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642 庶女天下(二十六)
    说着他就松开怀中的人,打算直接来个公主抱,把女人抱到床上去。

    谁想便听女人低声娇喝一句:“滚!”竟是一招防狼式使了出来,一转身抬腿就撞向皇帝两腿间的要紧部位。

    这皇帝向来知道这女人性烈,又被她打过,早就吃过教训。此时虽然有点精虫上脑,可是架不住他对女人的了解啊,竟似是早有准备,唰的一下就向后退了一大步,躲开了林听雨这要命的一击。

    “女人,你太放肆了。”皇帝怒道,就要冲过来。

    “你还想再来一次?”林听雨却是悠然而问,伸手整理了一下鬓角微乱的发季。

    这动作让皇帝看得微微一愣。

    此时的女人立在宇智文渊这个帝王面前,竟似是一朵反季盛开的玫瑰,倔强的遗世而独立。

    见他盯着自己发呆,林听雨奇道:“怎么了?”

    皇帝嘴角噙着笑,柔声道:“剑离,你是天下最美的女子。”

    林听雨微愣,遂笑着道了一句:“油嘴滑舌!”

    皇帝道:“皇后,给朕生个皇子吧!”

    林听雨道:“我还不是你的皇后。你答应我的事也还没有完成。”

    “会完成的。”皇帝道,“这些天来,你让朕做的事,哪一件朕没有做?”

    林听雨失声笑道:“可是,这些事中最大的受益者就是你这个皇帝吧。”

    皇帝懊恼道:“你这丫头,是不是跟在洛利身边长大的,从小受他影响太甚,所以对朕这个皇帝,竟无半点尊敬之心?”

    林听雨道:“想要赢得我的尊敬,就不要用你的皇位来说话。尊敬,是要靠你的能力和作为来争取的。”

    见那皇帝还要说什么,她忙道:“时间不早了,你还不休息。小心又被外面的尔冬听到动静。”

    皇帝扬唇邪魅至极地笑了起来,道:“尔冬知趣得很,不会打搅你与朕的好事。”

    林听雨道:“你要是再敢胡来,信不信本小姐现在就阉了你?”

    别说,皇帝还真信她干得出这种事来,无奈他只得悻悻地躺到床上去,郁闷地道:“朕早晚得死在你这小妖精手里。”

    林听雨道:“本小姐对弑君从来不感兴趣。”

    皇帝翻了个身,面冲床里,不去看林听雨,叨咕了一句:“朕会被憋死的。”

    林听雨听罢险些笑出声来。这皇帝这会儿倒还真象个孩子。

    一宿无话,第二天天一亮,换他人当值,林听雨匆匆离开了皇宫。

    小环和小玲昨晚知道她加班,今天一早就细心地为她准备了洗澡水。水温刚刚好。

    只是林听雨回府时,不知从哪儿捡了一只小流浪猫回来,见有洗澡水,就将猫扔到那澡桶里,先让两个小丫环给它洗了个澡。之后让两个丫环换了干净的澡桶和洗澡水,她这才独自一人洗起澡来。

    那只小流浪猫被她留在浴室里,陪她玩耍。谁知没过一刻,那小猫的毛竟然开始脱落,可以清楚地看到它的皮开始浮肿,变得好似烫过一般的红。

    看到这种迹象,独自一人的她嘴角上飘起一丝冰冷的笑意,目光更加冷上十分,身上的杀意收敛着,但若有人在附近肯定还是能够感觉得出来。

    小流浪猫应该是很难受,喵喵地直叫。

    林听雨出了浴桶,擦干身上,穿好衣服后,将小猫暂时放在一个篮子里,用布盖好,提着就去了洛利的书房。她感觉到身上传出了丝丝的痒意,心中冷哼不已。

    洛利正是下朝归来。若无特殊情况,他都会在这个时间段和他的心腹们在书房里谈事情,所以肯定在书房。

    林听雨敲了几下门,声音颇为沉重,且带了几分悲意地唤了一声:“父亲。”

    洛利听到是她,心中纳闷。这个女儿向来知礼,从不在这个时间段打扰他,今天是怎么了?他也听出“洛剑离”声音异样,便示意一个靠近门口的心腹去开门。

    那人打开了门,就看到脸色极为难看的公子“洛剑离”立在门口。

    “父亲可在?我有件极重要的事要与父亲商谈。”林听雨的声音带了极重的鼻音,似乎带了几分泣意。

    那人不敢做主,转身看向洛利。

    洛利见她眼圈和鼻子都红红的,奇道:“出了什么事?”这个女儿虽是女子,但向来坚毅,与个男子相比丝毫不差,她这番模样,象是马上就要哭出来一般,必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林听雨朝书房里立着的洛利心腹们看了一眼。

    洛利忙道:“你们先下去吧,那些事回头再谈。”

    众人纷纷离去。

    待众人悉数离开,林听雨关紧了书房的门,洛利便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剑离,你怎可这般失态?”

    居然在众多心腹面前露出软弱之态,万一让别人看出她是个女人,而非男子,岂不是要露馅了?到时他洛利可能就要成为整个天禹国的笑柄了。

    林听雨直接跪了下去,道:“父亲,孩儿今早从宫中回来,途中捡到一只小猫,见它可爱就带回了府中……”

    洛利不耐烦地打断她道:“一只猫而已,你何至于如此?”

    “父亲,请看……”林听雨说着将那篮子放到洛利面前,撩开了盖着猫的布。

    那只猫先前还有些气息,但是现在已经死了,浑身生疮溃烂。

    洛利道:“这不是只死猫吗,你捡回来做什么?快命人丢出去!”

    林听雨却道:“父亲仔细看看,这猫的死状……”

    洛利微怔了一下,便靠近了仔细去看那猫的尸体。他的脸色越来越凝重,也越来越难看。

    “这是……”洛利惊骇万分,“你是从哪里捡到这只猫的?是宫里吗?是从哪个宫哪个殿捡到的?它……它的死状与你兄长极为相似,它会不会是中了和你兄长一样的毒?你在宫中何处地方捡到它的,快说!”

    林听雨道:“孩儿是在从宫里回府的中途捡到它的,起初它还活蹦乱跳的,丝毫不见生病的样子。可是回来后孩儿就是命人给它洗了个澡,不想这才一刻过后,它……它就变成了这番模样。”(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