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656 末世嚣行(九)
    “小莹,你怎么了?”叶于飞问,声音中带着几分紧张。她的异状太明显了。

    林听雨道:“没什么。”说完又躺了下去。

    真的没什么。她只是突然想起,曾几何时,有一个人曾经对她念起过这首小诗呢,可惜当时的她根本就不了解他在念着这首诗时,心中到底怀着怎样的期望。

    原来那个人是他。原来他们还曾有过这样的约定。原来他会回来,真的会回来。林听雨在心里对自己说,分不清是喜是悲。

    “你累了吧,好好休息,我守着你,会保证你的安全。你可以放心休息。”叶于飞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林听雨却道:“叶于飞,你知道吗?我有时候觉得,我真该死。”

    叶于飞奇道:“为什么这么说?”

    林听雨道:“我常常错过不该错过的人。”

    “呵。”叶于飞轻笑一声,道,“也许是因为在许多许年前,你们的第一世那个人错过了你,所以,上天在报应他。”

    林听雨沉默半晌,道:“如果,你曾经非常珍惜的人,曾经为她不顾一切,哪怕生生世世都受到诅咒的困扰,不得安宁,可是,当你追逐了半天,你突然发现那只是她的一次任务,你会怎么样?会生气吗?”

    “当然会啊!”叶于飞道,“我想我,应该会很生气吧。不过,爱了就是爱了,就算再生气,也改变不了。除非,她过去从来没有爱过我,未来也永远不会爱上我。”

    林听雨翻过身来,将手枕在头下,抬着眼眸看着叶于飞,道:“叶于飞,那我们再做个约定吧。”

    叶于飞道:“什么约定?”

    林听雨道:“等到有一天,你发现你追逐了许多许多年的爱人,当初与你的相遇,甚至当初与你的相爱,只是她的任务,你……你千万别太生她的气。因为有一天,她会爱上你的,真心爱上你,很爱很爱你。”

    “你在说什么呀?”叶于飞却是无奈苦笑起来,眸中闪着莫名的神色,“为什么我现在就感觉有点生气了?”

    林听雨突然伸出手来抓住他的手,道:“你要是生气,可以冲我发脾气,可以打我骂我,但,千万不要就这样放弃了,千万不要放弃……”我。为什么这个“我”字,她竟然说不出来呢?她的眼睛变得模煳起来。

    叶于飞伸手拭去她眼角的泪。

    林听雨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突地问道:“叶于飞,你能看到我的灵魂吗?”

    “嗯。”叶于飞淡淡应了一声。

    “那唐小莹呢?”林听雨追问。

    “嗯。”叶于飞仍旧淡淡地应道,“你和她的灵体强度不同,但我知道你们其实是一个人。你,已经是轮回过很多世之后的她。”

    林听雨的鼻子又酸起来,忍不住流下泪来。

    她发现叶于飞拿出一个湿巾,开始轻拭她的脸庞。

    “为什么把自己弄的这么脏?”叶于飞道。

    “这样可以活着。”林听雨好不无奈地道,“那时,我身上被泼了新鲜的狗血,四面八方都被丧尸包围着……”

    叶于飞其实并未经过末世,此时听到她的话,却想明白了一些,道:“身上活人的气息被丧尸的腐尸味遮掩,丧尸就难以发现你是活人。你真聪明,居然想到这个办法来保命。”

    叶于飞将她脸上干涸的血迹擦去,又拉起她的手擦拭起来。

    林听雨道:“你不喜欢我脏兮兮的?”又想:“唐小莹其实并不漂亮,身材也不是很好……”这副样子出现在她面前,林听雨多少有些小自卑。

    叶于飞道:“有我保护你,你不用这样。”顿了一下,又道:“你以前曾说,让我把修炼的格斗术教给同学们……”

    林听雨忙道:“我现在知道,你修炼的其实是……”

    “魔功。”叶于飞打断她道,“是血魔功。”

    林听雨骇然一震,是江逸曾经修炼的血魔功!

    叶于飞又道:“那是我过去生活的地方才有的功法。到了这里以后,修炼并不太容易,似乎是这里的环境导致这里的人类肉身与那个地方不太相同。”

    江逸生活的时空是一级时空,而这里是三级时空,两个时空的人类肉身强度差距何等之大。

    叶于飞接着道:“好在我从出生起就开始修炼,十年后终于打通了经脉,修炼才开始顺畅起来。你想学的话我就教你,这里并不象我过去生活的地方,修炼魔功会被所谓的正道追杀排斥。”

    “你……是人吗?”林听雨突地问。

    叶于飞满脸惊奇地道:“你看我,我不是人吗?”

    林听雨赶忙将叶于飞紧握的她的手抽了回来。不喝孟婆汤,保留前世记忆的人再转世,将不能再为人。

    可是他说的事,确实很象是江逸的经。

    叶于飞伸出手来拂去她额前的碎发,道:“你,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你好象知道很多很多连我都不知道的事。”

    林听雨看着他,道:“你到底是谁?”

    “叶于飞。”叶于飞道。

    林听雨道:“在你过去生活的那个地方,你也叫这个名字?”

    叶于飞摇了摇头,道:“不。”

    “那时,你叫什么?”林听雨问。

    叶于飞摇了摇头,道:“我已经不记得了。”说着他拿出他挂在脖子上、一直藏在衣服里的一块玉牌,“我对过去的许多记忆都来自这它。也是它令我可以看到你的灵魂。”

    “哇塞,是影神碑!”小眼惊唿了一声,险些就从林听雨的灵魂里窜出来去夺那东西。

    可是,叶于飞已经将它极为慎重地收进衣服里了。以小眼现在能够发挥出的战力,估计一出现就能被叶于飞当个苍蝇一巴掌给拍扁了。

    小眼道:“那个石雨还真是了得。”

    这影神碑肯定是石雨那家伙搞的,他知道自己将失去看透别人灵魂的能力,到时候想要再寻找、追踪爱人的转世就很困难了。

    顿了一下,又道:“难怪这个叶于飞看起来似乎有着你和江逸那一世的记忆,可是,给人的感觉还是个少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