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641 庶女天下(二十四)
    这让洛嫔欢喜得很,赏了那大夫不少银子。

    柳氏另一方面也已经开始着手她和洛樱篱商议的另一件事。只是这件事非同小可,从她开始计划、着手准备到开始实施中间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

    在看了柳氏请来的大夫后的一个多月左右,洛嫔就发现自己的身体有了变化,小日子过了好几天都没来。她赶紧又召那个大夫进宫。诊脉后那大夫就恭喜她已经有了身孕。

    大喜过旺的洛嫔赶紧命人将此事禀报了皇上。皇上也很高兴,命太医院的太医院们来诊脉,确保胎儿平安。

    只是这些太医诊断过后全都得出一个结论洛嫔并未有喜啊!

    皇上已经等了半天,就等着太医们跟自己报喜,可是这三个被召来的太医得了相同的结论,埋头在一边上商议讨论了半天,便有一个资格最老的太医被另外两个太医推出去如实禀报:“启禀皇上,洛嫔只是小日子推迟了,并不是喜脉。”

    洛樱篱顿时脸色一变,愠怒道:“你胡说,先前那个罗大夫亲口说过,本宫已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

    老太医道:“臣等三人都得出了相同的结论,娘娘确实不是喜脉。”

    洛樱篱一听不免忐忑起来,若是没有身孕却说是怀了身孕,那可是欺君之罪。她忙道:“本宫不信,你们再好好给本宫诊一诊脉。”

    老太医无奈道:“娘娘,臣等三人已经仔细诊断过了,娘娘确实不是喜脉,还请娘恕罪。”

    洛樱篱傻了片刻,心道:“怎么可能呢?那个罗大夫是娘亲自找来的大夫,在这方面很有经验,又不是什么赤脚游医,怎么可能会诊断错了?

    而且,他也说过,只要我按时服用他开的药方,半月就能怀上龙种。先前他来诊脉,日子什么的说得也还算准,不应该有错啊!”

    见皇帝已经沉着脸遣退了三个太医,洛樱篱赶紧起身,给皇帝跪了下去,也不知道皇帝为此事会怎么处置她。

    她本想开口软语道歉求饶,不想皇帝已经上前将她扶了起来,并且先开了口,道:“樱篱,你也真是的,就算是再盼着给朕诞下子嗣,也不该犯这样的错误啊!你说的那个罗大夫到底是什么人,该不会是个骗子专门骗你们这些女人的钱的吧!”

    洛樱篱怔了怔,看皇帝这个样子竟然没因此事动怒。她心中一热,眼泪都不自觉地涌了上来,道:“陛下,您不因此事怪罪臣妾?”

    皇帝道:“你也是心急为朕诞下子嗣才闹出这样的笑话,朕怎会怪你?你既然如此着急为朕生下龙子,不妨让太医院特别为你开了调养的方子,你服用着,总好过你喝那些骗子游医的药方好得多。”

    洛樱篱扑到皇帝怀里,感动得稀里哗啦的,道:“陛下,您这般为臣妾考虑,真不知道是臣妾几世修来的福气。”

    皇帝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慰她道:“你看你,你为朕都不惜与你的父亲闹翻,朕岂会因为这种小事怪罪于你?

    好了,就这么定了,回头朕就让尔冬去盯着太医院,一定要好好地给你开药煎药,不得马虎。你也别太心急,说不定不出三天你就有喜信儿了呢。”

    此事就这么过去了,只是从这一天开始,太医院里的陈太医几乎每天都会来给洛樱篱诊脉,并且为她开出调理身体的方子。因为是得到皇帝的特别叮嘱,所以那个陈太医从始至终都不敢怠慢。

    洛樱篱对皇帝如此宠她既高兴又感动,倒不枉她这大半年以来的精心谋划。太医院送来的药她全都一口不剩的喝了,只盼能早点怀上龙子。

    柳氏再次入宫探望。

    洛樱篱不禁埋怨道:“娘,那个罗大夫是你从哪儿找来的庸医?我服了他开的药没什么效用不说,他居然连脉都诊错了。”

    柳氏听罢愕然了片刻,才道:“罗大夫?哪个罗大夫?为娘为你请的大夫明明是一个姓李的女医,是整个京城都有名的神医。她忙得很,还无暇入宫觐见。”

    洛樱篱一听脸色一变,奇道:“可是那日有一个罗大夫入宫来,自称是娘你找来的大夫,我这才准他入宫给我探病诊脉的。”

    柳氏愣怔了半天,才道:“难道说有谁在盯着你我的一举一动,知悉为娘要为你找大夫来?”顿了一下,握着洛樱篱的手在她耳边紧张地低语道:“孩子,该不会是你得了圣宠,有其他嫔妃嫉恨,故意找了一个罗大夫想要奸害你吧。”

    洛樱篱沉默。柳氏说的这点,还真是很有可能。单从那个罗大夫假报她怀孕的事来看,对方确实是想让她就此事犯下欺君之罪。

    也多亏她这大半年的苦心经营,与皇帝建立了颇为深厚的感情。皇上并未因此事怪罪她。若是换成别的妃嫔,恐怕已经被皇帝直接打入冷宫了。

    柳氏猜测道:“这宫中皇帝的女人就算没有三千,但八百总是有的,站在魏虎那边的可是有不少呢。你日后需得小心行事。”

    洛樱篱点了点头,知道日后自己得时刻留意着了。她问道:“娘,上回你说的关于剑离的事怎么样了?”

    虽然她提起“剑离”这个名字时似乎透着几分亲切,但是她和柳氏都清楚,她所提的是柳氏说要对洛七姑下手的事。

    柳氏低语道:“我还没有真正行动呢。为免牵连到你我,我得仔细安排。”

    洛樱篱道:“是啊娘,你我现在的处境都有些艰难,娘你可得仔细行事,千万别出什么纰漏。”

    柳氏道:“你放心,滋事体大,为娘这次来就是要跟你商议这项计划。”

    这两人尽量压低声音,奈何今天正是林听雨当值。此时她就立在几百米外的干清宫,虽则这母女二人商量计划细节时声音压得很低,但林听雨还是将细节听得差不多。

    她心中冷笑,决定将计就计。反正,先前洛樱篱怀孕的事,皇帝已经在洛樱篱身上埋下了引子,可以为她所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