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769 炉鼎老妇(二十九)
    “这张图看起来就是一堆圆环围着一个大红点儿,一圈套一圈的,说明了什么呢?”林听雨心想,“除了最里面的这个圆上没有点儿之外,剩下的外面这些环环圈圈,全都是或蓝或红的小点儿……”

    看到这里,她突地就觉那些或蓝或红的小点儿中散发出一圈又一圈的光晕,结果脑中一晕,暗道一声“糟糕”,眼前一黑,复又晕了过去。

    “就这点出息,居然还敢跟着本皇跑到修罗神殿来。”东皇太阿摇头无奈叹息了一声。

    “启禀东皇,北君尚无衣前来拜访。”外面有人禀报。

    东皇太阿清凉凉地道:“将蝉月公主带去交给他。”

    “是。”外面的人立刻应声退了出去。

    东皇太阿在书房外设置了结界,免得再有人来打搅。感觉到怀中的小东西要苏醒过来,他就将她放到一旁的软垫上,免得她再看到桌案上的图晕过去。

    是以林听雨醒过来就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东皇太阿的怀抱,心中闪过一道失望,又见东皇太阿正专注地研究桌案上那幅古怪的图,怕自己打搅他,就迈着四只小狗腿尽量放轻脚步去寻了一个旮旯,然后就坐在那里静心修炼。

    她一定要赶紧变得强大,这样她才有可能有机会利用无限妙音来确定眼前这个人到底是不是展拓的前世;而且,只有她足够强大了,才有可能在将来的某一天去到血溅峰,想办法救回展拓。

    展拓的灵魂在血溅峰底因自爆而散落,但肯定会有办法凝聚起来。想到展拓在等着她,林听雨立刻干劲十足,很快就入定。

    东皇太阿转头看了她一眼,嘴角上扬闪过一丝笑意,眸中随之有一道奇异的神采闪过,心道:“怎么本皇都说有一天要杀掉她收回修罗扇,她居然还能安下心来修炼,老实地在这里待着?”

    想到刚才这只小东西走到墙角去时,明明声音已经很轻了,还一副怕吵到他的样子尽量放轻脚步,东皇太阿唇角的笑意不由得重了几分。

    他埋头继续研究那幅名为“时空之轮”的图。至少要真正领悟空间奥义的神者才可能多少看明白一些这幅图。

    林听雨将林森天法在体内运行了数个周天,无限妙音突地就听到有脚步声靠近了自己,她本能地睁开眼来,却见东皇太阿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书案,走到自己眼前来。

    不但如此,东皇太阿又象先前在来修罗神殿之前那样,伸出手掌按向她的头顶天灵要害,只是这只按向她的手掌在看到她睁开眼时的刹那停了下来。

    让东皇太阿微微有些惊讶的是,看到自己一掌迎向她,她不但不逃不抵抗,反倒一副甘心受死的模样又闭上了眼睛。

    东皇太阿的脸上仍旧古井无波,手掌继续朝前伸了过去,这一次,他的掌心真正地扣到了林听雨的头顶要害。

    林听雨只觉有一股柔和的力量从头顶天灵输入进来。

    “不是都说修罗族好战嗜杀,他们的力量狂暴凶残么?可是,为什么他输入我脑中的这股力量这么柔和温暖,好象是冬日暖阳一般照在身上,好舒服啊!”

    林听雨心道,竟是仔细体味着那股力量给自己带来的感觉。

    忽地就听小眼提醒道:“清清小心,他在探查你的灵魂。”

    听了它的提醒,林听雨心中一突,但很快就又平和下来。以东皇太阿的能力,想要探她的灵魂,她就算反抗又能如何?

    瞳瞳道:“嘘,我感觉到姐姐的灵魂里散发出了一股从未有过的能量气息。这……不应该是属于她的能量气息。”

    算起来,她的灵魂强度应该是所有人中最强的,感应力也是最强的。只是她此时微微侧着头,闭着眼睛,似乎是在仔细感应着她所说的那种能量气息。

    东皇太阿收回了他的手掌,重新回到了书案前,埋下头继续看向书案上的图。可是林听雨却看出他在发呆,好象有什么问题琢磨不透,正在努力去想明白。

    “象他这样的强者,会有什么问题想不明白呢?”林听雨心中纳闷,却不敢问出口。

    小眼道:“你应该问问他,想要从你的灵魂中探出什么来。”

    瞳瞳却是在一边沉吟着,不停地喃喃道:“好奇怪,好奇怪呀!”

    青鸟走过去问她,道:“瞳瞳,你发现了什么?”

    瞳瞳瞪大眼睛看着他,片刻过后才道:“没,没发现什么。”

    青鸟微微皱眉,凭他和瞳瞳的感情,瞳瞳要是有什么发现就绝对不会瞒他。可是,若真是瞒了他,那必定这个发现是她还无法确定的,又或者是这个发现不能让林听雨知道。

    因为青鸟与林听雨有灵魂契约,一旦他知道的事,林听雨也就会通过灵魂契约知道了。

    瞳瞳却丢下青鸟跑过去与小眼传音起来。

    林听雨道:“瞳瞳,小眼,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在瞒着我?”

    “没有。”两个小家伙异口同声地道。

    他们这副样子,没有事在瞒着林听雨才怪。可是他们的灵魂都比林听雨强过许多,要是他们不肯说,林听雨也无法知道他们发现了什么。

    而且,他们的传音,林听雨的无限妙音也无法探到。

    “过来。”东皇太阿却朝她招手。

    林听雨心中莫名地一喜,立刻就将自己对瞳瞳、小眼的疑惑抛到了一边,三两步就跑到东皇太阿身边,还厚着脸皮直接一跃,跃上了东皇太阿的腿,坐在他腿上,瞪着一双水润的大眼看着东皇太阿。

    就差吐舌头和摇尾巴了。

    可能是她这副热切欢脱的样子让东皇太阿心情甚好,他竟很有耐心地与她聊起天来,问道:“小东西,你叫什么名字?”

    “他问我的名字,我是说我叫周七梅好呢,还是说我叫林听雨?”林听雨心道。

    小眼直翻白眼,这个问题有必要纠结么?道:“你最好别说你叫林听雨。”

    万一这个东皇太阿真的是展拓的转世,谁知道他再转世会不会携带着前世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