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768 炉鼎老妇(二十八)
    林听雨感觉被他抱着异常的舒服,哪怕只是一只小狗的模样,但是这样温暖安静的生活,她真心很享受。她一直闭着眼睛在装睡,免得没福继续享受这种待遇。

    她感觉到东皇太阿的大手在抚摸自己的小脑袋,竟很是温柔,更有些熏熏欲醉之感。

    “你体内那种特别的能量波动是什么?是因为它你才感应到我们斗法时的能量波动么?你知不知道,那种特别的能量波动和修罗扇上的禁制波动一样,都带有我……”

    话说到这里他突地顿了一下,又道:“都被本皇施了法,日后就算你逃了,也休想逃出本皇的手掌心。待哪天本皇想要收回修罗扇,到时就将你杀了,灵魂也一并打散。能够让本皇亲自出手,也不枉修罗扇在你身体里待了这么久,算是本皇对你的恩赏吧。”

    小眼急道:“你听听,清清,等这个东皇太阿哪天对你失了耐心,一巴掌拍死你,是要将你的灵魂都要一并毁去的,你还是赶紧想办法逃走吧。”

    林听雨这里也听得伤心不已,她倒没想过东皇太阿是抱着这样的心思只是想着哪天心情好收回修罗扇,这才从蚕皇手里救下她。

    她咬紧了牙关,才没让自己哭出声来,仍旧保持着刚才的姿势,眼睛也紧紧闭着。

    “都服了神异丹,怎么还不醒啊,难道说本皇亲自炼制的修复丹药,到了你身上就不管用了?”东皇太阿又道,“按理说,过一刻就能将你的伤修复好啊!”

    他说着将林听雨放到身侧的软垫上,起身施施然地出了房间。

    林听雨这才敢睁开眼来,眼睛湿漉漉的,眼前模糊一片。

    “清清寻机逃走吧。”小眼催促道。

    青鸟道:“以姐姐的能力,真的能逃得出去么?”

    小眼愠怒道:“青鸟,你别泄清清的气行不行?”

    青鸟道:“我是担心姐姐逃不出去,反倒激怒了那个东皇太阿,让他提前动手。”

    小眼沉默。以林听雨现在这样的能力,能成功逃脱才怪。

    林听雨幽幽地道:“我不走。我就留在这里,留在他的身边。”

    小眼道:“你根本就确定不了他就是展拓的转世吧,何苦非要这样冒险?”

    林听雨沉默。她是确定不了,可是,为什么她就是舍不得离去?有时候东皇太阿看向她时所展露出的一举手一投足,都让她感觉象是重新看到展拓站在自己眼前一般。

    “反正我离开修罗神殿,就会被蚕皇找上,倒不如留在这里。”林听雨道,给自己找了一个留下来的理由。

    她坐好,试着去运行林森天法来修炼。还好,这副肉身虽然被东皇太阿施了法变成狗,但她仍旧可以修炼,而且修炼的天赋也一点没有减弱。

    只是刚刚运起她那可怜兮兮的神力在体内运转了一个周天,她的无限妙音就发现有极轻微的脚步声靠近。不一会儿,她睁开眼来,就见一个美丽非常的女子走进了房间,正是蝉月公主。

    “都两年了,她怎么还在这里呀?”林听雨无奈地与小眼他们道。

    小眼猜测道:“她应该是走了又来了。”顿了一下,又道:“估计她是有事没事都得往这修罗神殿跑一趟。”

    “不过就是一只狗而已,凭什么得到东皇如此的青睐,竟然在这两年时间里亲自为你梳理经脉,助你将神草茶里面的神能吸收炼化?”蝉月看到林听雨,美丽的脸顿时就变得扭曲起来,瞪视着林听雨,眸中杀机迸射。

    她举起手掌,以她天生神女之能,一掌就能将这只刚步入神境的小狗击得粉碎。

    只是她还没来得及动手,林听雨复又听到脚步声起,那神女蝉月虽然没有无限妙音,但是实力却是高出林听雨太多,自然也听到了脚步声。

    她赶紧收掌,俯身“疼爱”地抚摸着林听雨背上的毛,从欲击杀林听雨的状态变成好不喜欢她的样子。

    只是她的手每每抚摸过林听雨,都让林听雨毛骨悚然,一身的狗毛都差不多要立起来了。

    东皇太阿走了进来,淡然问道:“蝉月,你怎么来了,有事么?”说着就在软垫上坐下,顺手就将蝉月正抚摸的小狗抱在了怀里,也开始抚摸起来。

    他发觉怀里的小狗在发抖,被他抚摸了几下之后才渐渐安稳下来,目光淡淡地扫了一下巧笑倩兮的蝉月公主。

    蝉月道:“东皇陛下,我昨天就到了,只不过听说你还在为这只小狗梳理经脉,今天才出关,不敢打搅您,是以直到现在才来拜见。”

    东皇太阿“哦”了一声,又问:“你此次来可是有什么要紧事么?”

    蝉月三天两头地老往这儿跑,哪次有什么要紧事呀,还不是她想要见到东皇太阿?听他这么问,蝉月道:“也没什么要紧事,只是前些日子北君送给我一枚九莲子晶珠,我拿来想让东皇陛下帮我看看,是不是真的。”

    东皇太阿道:“既然是北君尚无衣送与你的,自然不可能是假的。”

    蝉月道:“这也不一定吧,他又不象东皇陛下有那么强的眼力,上回送我一朵诛心十面桃花,母皇见了就说可能是假的……”

    其实西王母并不确定那朵诛心十面桃花是真是假,西王母告诉她,得找个动情的神者来试一试,这才能确定这朵诛心十面桃花到底是真是假。

    只是那桃花已经谢了,也没必要找人去试了。

    不过,此时想起西王母当时的话,蝉月心中却是不由得一动。

    “你去吧,尚无衣何等身份,岂会拿个假物来送人?”东皇太阿淡淡地说道。

    “东皇陛下既然这么说,想来那九莲子晶珠不是什么假货,倒是我多虑了。”蝉月说着行礼退下,临出门前回头看了一眼,却见东皇太阿抱着那只小黑狗,已然展开了一卷帛书。

    “咦,这不还是我第一天来时他看的那张图么?”林听雨心道,竟然感觉这一次盯着它看,不象第一次看那般头晕了,想来跟她自己的修为提升至神境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