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643 庶女天下(二十七)
    这话让洛利骇然一震,瞪大了眼睛看着林听雨,眼眶欲裂。

    林听雨泪如雨下,道:“虽然兄长年幼时就与孩儿分开,我与他并不曾一起长大。但是我知道,他是我至亲的胞兄,是我的一奶同胞,这整个洛府之中,除了父亲和娘亲,就是他与孩儿最为亲近。

    他去时孩儿不在他的身边,可是娘很为兄长心痛,偷偷地带着孩儿去看了兄长一眼。当时兄长躺在棺里,样子和这只小猫好象啊!呜呜……”

    提起这丧子之痛,洛利也是痛不欲生,身体软倒在坐椅里,呜呜地跟着哭了起来。

    林听雨接着道:“父亲,为何这只猫在孩儿的浴桶洗了澡之后就会变成这番模样?是不是有皇家的人早就潜进了咱们洛府,害死了我的哥哥,如今又想用同样的毒药来害孩儿了?

    可是孩儿这段时间在皇宫当值,并不曾对皇帝有什么不敬之举啊!而且,皇帝现在听了嫡姐的荐言,想借咱们洛府来先夺了魏虎的兵权,没有理由现在就对孩儿下手。

    父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小猫的死状与兄长一横一样,孩儿见了就有如又见到兄长躺在棺里的模样,心痛不已,也愤恨不已。孩儿一定要找出那个下毒的人,为兄长讨回个公道,以告慰他在天之灵。”

    “确实是……”洛利仔细回忆当初洛剑离的情况,忍住悲恸,沉吟说道,“那个下毒的人应该确实是在咱们府里,不然以为父及为父在府中安排的侍卫,不可能会有人能潜进府中。

    此人应该是皇帝一早就安排在咱们府里的暗桩。大概是看出你武功高强,又通晓兵法五行,如今那小皇帝怕你将来压过他,是以让此人对你下手了。

    你若继续留在府里怕是不安全。你这些天就不要回将军府了,暂时搬到西郊别院和你那些学生们一起居住。为父一定要把这个人揪出来。”

    林听雨却是异常坚定地道:“父亲,在此关头,事关兄长的大仇,孩儿怎么可以离去,留下父亲独自支撑?万一那人也对父亲下手怎么办?孩儿断不能在此时离开父亲独自求活。”

    洛利各种感动,走过去亲手将她扶了起来,道:“好孩子,难得你一片孝心。为父……”说到这里,他突地想起一事,脸色骇然一变,问道:“你方才说,这只猫是在你浴桶里洗了澡,然后就变成这样?”

    林听雨点了点头,道:“是啊。”

    “那浴桶和猫的洗澡水呢?”洛利急问。

    林听雨道:“孩儿也想着是它们有问题,只是,孩儿刚当值回来,原也是想沐浴的。让两个丫环给这小猫洗了澡之后,就让丫环们把水倒了,另给孩儿准备了干净的水沐浴……”

    “啧,你,你居然跟这猫用一个浴桶啊!”洛利无奈地道,忽地又急问道:“你身子如何,可有什么不爽利?”

    林听雨道:“并不曾有什么不爽利。”顿了一下,又道:“只是刚才稍微有些痒,现在……现在……”

    洛利怔了怔,就想起洛剑离当年发病之前的几日,似乎也曾经出现过瘙痒症状,脸色不免又是一变,道:“你赶紧回房去,练功逼毒。为父猜测你也中了毒,只是程度尚轻,是以没有发病。”

    “父亲……”林听雨惊骇地唤了一声。

    “还不快去!”洛利厉声一喝,“若是当年你兄长有你现在的功力,想来也不会那般容易被毒杀。”

    可惜那时的洛剑离只有十二岁,本身的抵抗力就比成年人差些,再加上发现时他中毒已深,而且那时众人并不知道他是中了毒。

    直到洛剑离身陨,洛利不甘心地去翻看各种药理资料,这才知道这很可能不是简单的病,而是中了毒。

    这种毒端的是阴狠无比,中毒之初除了轻微的瘙痒并不会有其他症状。但等到症状明显,却是中毒已深,除非得到专门的解药,否则根本就无药可救。

    林听雨回了自己的房间,关起门来练功逼毒。

    洛利可能是不放心她的缘故,在她之后也跟了过来,屏退了两个小丫环,亲自待在林听雨的床边守着。

    大约两个时辰过后,林听雨已经将仇师父传给她的功法运行了一个周天,她的皮肤毛孔内就开始溢出极浅极淡的黑气。

    洛利目光原本异常凝重,但见这黑气极浅淡,便松了一口气。

    林听雨又将功法运行了数个周天,她的皮肤毛孔却已经不再溢出这种黑气,她这才停止了运行功法。

    洛利道:“还好你中毒未深。多亏了那只猫。它身体弱小,又没你那高强的内力,对毒的抵抗力自然远不如你。是以只让你微量中毒、不至立刻发病的毒量,却足以直接毒死那只猫了。”

    “父亲,孩儿这沐浴所用的东西,都是小环和小玲两人直接经手,怕不是她们之中的谁就有问题。”林听雨猜测说道。

    洛利则道:“此事涉及到你兄长的大仇,绝对不可小视。她们这两个丫头可是你母亲的心腹嬷嬷从小调教的,从小就养在府里。她们的脾气禀性,为父一清二楚,按理说都应该是信得过的奴才。而且,她们并不曾在你兄长身边服侍过……”

    在他看来,给他的嫡子下毒这种事非同小可,对方就算不是亲自下手以确保万无一失,但也不可能今天让这个去干,明天又让那个去干;就算是委派他人,肯定也是一个极为心腹的人。

    也就是说,当初给洛剑离下毒的人,应该与如今给“洛七姑”下毒的人是同一个。

    林听雨道:“那下毒的人八成还不知道咱们已经知道他在行动。如今孩儿此时离开洛府,势必引起那人的怀疑。父亲,为了查出到底是谁毒杀的兄长,孩儿愿意继续留在府中。

    既然对方才只是对孩儿微量下毒,他想要真正地毒杀孩儿,日后必定还会继续下毒。只有孩儿仍在府里,他的这项行动才不会停止,咱们才有可能揪出他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