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737 象烟花一样灿烂(十一)
    这真是一个大好的消息,让林听雨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不然她真的不知道靠着那连一层都没有的血魔功力是否能够保证这副越来越孱弱的肉身支撑到比赛那一天。

    接下来的几个月,林听雨就在中午和晚自习前分别抽出半小时来与乔焕宇练习他提出的那些动作。

    这些动作本来被他剔除的,因为柴思恩不可能完成这些动作。可是如今他的搭档换成了“陈景榆”,他却莫名地对这个女生的技术有着出奇的信任。

    其实他所想的不差,这些动作陈景榆早在十二岁之前就练会了,只是这三年来没有和搭档配合练习而已。如今将它们再捡起来,起初还有些生涩,但要远比那些初学者容易上手得多。

    在紧张的训练过后,比赛终于来临了。

    双人花样滑冰被安排在最后。在经过单人速滑、单人花样滑冰、单人冰上舞蹈等一系列的单人赛过后,双人滑冰的赛事也开始了。

    报了双人花样滑冰项目的只有四个学校,这让林听雨感觉轻松了不少,起码她不用经过好几轮的比赛,她和乔焕宇只要准备两套动作就ok了。

    乔焕宇虽然自信他们的动作,依照其难度只要完整地做下来,就能击败其他的对手。但,他还是免不了有些郁闷。他其实可以做到更好,只要“陈景榆”在这几个月肯多抽出些时间来与他一块儿训练。

    “乔学长,”看他闷闷地坐在看座上,沉着脸不发一言,只看着第一队出场的选手,柴思恩唤了一句,“你怎么了?自打比赛开始,你就一直不高兴。是咱们学校的成绩太差了么?”

    段正贤也崩着一张脸。

    柴思恩最近这几个月一直都在努力讨好乔焕宇,可是乔焕宇还是不太爱搭理她,也不象以前那样有耐心辅导柴思恩训练了。可是乔焕宇这几个月简直就跟个影子似的,围在“陈景榆”身边打转。

    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这点,段正贤心里就有点不舒服。而且,听社里的其他成员说,那天确定参赛名额之后,乔焕宇居然在滑冰场的一角公然吻了“陈景榆”。

    虽然他只是听说,没有亲眼看见,就已经让他觉得心里难受非常。这几个月来,他看着“陈景榆”和乔焕宇一起训练,虽然每天只在一起训练一个小时,但时还是让他心里发堵。

    “陈景榆”,那个自从被社里的成员排挤后就变得冷艳至极的女生,其实连正眼也没看过他段正贤吧。

    段正贤想到这里就心塞,眼前却老是闪过那天在学校滑冰场上,那个象花朵一样在他眼前美丽绽放的女子。

    他认识“陈景榆”已经一年多了,可是直到那一天,他才发现原来她是那么美,美得象是来自仙界的花仙子,竟有些象不属于这凡尘世俗间。

    他正抱着肩沉着脸想着自己的心事,忽地就听不远处的乔焕宇努力压制着嗓音吼了一句:“你能不能安静一会儿?”

    而在他旁边,一直在絮絮叨叨的柴思恩象受到惊吓的小兔一般慌乱地看着他。

    “思恩,怎么了?”段正贤问。

    柴思恩到底是他喜欢的女孩儿,就算因为父母的婚姻,家里不允许他们交往,导致他不能和她真正的恋爱结婚,可是他也要把她当成自己的亲妹妹来疼。

    柴思恩坐正了身子,小脸上满是委屈,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让人我见犹怜。

    坐在乔焕宇另一侧的林听雨冷冷地道:“乔学长,咱们虽然是最后一个出场,可是麻烦你赶紧调整好情绪,不然以这种心情上场,恐怕会把裁判们吓到,到时候给不了高分,第一轮就被刷下来,我可丢不起这个人。”

    乔焕宇一听顿时怒火中烧,道:“你还好意思让我调整好情绪。这几个月来,明明……”

    “明明都已经训练得很好了,你就不要再纠结这事了成不成?”林听雨无奈地道,伸出手去握住了他的手,“我跟你说过,这世界上的事有许多不能尽如人意。你想想,我和你一样热爱滑冰,难道我不想每天多花些时间在我喜欢做的事上吗?”

    乔焕宇一听心里的气到底是消了,则仍旧不满地道:“可你从不肯将原因告诉我。”

    林听雨苦笑了一下,道:“原因,等比赛完了你就会知道啦。”说完,将头枕在了乔焕宇的肩头。

    乔焕宇心中那少许的不满在女生这般亲密的动作下立刻烟消云散,他脸上漾起幸福和满足的笑容,低语道:“你这样做,是不是在告诉我和大家,你已经是我的女朋友了?”

    “傻瓜,我早就是你的女朋友了啊!”林听雨喃喃地道。只是说这话时,眼泪却不受她控制地流了下来。

    乔焕宇顿觉心甜如饮蜜,紧紧地握住了女生的手。

    “谢谢你,焕宇,谢谢你顺从我,选了那首《斯卡布罗集市》作为我们初赛的曲目。”林听雨道。

    乔焕宇道:“我是喜欢你编的那套动作。”

    林听雨定的那套动作,无论难度系数还是曲目方面,其实都和乔焕宇已经定好的方案相差无几。但是乔焕宇同意临时更换方案,自然是在让着林听雨。

    林听雨会拿出这套方案,其实只是想给乔焕宇一个暗示,让他对“陈景榆”的离去有一个心理准备。因为那首《斯卡布罗集市》本来就是以一个死在异乡之人的口吻唱出的歌。

    不过,乔焕宇却答应了她的方案,还真有点让她惊讶和无奈。看来乔焕宇根本就没看出她的用心。

    很快就轮到他们两个上场了。这两个人生得跟金童玉女似的,又一直这样偎在一起,着实有些扎眼。

    尤其是坐在不远处的段正贤,本来这一连好几个月,他根本就没看出乔焕宇和“陈景榆”除了一块训练双人花样滑冰之外还有什么略显亲热的举动,所以心里还存着侥幸,不想今天就来了这么劲爆的一幕。(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