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715 公子世无双(十二)
    她拉了拉郭靖,道:“靖哥哥,咱们赶紧跟上那个女人,看看她到底怎么回事。”

    两人倒是先跟着那个女郎往陆家庄去了。

    林听雨一摇折扇,随后跟上,片刻后三人就抵达了陆家庄,便见偌大的庄园张灯结彩,红绸遍布,来恭贺的人数不胜数,热闹非凡。

    庄园里传来人们的恭贺声,欢庆声,有司仪已经在高唿,让一对新人拜天地。

    那个失魂落魄的女郎此时已经到达了陆家庄,听着庄园里传出的欢声笑语,咬紧嘴唇,泪水夺眶而出。

    林听雨摇头无奈叹息了一声,低语道:“由来只闻新人笑,有谁听到旧人哭啊!”

    黄蓉奇道:“你怎么知道那个女人是‘旧人’?”

    郭靖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道:“蓉儿,那女人在人家大喜之日跑到人家门口哭得这么伤心,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他这里话音未落,就听那伤心欲绝的女郎挥掌间就将门口来往的宾客轰得分往两边散开,原本拥堵的院子硬生生被她这般开出一条宽广大道出来。

    “陆展元,为了和你在一起,我被师父逐出师门;枉我在古墓中苦苦等你许久,你却在这里跟别的女人结婚。今天你若不杀了这个勾引你的贱人与我远走高飞,我就血溅十里,踏平你陆家庄!”女郎以蓬勃的内力喊话,震得一些不会武功的人直接吐血倒地。

    郭靖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黄蓉脸色也有些难看了,道:“原来还真的是旧人哭。武前辈的女儿要嫁的那个陆展元怕不是什么良配呢。”

    郭靖虽然是个耿直的人,但受江南七怪的影响思想有些传统,道:“再怎么样,那个女人也不该到人家的婚礼上来闹。”

    林听雨哧笑道:“男人做出始乱终弃之事,还不准人家女方找上门来么?”

    郭靖不免语塞。

    对林听雨这种说法,黄蓉心里其实是极为赞同的,只是那个嫁给陆展元的是一灯门下武三通的义女,她却不好帮着外人说话,是以道:“咱们先去看看情况再说。”

    林听雨犹豫了一下,也跟了上去。

    此时那女郎已经打进了新人拜堂成亲的那个大厅,新娘子惊吓得花容失色,已经自行掀开了红盖头,正惊讶万分地看着一路踏血闯进去的女郎。

    “李莫愁,我如今已经与阿沅成亲,与你实在是有缘无份,还请你原谅。”陆展元一脸无奈地道。

    “有缘无份?”李莫愁一听发出“呵”的一声冷笑,“当初你在终南山上被我所救,与我山盟海誓的时候怎么不说有缘无份?”

    陆展元道:“我是陆家庄的少庄主,肩负着整个陆家庄的重任,不可能抛下陆家庄不管,与你在活死人墓里厮守一生。”

    李莫愁不耐烦地道:“少费话,今天你若是不将这个叫阿沅的贱人杀了,与我远走高飞,厮守终生,我就要将这陆家庄踏为平地。”

    陆展元道:“李莫愁,你这样说,就是将我陆家庄不放在眼里,将来此恭贺的整个江湖同道也不放在眼里了。”

    林听雨听到这里不由得低声呵呵笑了两声。

    黄蓉问道:“大坏蛋,你笑什么呢?”

    林听雨道:“这个陆展元,明明是他自己始乱终弃,负了人家姑娘,却要拉上来贺喜的一众江湖人士,为他这个负心汉出头呢。”

    黄蓉哼道:“你说的不差。怎么武三通的女儿居然找了这么一个不地道的人为夫?”顿了一下,又斜睨着林听雨道:“你说人家,你自己还不是一样,到处破坏女子名节?”

    林听雨理直气壮地道:“我何曾象他这样始乱终弃过?”需知欧阳克碰过的女人都被他收在门下做女弟子了。

    黄蓉白了他一眼。

    却听郭靖道:“蓉儿,不管怎么说,李莫愁在人家婚礼上这般滥杀无辜,咱们不能坐视不理。”

    黄蓉却是有些踌躇。

    郭靖已经跃跃欲试。

    只是不待他出手,那李莫愁已经与大厅中的一个高僧对起掌来。

    林听雨心中一动,突兀地飞身而起,纵身来到那李莫愁身后,双掌抵在她的后心,一股澎湃的内力就此输入李莫愁体内。

    李莫愁的功力远远不如那个高僧,与之对掌,立刻就感觉到内力不济,身体险些被对方庞大的内力轰击而出。多亏有高人从后面相助,令她明显的败势徒然逆转。

    双方这般实打实的比拼内力,最终双掌分开之际,高僧和李莫愁两方都各退了一步。

    那高僧生得长眉圆眼,甚为慈祥,此时目光落在李莫愁身后的林听雨身上,道:“中原人才济济,老纳今日幸会幸会。”

    林听雨却是呵的一声冷笑,道:“在下乃是来自西域白驼山的欧阳克,并非中原人士。”

    “欧阳克?!”众人一听到这个名字,立刻交头接耳起来。“是那个自诩风流的淫贼欧阳克吗?他到陆庄主的婚礼来干什么?”

    林听雨微垂眼睑,再抬眸时,目光变得冷厉非常,一一扫过那些正在议论的人们。

    这些人不知道为什么,被她的目光这么一扫,竟是不敢再吭声,大厅里顿时安静下来。

    林听雨道:“这个叫陆展元的,对人家姑娘始乱终弃也就算了,人家来找你说理,你不给人家一个说法,反倒拉上众多江湖人士替你出头,为你为虎作伥,端的是厚颜无耻。

    还有这位大师,你一代高僧,不出手相帮弱女子,反倒帮助人多势众、欺人太甚的陆家庄主,莫不是看在这陆家庄平时捐给贵寺香油钱的面子上?”

    一席话让那个陆展元和高僧脸色都好不难看。

    那高僧道:“阿弥陀佛,贫僧只是看这个女施主愤怒之下伤人太多,是以出手。所谓上天有好生之德……”

    “行了。”林听雨摆摆手,好不耐烦地打断他,转头对李莫愁道:“这位李莫愁李姑娘,陆展元纵使再优秀,但他既然负了你,就说明他是一个根本就配不上你这份痴情的畜生。”(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