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682 黑化男主养成中(一)
    可见原主应该是本身就处于头痛之中。

    而在记忆涌入的同时,林听雨感觉到肉身传来阵阵刺痛,好似自己是躺在布满针或钉子的床板上。她猜测这应该就是小七提醒过的肉身融合时的痛苦了。

    来不及整理记忆,她先是睁开沉重的眼睑,检查周围,看是否有危险存在。

    入眼处是一个比较寻常的房间,装修、家具都与普通的工薪家族相差无几。

    确定周围并没什么危险之后,林听雨就开始整理原主的记忆。原主名叫秦雪,是一个大一学生,如今正是暑假期间,开学就要升入大二了。

    本来她和其他的同学一样,也生活在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可是半年前,她的父母却因为出车祸去逝了。她从一个被父母捧在手心里的幸福女生突然就成了一个孤儿。

    在最初半年多的不适之后,她终于也只能接受父母双亡的事实。现如今,她大学的学费和生活费都是由她的叔叔和婶婶负担的。

    可是,大学的费用不低,叔叔家也只是普通的工薪家族,而且叔叔家两个弟弟,还要供他们上学。婶婶又一心想给两个儿子攒钱买房子,为他们的将来多些打算,是以叔叔替秦雪交了半学期的学费之后,婶婶就不同意继续负担这笔费用。

    秦雪也不想叔叔为难,况且她已经成年了,叔叔对她又没有什么义务,就在暑假时找了一份工作,打算赚出下一学期的学费。

    好在她的父母有留下一套房给她,不然她可能连住的地方都没有。

    她在一家高档酒庄里卖酒,因为进出的都是高档的客户,所以小费很多,但有时候顾客会提出一些稍微过分些的要求,不过也不会过分得太离谱。

    比方说,昨天夜里有个顾客非要秦雪陪他喝了一杯酒。这其实不符合酒庄的规定,但那个顾客是个老顾客了,每次都会给极高的小费,而且每次他都彬彬有礼。

    只有昨天,他好象有什么伤心事,提出想要服务的人员陪他喝一杯。秦雪一时心软就喝了一小杯。

    但她真的没什么酒量,以前从没喝过酒的。所以,喝了一小杯就直接醉得不醒人世了。

    不过,那个顾客人真的很好,让秦雪由她的同学兼同事陪着,他亲自将秦雪送回了家。他有专门司机开车,是以喝了酒也不影响任何行程。

    第二天秦雪再上班时就听她的那个同学将那个顾客好一顿夸,不自禁地就对那个顾客产生了浓浓的好感。那顾客再次光顾酒庄的时候还为上次让秦雪陪他喝酒的事道歉,这更让秦雪为他心动。

    两人一来二去就擦出了火花,从没谈过恋爱的秦雪深深地陷入爱河之中。

    其实那个名叫冯明扬的顾客并不是特别适合她。一来,两人的家庭背景相差太远。

    冯明扬身家上百亿,手里掌握着好几家上市公司,经常乘坐私人专机来往于国际,可说是活在云端里的风云人物。

    而秦雪出身普通的工薪之家,父母双亡更令她的经济条件直线下滑,在别人眼里她就是个泥腿子,打车还得先摸摸兜里带够钱没有的那种人。

    再者,冯明扬已经三十八岁了,在遇到秦雪之前有一段婚姻,但是他的妻子在三年前出车祸去逝了。

    那天冯明扬之所以情绪低落,独自在酒庄喝酒,还非得让碰巧为他服用的秦雪陪他喝上一杯,就是因为他在思念已经逝去的妻子。

    冯明扬在遇到秦雪的时候,已经有了一个十二岁的儿子和一个六岁的女儿。

    可秦雪是个连恋爱都还没谈过、刚刚才十九岁的女生。两人无论从阅还是年龄上,都相差太多。

    可是,冯明扬虽然已经三十好几,但是事业有成,平时把自己收拾得很规整,再加上他本身就长得颇为俊美,看起来风度翩翩不说,更有着几分秦雪同龄的男生所没有的成熟魅力,是以让秦雪很是心动。

    得知冯明扬那天是感怀因车祸而去逝的妻子,秦雪就想到自己的至亲也是车祸去逝,不免对冯明扬产生了同病相怜之感,这更让她的心为冯明扬而悸动。

    况且象冯明扬这样的身份,妻子都已经去世三年,他还在怀念着亡妻,为妻子的逝去而难过伤心,可见他是一个重情义的男子。

    秦雪将自己的一颗心完全交给了冯明扬。而冯明扬对她也非常好,与她建立恋爱关系之后,不但负担了她的学费和生活费,更是帮助她的叔叔,将她两个堂弟送去了重点中学读书。

    两人恋爱关系确立之后半年多,冯明扬向秦雪求婚,两人在秦雪还未大学毕业时就结了婚。

    只不过秦雪并不想放弃自己的学业,冯明扬也接受她的选择,只是希望她能对他的两个孩子尽一份心,让他们能够象其他孩子那样体会到久未得到的母爱。

    爱乌及乌,秦雪起初对这两个孩子可说是极为尽心,就算她还没有生孩子,不知道为人母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可是,她做的却是并不比其他真正的母亲差。

    毕竟她也曾经体味到失去母亲的滋味,对这两个孩子本就存着极强烈的同情心。

    她一直觉得,虽然自己年纪轻轻地就成了别人的后妈,但是能够找到自己心爱的人相伴一生,她还是很幸福的。可惜接下来的三年时间里,她接二连三的有孕,却都没能成功保住自己的孩子,几次流产也让她的身体变得很不好。

    而冯明扬并未因她未能为他孕育子嗣的事而对她有任何怨怪,相反,还是对她依如既往的好。她为此对冯明扬更加深爱。

    可是,有一次深夜,她偶然醒来没看到丈夫冯明扬,便到外面去寻找。因怕吵醒两个孩子,她走得极轻,就发现冯氏夫人旧居的房间门微微开了一条缝。

    她隐约听到里面有冯明扬的低语声。

    她靠近门缝后就听清了冯明扬对着他那已逝妻子照片的喃喃低语。(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