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748 炉鼎老妇(八)
    颜汝昌当天夜里又来到林听雨房里,朝一众丫环使了个眼色,大家就都心知肚明地退了出去。虽然这府里都尊周七梅一声“夫人”,可是事实上她半点自由也没有。

    周七梅以前一直以为颜汝昌深爱自己,自然没往别处想过。直到现在周七梅才明白过来,这些她过去以为的自己的亲信,全都在看颜汝昌的脸色行事。

    见丫环们都很知趣地退出房去,并且还贴心地关紧房门,颜汝昌直接脱衣上床,过来扒林听雨的衣服。

    “老爷……”林听雨挡住了他的双手,一脸愁苦地道,“妾身实在是有心无力呀!”

    颜汝昌动情地道:“夫人,你已经多日没有服侍为夫了,我是个正常的男人,你我相守多年,你真的忍心让为夫就这么一直干熬着?”

    看着他还年轻俊美的脸庞,林听雨可不相信他会因为“爱”而对周七梅这副孱弱衰老的病躯产生兴趣。他无非是想通过采补令他突破炼气七层,步入炼气后期而已。

    金龙儿道:“哼,这个颜汝昌,以他的根骨最多就只能修炼到炼气中期。这许多年来,他要不是借了周七梅这副纯阴之体之功,根本就突破不了炼气五层,如今步入了炼气六层,令他容貌身体都比实际年龄年轻许多,居然还不知足。”

    它已经从小眼那里得知了林听雨并非周七梅的事。不过穿越神马的,林听雨没细讲,它也就没多问,只知道他们是被周七梅的冤魂招唤过来的。

    是以,现在看到颜汝昌又想行采补之事,便忍不住将它所知道的有关颜汝昌的详情进一步说了出来。

    “这个周七梅也是,”它继续品评,“自己是个纯阴之体,就算不去修炼,光靠着这特别的体质,都可以通过一定的灵药来在体内积聚一定的灵力,令这些低阶修士大行采补之事。

    她对这事竟然一无所知,亏她服侍了颜汝昌这么多年,难道就没觉出每次和颜汝昌交合之后身体都会照之前衰弱一大截吗?

    她会被颜氏父子采补至死,这事真心赖不到别人头上。”

    林听雨有些无奈地道:“金龙儿,周七梅对于修炼之事一无所知。而且,交合过后身体会变得虚弱,这种事……咳咳,差不多每个人都这样吧。”

    金龙儿忙道:“我当然知道每个人都会在那种事后变得虚弱,你不用特别跟本公主强调。”

    一席话却是让小眼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

    瞳瞳瞪着它,道:“你笑什么呢?”

    小眼不答,只是听它问起,便强行忍住了笑。

    青鸟微一琢磨就有些琢磨过味来,这个金龙儿怕是未经过这种世俗之事,是以根本就不知道两个人在交合过后都会出现一定程度的疲惫、虚弱等状态。它听林听雨说起这事,怕别人看出它根本就不懂这方面的事,所以才慌张地说它“当然知道”,还告诉林听雨不用跟它强调。

    小眼肯定是借着灵魂联系一下子就明白过来怎么回事,所以才笑了起来。

    瞳瞳估计和金龙儿一样,对这方面的事根本就不了解,所以对小眼突然笑起来有些纳闷。

    修罗扇外,林听雨听颜汝昌这般说,脸露犹豫之色。

    那颜汝昌见罢就知道她已心动,忙去褪她的衣襟,一边说道:“夫人放心,为夫也不比年富力强的时候了,不会折腾太久,今晚你便依了我吧。”

    说着就将林听雨推倒,吹灭了蜡烛。如果烛火犹明,估计他对着周七梅这张衰老不堪的脸,根本就提不起什么**。

    “老爷,你可轻些。”林听雨说着双手举起,亲热地捧起了颜汝昌的脸,抚摸着他的脸颊,一副疼爱无比的样子。

    颜汝昌倒真让她抚摸着燃起了几分火气,俯下身来亲吻她的脸颊和脖颈。

    林听雨的手很自然地就抱住了他的头,两人亲热地搂在一起。

    只是颜汝昌根本就没来得及有进一步的动作,突兀地闷哼一声,眼睛诡异地瞪得老大,眼珠都象是要瞪出来一般,随即便倒在一旁,没了气息。

    “老爷!老爷!”林听雨惊唿,然后就拼着力气大唿起来:“来人哪!快来人!老爷,你怎么了?快醒醒,你不要吓妾身哪……呜呜……”

    外面守夜的丫环听到唿声赶紧推开门走了进来,道:“夫人,出了什么事?”

    “快,快去找大夫,老爷的情况不太对,他好象晕死过去了,快去找大夫!”林听雨催促道。

    有机灵的丫环赶紧出去,找到管家,让管家带人速速去请大夫来。

    而红绸等人则忙活着给林听雨和倒在床上的颜汝昌穿上衣服。

    红绸在跟颜汝昌穿衣服的时候就发现颜汝昌的身体竟然在慢慢变凉变硬。她暗暗感觉不好,去探颜汝昌鼻息,结果发现颜汝昌竟然已经断了气,顿时令她脸色大变。

    “夫人,这到底怎么回事?老爷怎么会?”红绸惊问。

    林听雨一脸自责地哭道:“都怪我,明明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身体都扛不住折腾,早就该息了心思,偏偏老爷一劝我,我就不忍心拒绝。他非要……结果……哎呀,这让我怎么说的出口?呜呜……”

    红绸早就嫁为人妇,听了林听雨的话立刻就明白了几分。可是,这要说是经人事时太过而死,也该是病弱入膏肓的夫人吧,怎么会是看起来还年轻力壮的老爷呢?

    再说……

    红绸看了一眼床上老得好象都已经古稀之年的夫人,面对这样一个老太太,老爷真能兴得起干那事的心思?红绸心中怀疑,可是刚才她们推门进来时看老爷和夫人的姿势,又真的好象是在……

    老爷如此人中龙凤,居然是这么死的,真的让人很难相信。况且,老爷也太冤了吧,夫人如今的样子居然能让他死在这种事上?

    红绸想到这些,除了脸红之外还替颜汝昌不值。只不过她是个聪明的丫头,不会乱说。能够这么多年一直在夫人房里服侍,她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