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734 象烟花一样灿烂(八)
    她先是上身微侧,分开的双腿立刻用力往一处合并,如此就渐渐控制住了抛滑的速度和方向,令她没有因为抛滑而撞到看台的墙上或者摔倒在冰面上。

    见她在冰面上渐渐放缓了速度,沉着一张俏丽的脸庞瞪视着自己,乔焕宇先是松了一口气,没有造成对方受伤,这还真是有惊无险。

    接下来他的脑海里就回想起刚才“陈景榆”那一系列的动作,不能不令他这个一向被认为是滑冰队第一人的人都由衷地升起赞叹之意。

    他滑到了林听雨身边,问道:“你怎么样?没事吧。刚才真是对不起,我……”

    靠着肉身本能和自己那穿越了诸多世界锻炼出来的心理素质,林听雨成功扭转了刚才险些摔倒在冰面的局面,可是,这副肉身的心脏已经开始不受控制地勐跳起来。

    林听雨赶紧利用体内那刚刚才产生不久的一丝血魔功内力护住心脉,免得心脏爆跳导致血管破裂,到时候后果不堪设想。

    听到乔焕宇紧张兮兮地询问,她也只能沉默地瞪视以对,暂时还说不了话。

    “对不起。”乔焕宇大概是发现她的脸色太难看,所以又真诚地道了一句歉,“刚才是我失误。我保证以后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

    林听雨终于感觉到心跳略微平复,对于周遭血管的压迫也降低了许多,冷冷地开口道:“希望如此。”

    说完,她轻轻地熘着冰,就要离去,却被乔焕宇一下子拉住了手腕。

    “干什么?”林听雨转头问,声音仍旧冷冷的。

    乔焕宇道:“你的技术真的很高,不如我们再一起练一次吧。”刚才前面的一系列动作做的一气呵成,那种感觉真的很好。不象跟柴思恩合作时那样滞涩。

    林听雨道:“明天吧。今天我还有别的安排。”今天这副肉身的心脏已经无法再负荷任何训练了。

    看着她滑着冰到了看台,换下了冰鞋,乔焕宇愣在那里,完全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柴思恩已经滑着冰来到他身边,道:“乔学长,刚才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景榆没抓住你?”

    乔焕宇道:“是我脱手了。”

    “这怎么可能呢?”柴思恩惊道,以乔焕宇的技术,这种错误在她身上从来就没犯过。但很快,她就微笑安慰道:“别往心里去,谁能不犯一次错呢。况且,景榆不是也没事吗?”

    乔焕宇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可是脑中仍旧莫名的一片空白,只是目光却紧紧地锁定在那个刚才与他一起共舞的女生身上。见她真的离开了,他才有些悻悻地将目光收回。

    柴思恩心里有些不舒服,但想这个乔焕宇不过就是她用来掩盖自己和正贤哥感情的工具,她也就释怀了,笑得一脸天真浪漫,道:“乔学长,咱们一起练吧。”

    “好。”乔焕宇应了一声,和柴思恩象往常一样练了起来。

    只是柴思恩的技术真的照刚才那个女生差得太远,完全跟不上他的速度不说,最起初的动作也难以做得连贯。

    “先让正贤陪你练吧。”不一会儿,乔焕宇就有些不耐烦了,“今天我太累了,打算先回去休息了。”说完不理一脸愕然的柴思恩,沉着脸走了。

    在没和高手一起共舞之前,乔焕宇还不觉得和柴思恩一起练习双人滑有什么不好。可是现在有了比较,他实在有些受不了柴思恩那艰涩的动作,连训练都觉得没意思了。

    看着他满脑门的黑线离开,**纳闷地道:“这个乔焕宇,今天是怎么回事?”

    段正贤原本正跟着他一起坐在看台上,看着他手机上刚才滑冰场上的那段录像,此时却只能起身换了冰鞋,和柴思恩一起练起双人滑。

    “乔学长今天是怎么了,好象不太愿意跟我一起练了。”柴思恩郁闷无比地道,心中却在暗咒:“都怪那个陈景榆,好端端的非得出来搅我的局,不然我和乔焕宇还能练不到一块儿去?”

    她其实也已经猜出,是因为陈景榆的技术太好,让乔焕宇体会到实力相当的两个选手的双人滑带来的乐趣,乔焕宇自然就觉得和她这个技术等级有差距的人一起练没意思了。

    乔焕宇到了更衣室,正好看到林听雨从女更衣室换了衣服出来,他莫名地感觉象是被电触到一般立时愣在了那里,脑中再度陷入空白状态。

    “乔学长,”林听雨倒是大方地唤了一声,脸上惯常地现出清凉凉的笑意,“怎么,你也不继续练了?不用陪思恩练吗?”

    见乔焕宇愣愣地瞪视着自己不吭声,林听雨无奈地翻了个白眼,绕过他打算离开,谁想就觉手腕一紧,却是又被乔焕宇抓住了。

    “乔学长,还有事吗?”林听雨只得问。

    乔焕宇愣了一下,才醒悟自己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自觉地就伸出手去抓住了这个女生。

    “那个,”乔焕宇莫名地紧张,想了一会儿才想到要说什么,道:“我请你吃饭吧。”

    林听雨奇道:“为什么?好端端地为什么请我吃饭?”她是不打算和这个乔焕宇走得过近的,可是,身体里的某个残魂已经有些激动起来。

    要知道这个乔焕宇是陈景榆一直喜欢的男生,而且因为无限妙音的缘故,先前在滑冰室里柴思恩和段正贤两人在角落里的谈话,林听雨可是听得一清二楚,现在她已经知道柴思恩从始至终都只是在利用乔焕宇而已。

    陈景榆虽然没有想过要与乔焕宇来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但是听到他约她吃饭,但还是想要答应。

    乔焕宇道:“为刚才的事道歉。”

    林听雨默了一下才道:“好吧。你打算请我吃什么?”

    听她爽快地答应下来,乔焕宇顿时松了一口气,纳闷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怕起眼前这个女生来。刚才他竟然很怕这个女生不答应自己的邀请呢。

    他道:“你等一下,我去换衣服。咱们到学校门口那间一品店去吃,好么?”(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