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743 炉鼎老妇(三)
    林听雨道:“老爷公务繁忙,周家陵园离京城又不是太远,何须你告假陪着我去?只要叫车夫老王驾车载我,有红绸陪着就好了。

    我现在身体虽弱,但好歹自己还能动。我担心再耽搁下去,身体动不了,那时恐怕就更加去不了啦。”

    颜汝昌眸中闪过一抹微不可察的寒光,可是却仍旧一脸耐心地劝道:“你别瞎想。现在你只是身体弱些,待我多找几副补药给你补补身子,你自然而然就会好了,到时候再去陵园拜见父母不迟。”

    林听雨叹息了一声,道:“既然老爷不放心我去,那就算啦。”话虽这么说,可是她脸上仍旧露出了惋惜无奈之色。

    刚才颜汝昌眸中闪过的寒光没有逃过她的眼睛。若是她再坚持下去,怕这家伙担心“周七梅”此去凶多吉少,因此等不急,这两天就直接把周七梅这副肉身给采补空了。

    颜汝昌这般打定主要意要把“周七梅”留在眼皮底下,可真让林听雨无计可施,很有点抓瞎的感觉了。

    更让林听雨无语的是,到了夜间颜汝昌竟然过来褪她的亵衣,看样子想要对这副肉身再度进行采补呢,吓得林听雨赶紧推开他的手,无奈道:“老爷,妾身如今的身体真的无法服侍老爷,不如让妾身为你收两个通房吧!”

    颜汝昌却道:“为夫早就说过,今生只有你一个女人,你让为夫说几遍呢?”

    以前,每次他一这么说,周七梅就感动得不要不要的,哪怕身体再支撑不住也任由颜汝昌折腾。

    可是林听雨哪能象周七梅这样?她含泪说道:“老爷,你对我这么好,可是偏生我这身体这般不争气。不但只诞下晨曦这一个哥儿,还无法象其他的妻子那般服侍老爷,这让妾身实在无颜面对老爷,呜呜……”

    “好啦好啦,”颜汝昌见她伤心落泪赶紧开口劝道,怕她搞不好哭死过去,“你别难过。为夫这把年纪,忍忍也是可以的。等你好了再陪伴为夫。”言罢就在一边和衣躺下。

    林听雨却推了下他,道:“要不,我把红绸叫进来服侍您吧。她其实早就对老爷……”

    “你在说什么?!”颜汝昌噌的一下坐了起来,脸现恼怒,“为夫刚刚说过什么,你不会才这么一会儿就忘记了吧。”

    林听雨忙道:“好好好,妾身不说就是。妾身只是觉得,这样太委屈老爷了。”说着又脸现黯然之色,哄劝道:“睡吧睡吧,妾身再也不说这样的话了。”

    她其实是故意提起红绸的。红绸这丫头,虽然嫁了人,但明显对颜汝昌仍旧颇多心思呢。可见红绸也不是什么好人。如果红绸有意,她又何妨让红绸来服侍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

    林听雨转身冲着墙,给颜汝昌留下一个背影,闭上眼睛,可是哪里睡得着?她得赶紧想办法从这种局势下逃出生天才行啊!

    如今这形势,她表现得身体稍好一些,怕是颜汝昌就要来采补;若是她的身体不好,让颜汝昌觉得她的身体恢复无望,恐怕下定决心将她最后一点生命力采补个空也就是这几天的事。

    别看周七梅跟颜汝昌一起生活了几十年,又为颜汝昌诞下子嗣,但颜汝昌对周七梅可不曾有过半分的感情。

    怎么办?

    这肉身精力不济,如此艰难的境地,林听雨想不出半个主意,却已经是支持不住困顿,不一会儿竟然沉沉睡去。

    见她睡熟,颜汝昌起身离开,进入了另外一间卧室,开始打座修炼。

    林听雨再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天亮,颜汝昌早就用完早膳去上朝了。

    林听雨被红绸服侍着,又喝了一碗参汤,可能是连日来都在喝参汤,终于起点作用了,她居然感觉有了些胃口,在参汤之后又喝了一小碗粥。

    颜晨曦过来探望她。林听雨仔细打量了一下周七梅这个儿子,见他如颜汝昌生得一般英俊高大,往那儿一站就让人不自觉地心生好感,给人一种顶天立地的男儿之感。

    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啊!林听雨心中凉凉地想,表面上却表现得分外慈爱,虽然身体不好,但还是努力地询问儿子是否吃的好,学习可好等等。

    “你们且先退下吧,我想要再歇会儿。”颜晨曦走后,林听雨吩咐众丫环道。

    红绸赶紧带着众人齐声应“是”,乖乖地退了出去。

    林听雨靠着无限妙音,仔细听了听周围,见没有特别的声音,就放出了几只在修罗扇神境中豢养了一段时间的蛊虫。

    这些蛊虫在修罗扇的神境里已经可以自由活动,奈何出来后还是被时空压力压得身体沉重,但是它们体型小,一被放出,就顺着窗户爬了出去。

    几只极其微小的虫子,虽然因为时空压力而爬得慢,但是也不会引起红绸这些人的注意。它们成功潜出了相爷府邸。

    周七梅因病已经许久未出门,对于外界的事所知甚少。林听雨穿越过来,基本上是两眼一摸黑。她就算有能力逃,但往哪个方向逃,哪条路方便她逃走,她都不清楚。

    如今这些蛊虫实力孱弱,战斗指望不上它们,但是让它们出去看看外界的情况还是可以的。林听雨通过与它们的灵魂联系,可以以它们为眼,观察四周。

    只不过,它们要避开颜汝昌的灵力探查。假设颜汝昌现在是炼气中期的修为,那他的灵识也就能探出三五里去。这些蛊虫只要避开这个区域,就可以替林听雨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了。

    如今林听雨束手无策,只能先尽量多地了解周遭的情况。

    接下来林听雨继续过着这种半死不活、还要一到晚间就拒绝颜汝昌求欢的日子。

    没过几天,林听雨就发现颜汝昌看她的目光带了几分恼火,猜想如果她再拒绝,颜汝昌会不会提前把她采补个空?

    屋漏偏逢连夜雨。林听雨正为怎样才能合理拒绝颜汝昌而发愁的功夫,她前几天放出去探查消息的蛊虫竟然有大部分都遭了难。(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