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767 炉鼎老妇(二十七)
    林听雨不无怨念地道:“你说他是不是就是想看看我是否能够分辨得出这个假东皇?”

    修罗扇里一阵沉默。这个东皇太阿不会这么无聊吧!

    林听雨却在想:“这个东皇太阿,果然很有常无忆的潜质。如果是常无忆的话,百分百能干出这种事来。”

    而且,他还把自己变成了一只狗,喂自己这个只有筑基修为的小修士喝了神草茶……这些荒唐事貌似都是只有常无忆才会干出的事呢。

    不过仔细回忆林听雨和展拓初遇时的样子,貌似展拓那时就是个很会干荒唐事的家伙。比方说他自己打开林听雨家的门,进去玩电脑。

    只不过展拓与她初见时的形象,很快就被展拓后来的诸多算计表现出的心机男形象给淡化了,让林听雨错把他看成是无比沉稳加沉静的一个人。

    唉,原来有些性情,不管转世多少回,都不会改的。生活环境只能改变一个人性格的外在表现,有些骨子里的本质却是不可能改。

    林听雨推翻了她一直以来对“人类性格”的观点。这就好象贫穷的人,贫穷到已经吃不到饭,不得已变成了小偷,但有的人只会去偷一个面包来裹腹;而有的人却在偷面包时更觊觎收款台抽屉里的那些钱,因此从偷面包转而变成了伤人打劫。

    这说明蚕皇对东皇太阿还是很忌惮的,不敢明目张胆地来替女儿出气。林听雨脑中念头疾闪的功夫,东皇太阿已经和蚕皇开战。

    蚕皇摆明了不会轻易放过胆敢趁人之危签下他女儿的大胆狂徒;可是东皇太阿也不是什么善茬,蚕皇竟敢变成他的模样到修罗神殿里来撒野,他要不好好教训一下,以后修罗神殿岂不是变成人人得而闯之的地方?

    其实蚕皇此次前来,还真是抱着偷走林听雨的主意。而他之所以一眼看出林听雨这只狗就是胆敢签下他女儿的家伙,是因为云飘羽在她身上留下了一丝法力气息。

    “蚕皇居然这么快就追踪到修罗神殿,而且还一下子就认出我是那个他要找的人……”林听雨想到这点就好不忧心。

    这是不是说明,蚕皇的实力并不比东皇太阿弱上多少?

    瞳瞳奇道:“什么呀,蚕皇花费两年多的时间才想到办法进入这修罗神殿,哪里快了?”

    “两年?”林听雨赫然一惊。原来她当初喝了神草茶,到醒来居然已经过了两年时间吗?

    不同级别的人战起来有不同的方法和阵势。

    东皇太阿和蚕皇皆是帝尊修为,他们战起来竟似是无声无息一般,不远处的宫娥也似乎没有受到这场战事的任何影响。可是林听雨的无限妙音却捕捉到有强到变态的法力波动。

    看来,因为肉身步入了神境,如今她的无限妙音也有了大大的提升,居然可以捕捉到帝尊级的神能波动。

    只是,这种波动着实不是她这个级别的小神能够承受得起的,虽然她一直努力忍着,可终究是忍受不住,胸中的神力虽然未被这种神能波动搅起半分,可是无限妙音却象是被这股神能击穿,令她头脑欲裂,噗的一下鲜血狂喷,眼前只发黑。

    那面对面而立,看起来就象只是在对视,实际上却是在以神力比拼的东皇太阿和蚕皇发现她的异样,不由得皆是一惊。

    东皇太阿长袖漫卷,法力滔天而起,蚕皇到底是比他弱了一重,身体抛飞而出,就这样被东皇太阿扔出了修罗神殿。

    “蚕皇,我修罗神殿可不是你的九翅宫,希望你下次来访递上拜贴。”东皇太阿在虚空中响起,帝尊中的皇者之能遍布开来,竟是令蚕皇被压得一时半会儿难以站起。

    “东皇、西王母、南帝、北君……神域的四大皇者,帝尊中的顶尖强者,果然,他们比我还是强得太多……”蚕皇心中不无惊骇地想。

    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步入帝尊顶峰的实力,而且自打继任蚕皇之位以来,他可说是打遍神域无敌手,还不曾真正地遇到过对手。

    阿修罗之名号,虽然已经响彻整个神域响数十万年,但是他并未曾与四大皇者交过手,对于阿修罗的强大也不曾真正地领教,还以为这四大皇者也如他一般都是帝尊顶级的实力,战力就算有些差距,但也不会差不多。

    却没想到,东皇太阿一旦使出全力,他蚕皇根本就没有半分抵抗之力。

    东皇太阿的话说完,加在他身上的皇者之压亦即散去,他爬起来时就想到那个被东皇太阿施了法变成小狗的女人。此女不但根骨禀异,居然还能以刚刚入神境的修为,就感觉到了他和东皇太阿斗法时的法能,不然不可能受伤。

    难怪金龙儿一直对她念念不忘,非要他这个父皇把她捉回,让它把她认主变成它的奴隶。

    在蚕皇看来,此女曾利用手中的灵虫趁人之危将他的女儿认主了,那么如今他的女儿想要将此女反认主,这一点也不过分,是以才寻着云飘羽留在此女身上的无影蚕丝找了过来。

    原本以为,东皇太阿既然都把她变成狗了,肯定是不待见她,便想趁着东皇太阿在书房设置结界、似有要事需秘密进行的时机来将此女劫去,不想东皇太阿居然及时出现。

    “云飘羽倒也厉害,留在你身上的无影蚕丝,居然逃过了本皇的神识探查,九翅无影金蚕本身所拥有的神通还真是不简单,不枉费他们这一族被冠以‘无影’二字,也怪我忽视了他们一族的神通,当初没有仔细地检查你。”

    林听雨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被东皇太阿抱在怀里,听到他的喃喃自语,声音很有些温柔祥和,与他平时冷冰冰清凉凉的语气完全不同。

    “你更是厉害,小小的神者,竟然能够感应到我和蚕皇比拼时的法力波动。你知不知道,我和蚕皇都是帝尊顶峰的修为,就算是一个神帝在这里,也不可能发现我们的法力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