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735 象烟花一样灿烂(九)
    林听雨点了点头。那个“一品店”可是附近最有名的小吃店了,里面的东西味道相当不错,陈景榆过去一直都很喜欢那里的小吃。

    “对不起,以前我对你有误会。”饭间,乔焕宇再次对林听雨道歉,“我从来没看到过你展示出你在滑冰上的真正能力,还以为你的技术远不如我。”

    听他这么说,林听雨倒是有几分欣赏起这个少年来。

    虽说这个少年多少有些眼高于顶,但是发现“陈景榆”的实力并不比他低,甚至还有可能在他之上后,他能够立刻坦承地接受这点,并且还当面给“陈景榆”道歉,可见这个人有错就改,敢于面对自己的错误和缺陷,并不象有些人那样为了自己的面子始终不肯承认自己有错。

    林听雨淡笑道:“是我以前展示的太少,令你有所误解,错不在你。”

    乔焕宇好奇问道:“景榆,既然你的技术这么好,怎么不见你以前在大伙面前展示呢?虽说你过去展示出的技术也不错,但是和现在相比……”

    林听雨道:“我不想让大家觉得我在显摆。可是这次的双人花样滑比赛,我真的很想参加。”

    “为什么?”乔焕宇问道。他的心莫名地紧张起来,其实他一直都知道,陈景榆想要参加这次的双人花样滑冰比赛,全都是为了他。

    但他还是问了出来,他发现自己竟然很希望亲耳听到这个女生说是为了他。

    林听雨犹豫了一下,遂道:“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参加比赛了呢。”

    乔焕宇紧张的心恢复了平静,代之以浓浓的失落泛滥开来。他讪讪地道:“为什么这么说?你才上高二,还有一年的时间。”

    林听雨无奈笑道:“这世界上的事,往往不能尽如人意。”

    乔焕宇沉默了一会儿,才道:“我感觉这两天你好象有点变了。”

    “是啊,”林听雨道,“人总是会变的。”

    乔焕宇又再沉默一会儿,遂温柔笑问道:“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请你一起吃饭?”

    林听雨坦承地道:“好啊。有人请我吃饭,还不好么?”

    乔焕宇听到这里不由得眸中一亮。

    忽地又听林听雨道:“不过,可能只能持续到比赛了。”

    乔焕宇刚刚涌上心头的狂喜又被郁闷取代,皱眉问道:“为什么?”

    林听雨笑道:“因为那之后我就没有时间啦。”

    乔焕宇嘴里有些发苦。他上高三了,比赛完了之后他将进入全面备考阶段,最算是没有时间也该是他没有时间吧。

    他闷声道:“你明白我请你吃饭的意思吧。”高中生,男生会请女生吃饭,当然是喜欢的意思,要和对方交往的意思。

    “嗯。”林听雨道。

    乔焕宇道:“那你这么说到底是什么意思?”是答应交往还是不答应交往?

    林听雨道:“我说过,我没有时间了。”

    乔焕宇莫名地就感觉鼻子发酸,对方这么说,那多半就是不想和他交往吧。其实在今天之前,他还是更喜欢柴思恩一些呢。他也知道,如果他跟柴思恩说交往,柴思恩多半会同意的。

    可是鬼使神差的,他为什么今天跑来跟陈景榆说这些?

    便听林听雨长长地叹息了一声,道:“乔学长,好好珍惜那些你能真正抓住的东西吧,不要为那些你根本就改变不了、也挽留不住的东西浪费太多的精力和时间,那样你会发现你将失去更多。”

    她这番话,是年纪轻轻的陈景榆经生死的感悟,也是陈景榆本人对她所爱的乔焕宇的唯一希望。

    乔焕宇苦笑道:“听起来你倒似比我这个学长成熟得多呢。”

    林听雨只是淡笑地看着他,没再多说什么。这顿饭,吃得并不算太开心,但是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乔焕宇仍旧会时不时邀约林听雨一起去吃饭。

    终于到了比赛名额最后定下来的前夕。按照约定,想要参加双人花样滑冰的女生要通过难度、速度等技术的展示来竞争这个名额。

    其实乔焕宇通过几次双人滑已经深切感受到了,“陈景榆”才更适合与他一起参加比赛,但是他心里很是呕气,为林听雨那天说过的在比赛后“没有时间”与他一起吃饭的事,而且这场比赛是之前就说好的,所以这场比赛如约而至。

    比赛的要求就是做出《earlymorning》中的女子选手做出的单独动作,谁的动作做的多、标准和顺畅,谁就赢。

    两人一起做,这样孰强孰弱大家一眼就能看出来。

    只是两人一上场,各做各的动作,大家顿时就都不吱声了。

    光单体旋转直身变弓身,柴思恩就做不出来,她只能弯到三十度左右,中途掌握不好平衡还摔了一跤。林听雨却是做得相当随意优美,而且弯到了足足九十度。

    除此之外,燕式旋转、贝尔曼等等一些难度系数较高的动作,柴思恩做起来也比较费劲,中途还老是滑摔。

    林听雨获得这次参加双人花样滑冰比赛的资格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

    “思恩,别灰心,以后还有的是机会。咱们下届再参加,没关系的。”段正贤在苦着脸郁闷无比坐在看台上生闷气的柴思恩旁边安慰说道。

    柴思恩咬牙切齿地道:“这个陈景榆,以前有这么好的技术怎么不见她显露出来?现在明明都定下我去和乔学长参加双人滑了,她却蹦出来横插一脚。”

    因为技术有限,有乔焕宇这样的高手在一边上帮衬,她还有可能获奖。不然单以她自己的水平,任何项目她都拿不到奖的。这就是为什么她会很乐于且积极和乔焕宇一起参加双人花样滑冰比赛的原因。

    段正贤道:“你这么希望和乔焕宇一起参加比赛么?”以前他还以为是乔焕宇主动选择的柴思恩,柴思恩只是赶鸭子上驾。

    柴思恩忙道:“当然不是。不过,乔学长起初选定了我,这段时间我也为这个比赛付出了不少心血,可现在换了名额,我当然会有些失望。”(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