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749 炉鼎老妇(九)
    颜汝昌的管家向来得力,不一刻就已经请来了大夫,还是宫中御用的御医,给仍旧趴在床上的颜汝昌诊治,却发现颜汝昌的脉早就没了,连身子都已经开始发硬,立时就告诉颜家,赶紧准备后事。

    颜晨曦作为独子早就候在了房门外,得知这个消息脸露惊色,然后才故作悲伤之色。他见母亲“周七梅”貌似还好,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痛哭,也赶紧冲进屋去,跪在床边也大哭起来。

    他知道颜汝昌是修士的事,就算再荒、淫、无、度,却也万万不可能死在这种事之上,何况颜汝昌与他母亲交合纯是为了采补,如今死在房里这怎么可能呢?

    父亲的死因必有其他,可是除非找来法医验尸,否则根本就不可能找出他真正的死因。可惜颜晨曦现在的实力太弱,灵力在颜汝昌尸体上扫了几个来回,也没发现他身上有发伤。

    “这个颜晨曦你打算怎么处理?”林听雨正假装哭得死去活来,金龙儿有些不耐烦地问。

    “这个你不用管,暂时看着就行了。”小眼代林听雨回答。

    金龙儿道:“哼,别看他现在只有炼气三层的修为,可是采补周七梅对他现在的功体来说更为有益。这个家伙从来就没因为周七梅是他的母亲就打消过采补的念头。”

    小眼道:“这点我们早就知道。”

    哭了半晌,林听雨便即对颜晨曦交代道:“孩子呀,你去命府中大小人等赶紧为你父亲准备后事吧,娘在这里守着他……呜呜……”

    颜晨曦得令离去。其实他早就盼着颜汝昌死了,不然颜汝昌整天盯着“周七梅”,他根本就没有机会。如今颜汝昌死掉正合他意。

    只是表面功得做足,他一脸悲戚地去命管家和仆役们赶紧准备颜汝昌的后事,从始至终都表现得伤心不已。

    他去准备后事后不久,林听雨就带着红绸去整理颜汝昌生前所用之物,言说要在灵前烧给颜汝昌。结果她找出了数个看似普通的布袋,一摸里面却什么都没有。

    这其实是修士用的储物袋,除非有人重新认主,否则是摸不到里面有东西的。林听雨只说这袋子里无用,她要留作纪念便收了起来,红绸等众丫环哪知道那是何物?因此不疑有他,和林听雨另将一些书籍、笔墨等物全都整理好。

    刚刚整理到半当截,颜晨曦就赶了过来。估计这位是觉得他父亲留了一些于修士有用的东西,是以听说夫人去收拾老爷生前之物了,就赶紧过来看看。

    林听雨见他过来,不待他说话,就将刚刚收起来的布袋拿了出来。

    以红绸等人对周七梅的忠实程度,林听雨深知,若是颜晨曦追问起来,她们多半会将自己收起几个没有的布袋之事告诉颜晨曦。

    所以,她还不如自己主动拿出来,免得颜晨曦疑心。反正刚才她将这些布袋收起来的时候,已经暗中将之送入了修罗扇,让小眼抹去残存的颜汝昌灵识,重新认主将里面的东西都倒了出来。

    如今这些布袋已经被小眼处理过,全都是无主的空储物袋了。

    “这几个袋子被你父亲保存在抽屉里锁得严实,想来是他生前心爱之物,你挑几个喜欢的留个念想吧。”林听雨说着就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复又哭了起来。

    颜晨曦自然认得这些都是修士才会用的储物袋,立刻将之都接了过来,把它们悉数揣进自己的袖兜里,然后便满脸关切地扶着“痛哭”的林听雨,坐在了一边的椅子上。

    “娘,你也别太过伤心了。”颜晨曦道,“父亲一生最为眷恋爱护的就是娘亲您,若是您因为他而哭伤了身体,父亲在天之灵肯定会不安的。”

    林听雨便止了哭泣,有气无力地道:“你来得正好,便与红绸他们一起把你父亲生前的东西整理一下吧,找到些他喜爱的,回头烧给他!”反正有用的东西她差不多都收拾完了,也没必要再拖着这副病躯搁这儿忙活了。

    说完,她便有些艰难地起身,随即华丽丽地晕倒。

    她哪里是晕倒了?无非就是这病弱之躯太过沉重,她走着费劲,不想走了。如此,她被众人七手八脚地抬回房,躺在床上睡了过去。

    迷蒙中有个太医在给她诊脉,那太医只说她身体劳损太甚,需得好生休养,不过暂时并无性命之忧。

    颜晨曦听罢这才放下心来,将太医复又送出门,开始忙活颜汝昌的后事。

    待到晌午,林听雨才睡醒,虽然感觉精神好了许多,但是仍旧故作恹恹的,问丫环时辰,以及府中的一切事宜。

    红绸道:“夫人,少爷说您身体健康为要,府中的事暂时有他管着,你无需太过担心。”

    林听雨点了点头。那个颜晨曦,一看他老爹死了,就赶紧将府中的管事权悉数接手,哪里是因为母亲的健康?

    而看红绸等人的样子,如今也是从忠诚于颜汝昌堂而皇之转变成忠诚于颜晨曦了。

    林听雨看似随意地问道:“府中都有谁来拜祭老爷了?”

    红绸便派了小丫环到前面灵堂那里去打听,小丫环回来后一一回答。

    “怎么,琰和公主都来了?”林听雨听得一惊,赶紧就要下床,被红绸拦下了。

    “夫人,您的身体可不容您乱来,您有什么话,让红绸代您传达给少爷便是。”红绸假装关心地道。

    林听雨沉吟了一下,便道:“你们给我整理一下,把琰和公主请到我房里来,我有话对她说。”

    红绸沉吟道:“夫人这么急着见她,可是想……”说着压低了声音:“撮合她和少爷?”

    林听雨眼圈一红,道:“到底是你这孩子了解我的心。如今老爷已经不在,我独活又有什么意思?不如早早地随了他去,只是晨曦的婚事没有着落,我心中始终放心不下,怕到了地下看到老爷没办法交代……”

    红绸忙打断她的话道:“夫人,切不可乱说,被少爷听到,少爷岂不是要越发难过了么?”(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