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760 炉鼎老妇(二十)
    等到了修罗神殿,他再拿出修罗扇,细探上面禁制法力和暗藏的阵法图,再将那阵法图好好地与自己当初得到的那张时空之轮的图来对照,说不定他就能领悟父神曾经说过的“时间溯海”这项法门。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女人居然就在他刚刚甩脱她那双咸猪爪之后竟胆敢扑上来抱住他的腰。

    已经不知道有几百万年,没有女人胆敢如此放肆的对他了。

    小眼那里更是急得火上房一般。如果让林听雨和阿修罗在神域里这么纠缠下去,搞不好哪天就让她得知血溅峰就在这个神域的事。

    那时谁还拦得住这个女人去送死?

    它得想办法让林听雨回修士所在的地界去,哪怕不在外围待着,但远离神域的修仙界,她一个筑基小修士,没有神者带着,是根本就进不了神域的,除非有一天她成为神者。

    “清清,你疯了吗?你会被这个阿修罗杀掉。”小眼道,“你的脑袋是不是透逗了?你真的以为这个长着和展拓一样面孔的人就是展拓?”

    东皇太阿却是已经脚踏祥风而起,唰的一下上了天,直朝修罗神殿疾射而去。

    小眼还在劝道:“清清,你别这么犯傻了行不行?你也该清楚,皮囊这东西,神仙们是可以随意改变的。再说,你见过那么多和展拓一样面孔的人,怎么没见你觉得他们是展拓呢?”

    瞳瞳已经通过灵魂联系知道了小眼的担忧和意图,也开始帮腔,道:“是啊,你能探出那些人的灵魂气息,所以知道他们不是展拓。

    这个阿修罗,就算长得再象展拓,可在没有探出他的灵魂气息之前,你根本就无法确定他到底是不是展拓。但,他刚才已经动了要杀你的心思,你不赶紧逃走,还这么赖在他身边干什么?别等哪天真的被他一巴掌拍死了。”

    林听雨也知道他们说的是真的,可是她就是放不开,而且,她总觉得修罗扇会到她的手里,肯定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也许这也是展拓安排的。

    如果这真是展拓安排的,那么,这个被尊称为东皇太阿的阿修罗……

    想到这点,她抱着东皇太阿腰的双手不自觉地又紧了紧。

    东皇太阿感觉到身后的人动作有了变化,身体僵了僵。他都不知道自己干嘛要这么忍着,他应该把这个女人一脚踹下云端,让她跌个粉身碎骨的。

    想想应该是他上了年纪,性子越来越冷清,变得不再那么噬杀的缘故吧。想他年轻的时候,那些胆敢觊觎他美色的女人,有些被他发配,有些被他丢到凡间做了凡人,还有些眸中竟胆敢露出**的就被他挖去双眼……

    他曾经处罚过诸多女人。后来年纪渐大,也没心思再去管那些女人了。这样的女人太多,还想方设法地想往他跟前凑。他哪有那么多闲功夫去管她们?

    他就任由他们做婢子,做奴隶……随便她们,只要她们别烦到他。若是烦到了他,他还是会使手段让她们离自己远远的。

    想到这点,东皇太阿就对自己任由身后女人抱着找到了合理的解释。那些觊觎他的女人有不少就这么留在了修罗神殿里,何况他本来就对这女人有所图,又何妨让她如此。

    正想着,他突地感觉到后背有东西贴了上来,竟然是那女人的脸。那女人现在抱他抱得贼紧也就算了,居然还把脸紧紧地贴在他的背上。

    他突地听到身后的女人呻吟了一声,心头微震。他这才想起身后的女人才只有筑基修为,以他现在的飞行速度,神灵之气带起的风可不小,已经将这女人的肉身伤了。

    难怪这女人刚才把脸贴了过来,这样躲在他的身后,风刃对她的伤害会减少许多。

    他的神识探到女人的脸上、身上都有了数道血痕,陡地就将御风的速度降了下来。

    林听雨实在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这样不济,刚被东皇太阿带着升上高空时还没觉得怎样,只是这阿修罗起初行进得并不是特别快,后来竟是越来越快。

    林听雨猜想东皇太阿这么做是想给她一个缓冲的过程,可是没想到她还是受不了那样的疾速,仅他行进时带起的风就足以伤到她。

    她感觉到东皇太阿的速度陡地下降,而且她脸上、身上被风割出的伤竟然也被一股柔和的力道给修复好了。而散发出这股柔和力道的,正是她紧紧抱住的男子。

    她心中涌起一股暖意,不想身体却突地往下坠落,待到她有所反应的时候,就发现东皇太阿已经带着她落在一片密林深处。

    此处高树遍布,似乎比先前她被惜还带入的飘羽宫所在的那片密林还要古老,这里的树全都高耸入云,林听雨抬头根本就看不到树冠,直看到一棵棵巨树直挺挺地挺入云端。

    这是哪里?她本来想问的,可是想到先前在大河边上东皇太阿根本就没回答她这样的问题,不知道这回对方是不是也不回答,是以她也就没问出口。

    “放手!”东皇太阿不无恼怒地道。

    林听雨咬了咬唇,道:“我要是放手的话,你会不会丢下我独自走掉?”

    东皇太阿无语,直接一道法力震了出去。

    林听雨“啊”的一声惊呼,只觉身体向后抛飞而出,正当她以为自己会摔得七荤八素,不是粉身碎骨也差不多的时候,就发现自己不偏不倚落在一株高耸入云的大树的树冠之上。

    无奈她只得御剑飞落地面,惊喜地发现东皇太阿并没有走,而是立在原地,摸着下巴,明显在思考什么事。

    林听雨想了想,道:“东皇太阿,你是不是有什么难办的事?”

    东皇太阿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没有回答,心道:“难办的事就是你这个女人啊!要是那些喜欢本皇的女人听说我带了个女人回修罗神殿,原本还忌惮一些不敢有大动作的,八成就得全都毫无顾忌地扑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