洛利无奈道:“你母亲和其他几房姨娘的年纪都摆在那里,为父如何才能再诞下子嗣?”

    林听雨等的就是他这句话,却是故意假装沉默了半晌,才一咬牙说道:“父亲,虽说有些话我这个做孩子的实在不该说,但是为了洛家的将来,恕孩儿多嘴,若是母亲和其他几房太太真的已经不行,您可得早做打算,趁着身子骨还好,赶紧再纳几房妾室,好歹为我洛家留下香火。”

    洛利道:“你这话甚合我的心意,但,只怕你的母亲……”

    林听雨道:“父亲不妨先将娶来的姨太太养在外面,千万小心别让母亲知晓,待他日成功生下儿子,想来母亲是个懂情理的,断不会再不准那母子进门。”

    洛利喜道:“你说的没错。你母亲柳氏也是个识大体的人,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我洛家后继无人。”

    此事洛利得了林听雨的主意,已经暗中去打算。

    象他这种酷爱权势的男子,也不可能去想要找个知心爱人什么的,不过就是想找个女人替他生个儿子,当下就命亲信管家去寻几个模样端正、心思灵巧的干净女人养在了外面。

    他是大将军,平时多在外面,只有晚上回家。这也给他与外面的妾室一起相处准备了许多条件。

    不过,他是断不敢在外面留宿的。柳氏的脸面他多少得顾及一些,为了将来真的生下儿子后好让儿子进门。

    林听雨心中冷笑,这洛利这把年纪确实不是没希望再生出儿子来,只是生出来以后,这洛府的后院怕是要闹上一番呢。

    这偌大的洛将军府,就是小柳氏,也怀上过数胎,但只第一胎诞下了洛剑离和洛七姑这对双胞胎,剩下的几胎全都在不出三月前就滑胎。

    这种情况若是没人动手脚才怪。其他的妾室不得柳氏喜爱和信任,中途的孩儿夭折了不知有多少呢,洛利现在能够剩下几个闺女已经很不错了。

    老实说,洛利只有把女人养在外面,让女人在外面养胎,不让柳氏知道,这孩子才能保住。洛利有了儿子,却是一个柳氏完全不认识、更说不上信任的女人所生,到时候柳氏不气炸肺才怪。

    林听雨着手要挑翻洛府后院之时,洛樱篱已经想尽办法去讨皇帝的喜爱和信任。

    她发现皇帝虽然确实比较喜欢她,但她却始终无法令皇帝将全身心都放在她身上,哪怕是在朝堂之上,她“相助”皇上斗败了洛利和魏虎,但皇帝在看她的时候,却似乎总是在看另外一个女人,好象总在她身上寻找着另外一个女人的影子。

    有时候皇帝会象她打听洛府的事,打听洛家唯一的儿子洛剑离。她都如实回答。听皇帝打听洛剑离多了,她不免就疑心起来,心中也生起了几分嫉恨,毕竟她知道那个洛剑离实际上和她一样是个女儿身。

    “你这个弟弟,”这一日晚膳间,皇帝又谈起了洛剑离,“胆子貌似挺大的,完全不将朕放在眼里呢。”

    他的声音平平淡淡的,完全听不出喜怒。

    但是他话里的意思,却是让洛樱篱心中一突,赶紧起身离座,朝皇帝跪了下去,道:“陛下,舍弟年轻气盛,又行事莽撞,言语间若是有冲撞陛下之处,还请陛下见谅。”

    她想:“难道皇帝还在为那日七姑送我入宫时稍有不敬的事心有怒意?难怪这几天皇帝总是时时提起她。”

    皇帝点了点头,道:“你起来吧,朕也不是要怪罪他,只是觉得他言语间实在猖狂得很,是以对他多关注了一些。”

    洛樱篱脸色微变,忙道:“是不是舍弟又做出了什么出格的事?”心中不无恼火地在想:“这个洛七姑,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难怪皇帝对我总似隔着一层纱,多半是她又有什么地方惹得皇帝不高兴了。”

    “倒也不是。”皇帝老神在在地道,“只是朕很好奇……那个洛剑离应该是你们洛府里唯一的嫡子,是你唯一的胞弟吧。”

    洛樱篱道:“是啊皇上,所以府中从小就有些娇惯他,让他有些目中无人,不知天高地厚。皇上是明君,千万不要与他这个孩子一般计较。”

    “呵呵。”皇上笑了起来,问道:“朕不过是好奇,樱篱,若是朕与他撕杀在一起,你是会选择朕这个夫君,还是会选择洛剑离这个唯一的胞弟呢?”

    洛樱篱本来刚才听他让她起来回话,刚刚才站起来,此时又吓得脸上变色,赶紧又跪了下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