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755 炉鼎老妇(十五)
    她就这般象幽灵一般,不受万物所阻地飘然飞了出去,眼睁睁地看着那座高大宏伟的飘羽宫在自己眼前迅速由大变小,最后竟然变成了只有芝麻大小。

    她甚至还看到下方的荒林之中那些原本只露出檐角的宫殿,全都迅速变小。有许多修行的神者从这些宫殿里陆续跑了出来,纷纷朝高空中她飞的方向跪拜行礼。

    可见,阿修罗在这里也是人人敬仰,无人敢与其为敌的。

    而那个飘羽帝尊,虽然与阿修罗同为帝尊,可是在这个东皇太阿面前怎么好象全无还手之力一般,就任由她被施法带走了?

    最终,林听雨看到飘羽帝尊也走出他的宫殿,带着金龙儿一起朝高空中行礼。

    说来话长,实际上林听雨被法力控制着飘飞而出不过瞬息间,林听雨的大脑根本就反应不过来,她就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云彩之端,落在一个高大英挺的男子面前。

    只是看到那个男子的面容,顿时就令林听雨倒吸一口凉气,大脑彻底当机,根本就没想起来自己如今升入高空,应该赶紧祭出灵器来御剑,这才可能稳当地站在高空。

    是以,当她来到那男子面前,男子停止施法时,她就觉身体唰的一下往下方迅速坠落。

    而此时,她的大脑还处于当机状态,完全空白着,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只是感觉到身体下坠时脸上变了色而已。

    男子见罢一挥手,法力再度迸射而出,林听雨这才重新飘飞而起落到那男子的怀里。

    林听雨生怕自己再掉下去似的,赶紧伸出双手紧紧搂住了那个男子,并且不敢相信地将目光再次落在那男子的脸上,眼睛一眨不眨,生怕自己眼睛一移开,再转回来就发现自己产生了幻觉看错了人。

    等到她的脑子有点回神,脑中却只来来回回地回荡着一句话:“他不可能是阿修罗……他不可能是阿修罗……他不可能是阿修罗……”

    不错,眼前这个男子的面容,与她曾经在二级时空仙界遇到的那个阿修罗的面容完全不一样。更让林听雨无法相信的是,这张脸,赫然与展拓长得一模一样,也难怪林听雨看到这张脸,整个人都傻了。

    不单单是她,就连小眼、瞳瞳等人在修罗扇里看到这张脸,也都震惊得目瞪口呆,张大的嘴巴都足可以塞下一个鸡蛋了。

    片刻过后,小眼醒过神来,惊道:“这是巧合吗?”

    与此同时,瞳瞳则喃喃道:“鼎鼎大名的东皇太阿居然长得和展拓一模一样……”

    听了瞳瞳的话,青鸟看着修罗扇此是显示出来的男子,恍然道:“原来姐夫长的是这般模样。”顿了一下,他问道:“瞳瞳,你以前在这个神界闯荡过?不然怎么听说过东皇太阿这个名号?”

    小眼怕这话引起林听雨的疑心,让她猜出神界其实只有一个,忙道:“他就是阿修罗,别说是瞳瞳了,就算是你,半路才跟着清清穿越不同的时空,你不也是早就听说过阿修罗这个名号吗?”

    青鸟“哦”了一声,不再追问,只是心中仍旧有些纳闷,既然他就是阿修罗,怎么瞳瞳不按他们所习惯的那样称唿此人为“阿修罗”,而是叫他“东皇太阿”呢?貌似只有这个世界的人才习惯这个称唿。

    其实小眼的担心是多余的,林听雨已经完全被眼前这张脸“颜控”了,一双眼睛瞪得好大,盯着这张脸眼睛一眨不眨,到现在都没能回神,根本就没注意到修罗扇里瞳瞳和小眼都说了什么。

    东皇太阿轻轻揽着她的腰,带着她降落在一片无人的密林之中,放开手后,却见这女人瞪大眼睛看着自己,一双手臂还跟八爪鱼的爪子似的紧紧缠着自己不放,心头不由得火起,冷声说道:“你打算盯着我看到什么时候?还有,男女有别,你能不能离我远点儿?”

    林听雨盯着这张脸,骇然地在脸上那双原本她熟悉的眸中看到有杀气凛然,吓得她飞出去的魂立刻就回了窍,发现自己的一双手跟铁钳子似的紧紧箍着眼前的男子,便赶紧放脱了对方,退离了两步。

    “哼!”东皇太阿冷哼了一声,一扬手,林听雨便惊讶地发现,唰的一声,他手里竟然展开了修罗扇。

    “修罗扇……什么时候在他的手上了?”林听雨愣愣地想,完全不知道修罗扇什么时候离开的自己。

    她这里震惊非常也就罢了,那个东皇太阿展开修罗扇后,脸上虽然半点不显,可是心中的震惊却也是难以言表。

    他心道:“修罗扇明明是我亲手所炼之神器,如今被此女认主,我居然无法抹去上面的灵魂印迹将之收回。此女到底是何人?看她的修为明明只有筑基期,怎么可能强到我都无法抹去这份灵魂印迹?”

    想归想,他却是不会说他已经无法收回修罗扇,而是将修罗扇合上,冷着脸重新扔还给了林听雨。

    林听雨心神难守,见修罗扇飞过来便慌忙伸出手去接,谁想手不稳,令修罗扇脱手跳出,她赶紧又伸手抄了一下,这才有些狼狈地将修罗扇真正接到手里。

    见这个自称“东皇太阿”、却长着一张展拓的脸的男子什么也没说,转身施施然走了,她不自觉地就跟了上去。

    她打算问问这个人,他认不认识自己,好想办法确认一下,他会不会跟叶于飞一样是展拓的转世?如果跟叶于飞一样有那个影神碑在手……

    她脑中念头闪过,不想咚的一声,竟是在不留神的情况下,脑袋撞到了一棵树上。脑门上传过来一阵痛,令她不自觉地“哎哟”呻吟了一声。

    东皇太阿大概是感觉到身后的动静有异,是以转过头来,结果就看到女人揉着磕得发红的脑瓜门,一双眼睛却是仍旧不离自己。

    “这女人这么笨,是怎么将修罗扇认主的?”东皇太阿心中纳闷之际,不免又是一股怒火上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