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688 黑化男主养成中(七)
    她道:“冯夫人,听说冯家背景不错,还给学校投资建过操场,校长还特别叮嘱我和其他几个老师多照顾一下这孩子。

    可是,您也说了,他很顽皮,有一回上数学课,数学老师找不到他,找到我,我满操场地去找,结果就看到他在操场边上的柳树叉上掏鸟窝呢。

    还有英语课他更是调皮捣蛋。那个英语老师是个刚从师范毕业的年轻女老师,被他气得上课半当截都哭了起来……”

    “呵呵,”林听雨听到这儿居然笑出声来,道:“张老师,要真是有这种事,我得找那个英语老师,去跟她道歉呢。我们这孩子确实是太调皮了些,不过谁叫他是天才呢,天才总有点和别的孩子不一样的地方。”

    这神转折一样的话,着实让那个张老师眼睛瞬间瞪成了铜铃大小。

    同样震惊的还有冯天际,和陪着林听雨来开家长会的吴妈。

    但是冯天际那超萌正太脸上的震惊很快就转变成得意,看向了他的班主任张老师。

    多半是因为这孩子以前的家长会,冯明扬或者其他替他来开家长会的人,听了张老师告的这些状之后,他都会被冯明扬狠训一顿;这次却来了一个神转折,这个新妈妈不但没训他,反倒说他是天才。

    谁知他这边朝老师示威一样的得意还没维持一分钟,就听身边那个女人嗔怪的声音,道:“你这孩子,臭得意什么?你是天才,就得拿出点天才的本事出来呀,不然老师们哪知道你是天才?”说着他还感觉到脑瓜门上被女人的手指戳了一下。

    冯天际嘿嘿笑道:“你怎么知道我是天才?”

    林听雨脸上不无得意地道:“因为我跟你一样是天才呀,只有天才才了解天才。”

    “咳咳!”张老师真有些受不了这一对所谓的“天才”母子,轻咳了一声,道:“冯夫人,我留下您来,主要是想跟您谈谈这孩子学习上的事,别的就暂时放后再谈吧。”

    这么个谈法,再谈下去,不知道这个张老师会不会憋闷死。张老师道:“马上就要毕业考了,您看看他的几科成绩,除了数学及格之外,其他几科……”

    “等一下张老师,”林听雨打断她,“您刚才跟我说这孩子掏鸟窝的时候逃的就是数学课吧。”

    张老师嘴角抽了一下,道:“是呀,这孩子邪门得很,数学课逃得最欢,可是回回考试只有数学课及格。不过,冯夫人,我可跟你说,数学他也只是刚刚才及格,其他的几门课就没有一门及格的。

    老实说,这样的成绩,我这个当老师的真看不出他哪里象天才了。继续维持这样的成绩,他连初中都升不上去,到时候就只能成为一个连初中毕业证都没有的废物。

    我不明白您是报着什么样的心态说这孩子是天才的,但是您不是他的亲生母亲吧,希望您能对这孩子真正负起责来,别哄骗小孩子,毁了他的将来。”

    林听雨听得有点来气,道:“张老师,虽然我不是他的亲生母亲,但是他的将来会是什么样的,你和我谁知道呀。再说,我说这孩子是天才怎么了?

    只有你们这些当老师才只看成绩,只拿成绩来衡量孩子的才能。虽然我和这孩子接触时间不长,他的性情我还没能品得特别清楚,但他是不是天才我却早就看出来了。

    他背英语单词,一个小时能背下课本后面的全部新词。他看数学公式,不到一分钟就能模仿着公式解出一道题来。他现在的成绩也许是不好,可是不能因为他成绩不好,你就否认他的天赋。”

    张老师被她一席话噎得半天说不出来话。

    她还真不知道冯天际一个小时就能背下英语书后面收录的全部单词,也不知道这孩子光靠自己看数学公式,不听老师讲解,就能自己解出题来。

    林听雨平息了一下情绪,便道:“张老师,不知道那个英语老师的办公室在哪儿?这孩子把人家气哭了,我得带着他去跟人家道歉。”

    这话倒是让张老师的心里多少舒服一些,道:“在外语类三号办公室。”顿了一下,又无奈地看了一眼冯天际,“道歉还是次要的,你还是赶紧想想办法,让这孩子好好学习,上课别捣蛋吧。”别今天道完了歉,明天又在课上捣蛋把人家年轻小姑娘给气哭了。

    “这事我回去会郑重跟他谈的。”林听雨道,拉起冯天际的手就出了教室。

    “哇塞,刚才你真太帅了。我老爸听了老师那些话,就只会说两个字。”一出教室,冯天际就兴奋得说道,紧紧拉着林听雨的手雀跃得不行。

    林听雨笑问:“哪两个字?”

    “嗯……啊……”冯天际学着他爸爸的样子,带着几分老气横气说道。

    林听雨咯咯地笑了起来,突地脸色一沉,道:“对了,你的脑瓜那么好使,数学上明明很有天赋,怎么不好好上数学课呢?是不喜欢数学老师吗?”

    冯天际歪了歪嘴巴,道:“那个数学老师讨人厌得很,我明明告诉他有更好的解题方法,可是他偏说我说的不对,后来还处处找我麻烦,整天让我站着上课。”

    林听雨又哈哈笑道:“你那是让他这个当老师的丢了面子,他记恨上你啦。你呀,虽然年纪小,可是这些人情世故也得知道些呀!”

    冯天际奇道:“怎么,你不觉得是我告诉他的解题方法不对,他才这样对我的?”

    林听雨却道:“这怎么可能呢?你那么聪明,告诉他的解题方法不可能有问题。”

    冯天际一听这话,一双漆黑的眸顿时放出异样的光彩,看着林听雨,有些不可置信地道:“你……你真是这么认为的?”

    “当然。”林听雨微笑着点头说道。

    冯天际埋下头沉吟了一下,突地就扑上来紧紧抱住了林听雨的腰。因为个头还小,他的脸正好靠在林听雨的胸前,感觉到衣服下的柔软,顿时让少年的脸唰的一下变得通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