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758 炉鼎老妇(十八)
    所以,东皇太阿才没有动用缩地成寸之功离开。

    不过,听到身后有脚步声,知道那个笨女人果然如他所料想的,象个年糕一样跟了上来,他心中莫名地竟有种淡淡的喜意。

    只是他素来喜怒不形于色,象刚才那样露出怒意,只是想震慑一下这个蠢女人。但是他发现,对于脑子不好使的人,震慑二字貌似没什么太大作用,所以,他已经不想再让别人窥视到他的心情了。

    他恢复他惯常的悠然,脸上半点神色也无。他拿着修罗扇边走边看,忽地就听身后的女人喊了一声:“小心!”

    林听雨话出口的同时,已经冲上去挡在了东皇太阿的身前。

    她之所以会这样,是发现东皇太阿太专注地去看手中的修罗扇了,完全没注意到前面有一棵几人合抱的大树,若任由他这么走过去,非得跟她自己刚才一样重重地撞到树干上。

    只是让她无语的是,虽然她拦在了东皇太阿的面前,并且还及时地出言提醒,可是人家压根没看到她没听到她的话一样,脚步丝毫不停,仍旧往前走去。

    东皇太阿有如一道风一样,就这样从她的身体穿了过去。接着她听到身后传来唰的一声,转身时就愕然不已地发现了那棵大树竟然已经移动了位置,移到一边去了。

    小眼道:“清清,你别这么丢人行吗?你以为东皇太阿是你呀,你觉得这些树有哪棵有胆量去挡东皇太阿的道?”

    结果,这些树都是有自我意识的,并且可以自我移动?!林听雨郁闷无比地了然,既然这样,刚才那棵树为什么就不说让开她,非得把她的脑瓜门都撞得生疼。

    她不想想她就一个筑基期的小修士,居然还想让神树给她让路,这可能吗?

    东皇太阿却突地停下了脚步,看着手中的修罗扇。

    “你怎么了?”林听雨发现他愣在那里,忍不住问,“这修罗扇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大了。东皇太阿心道,可是这话他才不会对眼前这个蠢女人说。

    他将修罗扇合上,将之摊在自己掌心,结果修罗扇就象领会其意似的,自动飞回到了林听雨体内。

    林听雨愣愣地看着他,修罗扇本是他之物,可是他并没有收回去,是为什么呢?他是不是跟叶于飞一样,其实早就看出自己是谁,只不过他并不似叶于飞那样性子温和,能够拉下脸来承认这件事?

    毕竟叶于飞只是一个修炼了魔武功的凡人,而这个东皇太阿,却是神界的整个东域之主。两人身份实在没有可比性,再加上他们生活的环境又存着这样大的差异,他们的性子想来也会有很大差别吧。

    正在林听雨脑中千回百转的功夫,突地就见东皇太阿转过了身,掌中竟然酝酿起澎湃无比的法力,轰然就朝她的天灵要害袭了过来。

    这一变故令林听雨大骇,脸上不自觉地变色。可是,面对神者,又是神中皇者的攻击,她哪里有半点反抗之力?

    她也只是本借本能地感觉到对方在攻击他,并且明显是动了杀机,必定是要一记攻击就要将她斩杀的,她应该闭上眼睛承受,可不知为什么竟然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只于她来说似乎足可击碎天地的一掌在自己眼前不停地放大。

    而那只手掌到了她的脸前竟然就这样停了下来,一动不再动。

    林听雨看着那只停在自己脸前的手掌。

    东皇太阿仍旧面不改色,不见任何表情。

    有风吹过,具体的说,应该是他的法力流动带起的风,吹得两人衣襟飞起,长发亦跟着翻飞起来。

    东皇太阿收回了他的一掌,心中好不震惊地在想:“果然如此!果然是如此!这修罗扇上有禁制法力,不但让我无法将之收回,遭遇还会自动护主,就连我也攻不进去这护主的无形屏障。

    可是,到底是为何?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人?修罗扇到底为何会认她为主?”

    “你要杀我,为什么又不杀了?”林听雨傻傻地问。

    “本皇想做什么事,有必要和谁解释吗?”东皇太阿广袖轻挥,双手负后转身继续上路。

    林听雨犹豫了一下,终究是跟了上去。在以前的无数次转世之中,她转世成过吃兔子的飞鹰,吃草的羊,吃虾的鱼……

    而那些被她吃掉的,都原本是她心爱的人。如今,若真是她心爱的人立在这里要杀她,她受了,死掉,也会和他一样心甘情愿。

    所以,她仍旧跟了上去,她打定主意,就算死也要弄清楚他到底是不是展拓。

    东皇太阿突然停下转过身来。

    林听雨这回及时刹住了脚步,这才没再度撞进人家怀里。感谢瞳瞳的提醒,她刚才已经醒悟,人家毁了那件法衣,不是不想让她洗,而是在嫌弃她。

    所以,这回她小心了一些。

    “既然知道本皇要杀你,你还跟着本皇干什么?”东皇太阿俯瞰着她问。

    林听雨不知该怎么回答,便只得道:“我……我无处可去。”

    然后她清楚地看到东皇太阿的眉极轻微的抖了一下。真的,真的是抖了一下,虽然极轻微,但她还是看得很清楚。

    因为东皇太阿的脸上没有更多的表情,而且眼睛深邃,完全无法通过眼睛直达心底,她根本就猜测不出这位听了她的话后心里在想什么。

    “无处可去,所以跟上来让本皇杀?”东皇太阿道。

    好吧,这位已经将心中所想说了出来。林听雨只得喃喃地道:“那你……你刚才不是没有杀我么?”说到这里,她的眼圈不自觉地又红了起来。

    她又想起了她曾经变成了捕食的饿鹰、吃草的羊,想起了曾被她吃掉许多次、却仍旧不改初衷的那个人。

    “你是鼻涕虫变的吗?”东皇太阿不耐烦地问。

    林听雨立刻重重地吸了一下鼻子,压下了心中的悲伤,换成了一张笑眯眯的脸孔。

    东皇太阿转身继续行进。

    林听雨继续跟着。

    两人一前一后,一个字都不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