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766 炉鼎老妇(二十六)
    她决定立刻就找一个僻静的角落修炼。反正这里是修罗神殿,是东皇太阿的家,他就算偶尔有事出去,但终究是要回来的,所以她只要留在这里,她对他就不会彻底断了消息。

    她只要安心地修炼就好了。

    她离开了东皇太阿的书房,在这偌大的神殿里四处逛起来。

    这个神殿的布局,整体上和仙界的修罗神殿颇有些相似,只是大了许多倍,大概是那个阿修罗的分身仿照着神界的这个修罗神殿建筑的那座在仙界的神殿。

    是以林听雨走起来,虽感觉出它的大和广,但花园、凉亭这种公众性的地方她多走一会儿就可以找到。只是她想找个僻静且安全的地方修炼,却不太容易。

    这修罗神殿里的建筑极多,这个宫那个殿的,林听雨也不知道有主没主,不敢轻易走进,只能在那些公开性的地方随便转转。

    “参见陛下!”

    “陛下!”

    她听到有宫娥行礼出声招呼,心中一动,暗道:“怎么,东皇太阿这么快就办完了事,从书房里出来找我了?”

    话说,陷入爱河中的女人往往头晕脑胀,完全不知所谓。就算东皇太阿真的办完了他要办的事,但会从书房里出来专门找她么?

    就算是想让她回书房去,最多也就是冷冷地在用法术传唤她一句:“女人,回来!”这还算好的,说不准一记法术直接抛出,把她捆回书房去。

    她却是兴奋地朝声音发出的方向跑了过去。

    她果然看到了东皇太阿施施然地走来,站在不远处的人工湖上面建起的弯弯曲曲的石桥上。

    “过来。”看到她正往他跑过去,他朝她挥了下来手,唤了一声。

    林听雨见他漆黑的眸中有些让她莫名的古怪神色闪过,竟是愣在了那里一瞬,紧接着转身便逃。

    “本皇让你过来。”东皇太阿说着再一挥手,林听雨的小狗身子就已经控制不住地朝他窜了过去。

    林听雨早就脑中警铃大作,是以拼了命地挣扎。

    那东皇太阿眸中闪过的古怪神色,是在惊讶一闪而过后的杀气!是浓烈的真正的杀气!让林听雨彻底明白,此人必定是要杀她的,所以她选择了转身就逃。

    只是她怎么可能逃得过一代帝尊的法力?小狗身子如同风筝一般朝那东皇太阿飞了过去。

    忽地就听虚空中有清朗朗的声音响起:“蚕皇大驾光临修罗神殿,怎么不让我东皇太阿好好接待,却来找一只小小的神犬晦气,是觉得我修罗神殿只有这等级别的对手吗?”

    声音未落,虚空中已经庞大的威压如泰山压顶一般轰然落下,令得正朝桥上那个“东皇太阿”飞去的林听雨立时软榻榻的落了地。

    先前那个“东皇太阿”此时在原主降临的情况下,便即施施然地恢复了原貌,却是一个样貌丝毫不弱于东皇太阿的又一俊美非常的男子。

    唉,这神界的男子当真是一个赛一个呀!林听雨心道。她却只能大张着四肢,狗啃泥一样地趴在那里,被这两大帝尊的法力压制着一动不能动。

    若不是她刚刚被东皇太阿喂过神草茶,实力突增至神境,恐怕她现在早就吐血而死了。

    蚕皇双手负后,脸色冷峻,道:“东皇陛下,此女乃我无影蚕族的仇人,在我女儿落难之时竟敢欺辱于她,希望你将此女交与我处置,不要坏了修罗一族与无影蚕族这数万年的交情。”

    “九翅无影金蚕的蚕皇居然找到了修罗神殿!”瞳瞳好不震惊地道,“就算他变成东皇太阿的面容,也不大可能被修罗神殿的结界认可,堂而皇之地进入啊!除非……”

    小眼哼道:“除非是阿修罗见他化成了自己的容貌,就故意放他进入神殿。这个东皇太阿,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青鸟却道:“姐姐,你一早就看出他不是阿修罗?”不然逃什么?

    林听雨与他传音道:“是……是啊,这家伙眸中的杀气是……是真正的杀气,是真正想要杀我的那种杀……杀气。”因为被两大帝尊的法力余威压制着,虽只是传音,但这番话她说得也颇为费力。

    瞳瞳道:“先前阿修罗不是也要杀你来着,怎么也不见你逃?”

    林听雨道:“他要是真的想杀我,我早就死啦。”

    东皇太阿起初对着她时眸中也闪过杀气,但那似乎只是在震慑她,根本就不是真的想要杀她。

    后来东皇太阿还曾动过手,一掌轰向她头顶天灵要害,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掌只攻到林听雨脸前,就没再继续攻击。

    小眼嘴角抽了一下,似乎有什么话要说,却是没有说出来,转头看向瞳瞳。

    它又开始与瞳瞳传音:“也许真的如你先前猜想的那样,清清可以通过神色与眼睛来感觉出展拓。只是她自己还没确切地发现这一点,所以,还想着要等无限妙音提升过后来探一下东皇太阿的灵魂气息。”

    瞳瞳道:“是啊,那些在修罗神殿服侍东皇太阿许久的宫娥们都没发现这个假东皇,姐姐却只是和他对视了一瞬就发现了呢。

    而且,姐姐也说过,那些修罗神殿大门口阶梯两旁的神像不是东皇太阿,她就是通过那些神像的神态来判断这一点的。”

    这种感觉,真是一种奇妙的感觉。或许是源于相爱的两个人彼此相处的时间过长,对彼此太过了解的缘故;又或者是因为两个相爱的人之间的一种冥冥之中的不可说的吸引力。

    可惜瞳瞳也好,小眼也好,都没有体味过这种感觉。

    青鸟道:“你们说,为什么东皇太阿要把那个假扮做他的蚕皇放进修罗殿?”

    “可以瓮中捉鳖。”小眼猜测道。

    瞳瞳却道:“不至于吧。蚕皇虽然厉害,可是东皇太阿是什么人物,没必要怕他。东皇太阿想杀蚕皇居然还要动用修罗神殿的结界,这事要是传出去,东皇太阿的脸面何在?”

    蚕皇之所以化成东皇太阿的样子,估计就是想借着这个皮囊把林听雨带出修罗神殿,然后再杀掉她给金龙儿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