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730 象烟花一样灿烂(四)
    他的话被林听雨的哧笑打断了。她道:“那么,乔学长,你觉得我现在拥有的这些技术是从哪儿来的?”

    乔焕宇微微愣了愣。

    林听雨又道:“难道你觉得那些技术可以有人天生就掌握吗?”

    乔焕宇语塞。

    他们这些成员确实没看到陈景榆在学校的滑冰场象柴思恩那般苦练,所以都以为这个女生远不如柴思恩努力。只是现在听了林听雨一番话,大家这才醒悟,也许人家是在别处练习的呢。

    林听雨道:“我的条件其实很简单,既然乔学长你说过,想要花样滑冰技术最强的女生与你共同完成双人赛事,那在报名之前就要来一个公平的竞争。”

    段正贤有些无奈地道:“景榆,原来你还没有放弃参加双人花样滑冰的比赛。”

    林听雨道:“我为什么要放弃?”

    有同学道:“其实你可以报别的项目嘛,干嘛非得盯上这个项目?”

    林听雨盯着乔焕宇,沉默不语。

    她想,乔焕宇应该心里明白,陈景榆之所以非要参加这个项目,是因为喜欢乔焕宇的缘故。

    其实大家也都早就看出来了,陈景榆喜欢乔焕宇。但是乔焕宇本人,明显更喜欢柴思恩一些,所以同学们就觉得陈景榆有些不知趣了。

    再加上柴思恩远比陈景榆有人缘,大家自然都向着柴思恩说话。

    那个一直站在电脑前看着这边的皮肤白嫩,长相清秀的女生就是柴思恩,此时说道:“乔学长,不然我就把这个名额让给景榆吧,她那么想要和你一起参加这场比赛。”

    以陈景榆好强的性格,听到柴思恩这么说,肯定不会接受她的这份施舍,一定会坚持比赛,最后虽然可能会达到目的,但也只会让大家对陈景榆更加不满。大家都会认为陈景榆这个人太不知趣,而且不好相处。

    但,林听雨不是陈景榆,她要比陈景榆这个只有十六岁的女生沉稳成熟得多。听了柴思恩的话,她便笑起来,道:“是么,你愿意让出这个名额,那我真要谢谢你了。乔学长,你看,思恩自己不想要这个名额了,不知道我是否可以替她上场呢?”

    乔焕宇一直愣在那里发呆,盯着林听雨。他过去其实和陈景榆接触也挺多的,对陈景榆的性子有一定的了解,此时看眼前这个女生,总感觉和过去的陈景榆有些不同。

    “乔学长,你这么盯着我看什么?是觉得我今天太美了吗?”说着林听雨又笑了起来,眸中带着奇异的神彩,是那种睥睨一切的神彩。

    乔焕宇道:“只是觉得你今天和过去有些不太一样。”

    林听雨淡淡地道:“是啊,有些事想通了,行事当然和过去不太一样。”

    乔焕宇道:“咱们参加的虽然只是学校间的友谊赛,并非是正规的赛事,但我还是希望大家能够重视起来。比赛的名额不是靠让的,而是靠真正的实力。”

    林听雨道:“好啊,既然你觉得应该靠实力,那,到时候就选出花样滑冰技术最强的女生来参赛好了。”

    乔焕宇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感觉她今天真是出奇的好说话呀,而且比以前有活力了许多。

    其实,陈景榆并不是不想表现得有活力,而是不敢表现得有活力。因为心脏不太好的缘故,从小她就被医生不知道多少次地警告,尽量不要太剧烈地运动,不要有太强烈的情绪波动等等。

    是以,她平时的表现,总比那些同龄的女生少了些活泼开朗。

    段正贤道:“景榆,以思恩的努力程度,她不会输给你的。”

    林听雨笑道:“正贤,你知道她的努力程度,但是否知道我的技术程度?”

    一句话让段正贤语塞。

    “乔学长,正贤哥,”柴思恩道,“我的技术肯定不如景榆的,还是让她参加好了,我把名额让给她。”

    林听雨心中冷笑,这个柴思恩,不停地说“让”这个字,大概是想提醒大家,就算是陈景榆得到了名额,也是她让的,不是陈景榆应该得到的吧。

    林听雨语重心长地道:“思恩,谢谢你的好意。可是乔学长说得对,虽然这场赛事不是正规的,但咱们也该重视,不能随便面对。你这样让来让去的,根本就不论谁的技术强弱、谁更适合参加比赛就让出名额,可是有违体育精神的。”

    见她这么说,乔焕宇赞同地点了点头,道:“思恩,你就不要再让来让去的了,到最后确定名额的时候,整个女生队进行一场比试,到时候就知道孰强孰弱了。”

    林听雨附和道:“是啊,也许到时候会有别的女生比你我更强,更适合参加比赛呢。”

    柴思恩愣在那里,她原本以为“陈景榆”会因为她的让出名额而感觉自尊心受到伤害,会象往常那样和她争吵起来呢,谁想人家反倒把她教训一顿。

    段正贤招唿道:“好了,时候不早了,大家赶紧训练吧。”说完拉着柴思恩重新回到电脑旁。

    电脑音箱里放着那首《earlnymorning》,他们大家正在那里看专业选手的录像。

    “思恩,你看这里这个动作……”乔焕宇在亲自指导着柴思恩。

    柴思恩则连连点头,不时地“嗯”上一声。

    一边的段正贤,看到他们两个的头凑在一起,眸中闪过一抹黯然。

    与此同时,看到乔焕宇那么有耐心地教导柴思恩,而柴思恩又一副小鸟依人一般依赖信任着乔焕宇,林听雨也感觉到自己这副肉身中传出的浓浓的悲伤。

    林听雨努力控制着自己,免得这种悲伤漫延开来,让她控制不住象陈景榆过去那样,跑去跟柴思恩找茬,到时候又会被同学们排挤。

    “正贤,乔学长和思恩在看录像熟悉动作,不如你陪我练一练双人花样滑吧。”林听雨微笑着请求道。

    虽然不喜欢“陈景榆”,但是段正贤却不好当着众人的面拒绝人家这符合情理的要求,因为乔焕宇正和柴思恩看录像,而队里的其他男生在技术上跟陈景榆根本就不搭。(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