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724 公子世无双(二十一)
    当初欧阳克对她黄蓉虽然真心好,可是却没有改掉好色的毛病。但是那个听雨却让欧阳克改掉了到处拈花惹草的毛病,可见欧阳克对那个听雨才是真正的爱情。

    想到这里,她竟然莫名地有些羡慕起那个叫“听雨”的女子来。

    郭靖向来憨直,听了黄蓉的话立时心头发暖,完全看不出黄蓉心里在想什么,拉起了她的手。

    黄蓉感觉到他大手的温暖,看向他,心道:“到底是靖哥哥,只有他对我才能做到‘白头不相负’。”

    “黄老邪,”洪七公道,“咱们两个老家伙还是别打搅他们这对小儿女谈情说爱了,自去找地方歇息去吧。”

    “好啊!”黄药师应道,与洪七公运起轻功瞬间不见。

    可是黄蓉已经被洪七公的话搞了个大红脸,嗔道:“师父他真是。”

    黄药师和洪七公一起相伴而行,忍不住就谈起“欧阳克”的用招和功力,不由得慨叹非常。

    黄药师之所以会提起第二天华山论剑当天再与林听雨比斗,虽然是不想占车轮战的便宜,但是也是希望能借这一天时间来仔细思考一下“欧阳克”的武功。

    虽然表面上看,“欧阳克”所用的招数仍旧是他过去常用的灵蛇拳和神驼雪山掌,可是这些招数又明显与欧阳克过去用出来的大有不同。

    另一方面,就是“欧阳克”所用的内力,虽然看起来真的象是《九阴真经》和蛤蟆功的结合,但是亲手与之交手过、本身又修炼过《九阴真经》的洪七公却能明显地感觉到,他的内功并非是这两种功法的简单合成。

    这两大绝世高手在华山之巅寻了一处隐秘之地,一起讨论“欧阳克”的武功,直讨论到半夜,那黄药师因着第二天还要与欧阳克比试,所以被洪七公催着去到一旁打座休息去了。

    眨眼间天色放明,真正的华山论剑之期已到。

    上一次的华山论剑决出的五绝,王重阳已逝;欧阳锋在白驼山闭关;南帝一灯大师因为出家,按原着中所述,他曾出现,但并未参加论战,不知道这回还会不会出现。

    除了他们三个,按原着中所载还会出现的人物,周伯通在昨天被林听雨以瑛姑之名吓跑了。

    裘千仞被林听雨在洛阳丐帮总舵打伤,当时林听雨下手可是半点没容情,不出意外的话这个裘千仞现在应该还在养伤呢,根本无力参加华山论剑。

    也就是说,今天会登上华山之巅,参加华山论剑的,也就只剩下郭靖、洪七公、黄药师和林听雨了。

    黄蓉虽然也上了华山,而且最近功力大进,但以她的修为,却是无能与这四人一战的。

    其实林听雨本来无心参加华山论剑,奈何离开时被黄蓉他们给截住了。不过,她也乐得试一试自己的武功的极限。

    谁想这一试下来,连续与郭靖、周伯通和洪七公三大高手一战,都未见落败之势。而且她竟然还神清气爽的。看来归虚武典和血魔功,只要掌握任何一部都足可称霸射雕世界了。

    天明时分,林听雨就已经登上了华山之巅,旁边跟着李莫愁。

    黄药师已经在等她。

    林听雨朝黄药师抱拳,说道:“晚辈来赴约,请黄岛主赐教。”

    黄药师点了点头。他终究是长辈,在未分孰强孰弱之前,不想先弱了自己的威名和威风,是以打算示意林听雨,让她先出手。

    谁想,他还未开口,就听黄蓉说道:“爹,欧阳克,昨天看打架斗武,一连看了好几场,我都有点看腻了。其实比试武功强弱,不一定非得动刀动剑的,你们说是不是啊,爹,欧阳克?”

    林听雨看她一双眼睛里透着古灵精怪,就猜想这一晚上的时间,这个黄蓉八成是想出什么办法帮助她爹黄药师战胜自己了。

    不过,她无意于天下第一这种虚名。而且,黄蓉就算想出了办法对付她,她林听雨也未必就是百分百的败局。

    是以,她道:“黄蓉妹子,你倒说说看,还有什么更好更有趣的比试方法?”

    黄蓉得意一笑,她就知道这个色鬼会克制不住自己,上她的套。她道:“你还记得当初在桃花岛上和靖哥哥比试的事么?”

    黄药师道:“此是华山论剑,并非是招亲。蓉儿,你别胡闹,一边去。”

    黄蓉则道:“爹,我不是想让你们把那三道试题比试一遍,只是觉得,昨天都已经比了半天武啦,今天再单纯地比武真心好没意思。

    况且,昨天我们都见识过欧阳克的武功,知道他很厉害,我想欧阳克也不会介意今天换个方法和爹比试武功的。”说着她就看向林听雨。

    林听雨淡笑道:“黄蓉妹子,你到底想说什么,不妨直说。”

    黄蓉道:“记得那天比试音律,欧阳克你可是赢了靖哥哥呢,如此可见,你在音律方面也是颇为擅长的。而且当初欧阳锋前辈与你一起来我桃花岛上,也曾与我爹一较琴萧之长。不知道欧阳克你今天敢不敢与我爹在这方面比试一下。”

    黄药师眉头皱了一下,洞箫他吹了几十年了,可是以前并不曾听说欧阳克擅长什么乐器,女儿这么安排,分明是想让他占便宜。更何况,也不曾让人家带什么称手的乐器上华山来;而他的箫却是伴随他几十年的一件称手兵器。

    只是,却听林听雨失笑道:“黄蓉妹子,你确定要这么比么?”

    黄蓉道:“当然。”

    林听雨道:“只可惜,我并不曾带什么乐器……”

    黄蓉道:“你想要什么乐器就直说,我和靖哥哥会尽量为你提供。”

    想来她昨晚已经和郭靖去华山附近的镇上搜罗了一通乐器。

    林听雨却是笑道:“不必了,在下虽然会些乐器,但想来也无法与黄岛主的洞箫相较短长。这样好了,在下便以一歌代之,你看如何?”

    黄蓉还在担心她以没有乐器而拒绝这种比试,但听她已然答应,便松了一口气。(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