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642 庶女天下(二十五)
    柳氏和洛樱篱商量了大半个时辰,这才将计划敲定,离宫而去。

    林听雨走到皇帝正在批奏折的桌案前,给皇帝研磨,只是内力催发,溅出来一些点点横横的,落到奏折底下放的宣纸上。

    皇帝盯着这些点点横横的墨迹看了好一会儿。

    林听雨似乎这才发现自己犯了错,赶紧赔礼道:“哎呀,是臣手脚粗笨,弄脏了皇上的纸张,臣这就给陛下收拾干净。”

    皇帝抬眸,看着忙碌收拾那张染了墨迹的宣纸,扬唇露出一丝邪魅的笑容,眸中的目光灼灼,带着极为特别的情愫。

    被这样的目光注视着,林听雨感觉到体内的洛七姑残魂竟是突兀地一震,竟是有些心慌意乱起来。

    虽然穿越到这副肉身已经有数年的时间,但是林听雨还无法做到完全排除原主的干扰。原主爱宇智文渊欲死,被这位那邪魅又透着诱惑的目光注视着,小心肝都快颤死了。

    林听雨努力控制着这副肉身,这才没让自己转身逃走。要知道原主可是个懦弱害羞的人呢,被这种目光注视的洛七姑,胸中早就不受控制地涌起一种落荒而逃的强烈意念。

    林听雨整理纸张的手微微抖了几下,皇帝就见那张纸上还未干透的墨迹有几个点变成了横,而这些点点横横所表达的意思自然而然也发生了变化。

    “昏君!”

    “色狼!”

    “无耻之徒!”

    那些点点横横代表的意思在皇帝心中一个又一个地蹦出来,真是让他哭笑不得。

    林听雨已经迅速地收拾好了弄脏的宣纸,重新站到了桌案一侧。

    “洛剑离,你给朕研的磨还没研好,谁允许你到一边站着的?”皇帝清凉凉地开口,“继续给朕研磨。”

    “是。”林听雨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却是恭敬应了一声,重新回到桌案前,继续给皇帝研磨。然后她就看到皇帝批的奏折上,朱色的笔在上面勾勒,或点或横,也在向她传达着话语。

    “朕看自己的皇后,难道不应该吗?”

    “朕哪里色了?哪里昏了?哪里无耻了?”

    林听雨又再翻了个白眼,懒得搭理他,继续研磨。

    结果,看到皇帝又再用密码说话:“今晚留在宫中,不准回去。”

    “你想干什么?”林听雨只得又在宣纸上点点横横地问他。

    “怎么,你还怕朕欺负了你不成?”皇帝道,“今日奏折太多,朕要批奏折批到凌晨,而当晚值的侍卫今天有事,暂时来不了,你替他一晚吧。”

    林听雨不置可否,只是将研好的磨推到皇帝跟前。

    到晚膳前,皇帝叫过尔冬,在他耳边低语道:“你去告诉燕子翼,今晚朕不必他当值,另有人替他,让他好生在自己府中歇一晚吧。”

    “是。”尔冬应道。

    皇帝不知道林听雨的本事,还以为这番安排瞒过了她,孰不知她已经将他对尔冬的吩咐听在耳里。只是林听雨并没有闲心去拆穿他罢了。

    以林听雨现在的武功造诣,她也不怕皇帝会对她怎么样。

    话说回来,前世洛七姑在的时候,那个武功高强的侍卫燕子翼可是与皇帝一样,都被洛樱篱迷得团团转。

    而在这一世,这个燕子翼和林听雨可能是两班倒的关系。林听雨晚班时,正是燕子翼早班,而林听雨白天当值时,燕子翼碰巧晚上当值。林听雨与这个燕子翼尚未碰过面。

    不过,不管是不是在宫中当值,林听雨的无限妙音一直都在关注着皇宫里的情况,貌似燕子翼至今也未和洛樱篱搭上线,两人应该至今还未见过面呢。

    也许是林听雨被叫入宫中当值,影响到了燕子翼当值的时间段,使得他和洛樱篱少了许多接触的机会。

    皇帝果然批奏折批到很晚,一直到半夜才命尔冬服侍他前往干清宫的寝殿休息。

    “洛剑离,你武功好,就留在朕的身边保护朕,尔冬,你到殿外守着吧,需要服侍时朕再叫你。”皇帝吩咐。

    “是。”尔冬至今都不知道这个“洛剑离”是个女子,也不疑有他,领命退了出去。

    林听雨去熄了灯,谁知一转身就听到耳边风声轻唤,皇帝竟然以轻功飞窜到她身后,此时竟是伸出双臂朝她搂抱过来。

    林听雨一个健步斜窜了出去,正好从他抬起的长臂下钻了过去。虽然有点狼狈,但好在没被吃到豆腐。

    那皇帝不死心,一转身又再搂抱过来。

    林听雨哪会甘心让他占便宜,立刻举双手挡格。

    两人便在这寝殿中又斗了起来。

    眨眼间就是数十回合,那皇帝始终没占到半点便宜,心急之下竟是不小心回手碰倒了灯台。

    外面尔冬惊讶地低声轻问:“洛侍卫,出了什么事?”

    林听雨无奈答道:“是我不小心碰倒了灯台。”

    那皇帝趁机欺上身来,将林听雨紧紧地抱在了怀里。

    林听雨挣扎起来,却听那皇帝在她耳边低语道:“你再乱动,朕现在就立刻封你为后,要了你。”

    林听雨听罢还真不敢动了。

    那皇帝抱了她好半天都不肯放手,又在她耳边轻声低语:“你这女人,原来一肚子的坏水。那个洛樱篱在洛府时没被你玩儿死,还真是她命大。”

    林听雨问道:“皇上是舍不得她了吗?”

    皇帝反问道:“你这么问,是在吃醋吗?”

    林听雨怒斥道:“色狼,还不快放开我。”

    “不放。”皇帝有些孩子气地道,“你已经答应做朕的皇后了。”

    林听雨道:“可是,你还没有完成你答应我的事。”

    皇帝好不郁闷地哼道:“这么长时间了,你就对朕一点感情都没有?”

    林听雨沉默。

    皇帝道:“你不说话,就是否认不了对朕已经产生了感情,对么?”

    林听雨仍旧沉默。

    皇帝将怀中的人儿紧了紧,唿吸有些急促,又道:“今天就做朕的女人,好不好?朕已经忍了很久了。”

    林听雨继续沉默。

    皇帝厚着脸皮道:“你不回答,就表示同意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