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778 炉鼎老妇(三十八)
    每一次领悟若是达到相当的程度,就会迎来一次相应程度的天劫。

    唯有如此,他这样的修为才可能在修行上更进一步。

    “太阿,你过一阵子是不是要去西域?”林听雨轻声问道,小脸紧紧贴在他的肩上。

    东皇太阿感觉到她对自己的依恋,不禁暂时忘记了脑中的疑问,和这个疑问将要带给他的危机,轻轻地应了声“嗯”。

    “那,你会带我一起去吗?”林听雨问。

    东皇太阿反问道:“你想跟我一起去?”

    林听雨应道:“嗯。”

    她好不容易又遇到他,好想每分每秒都这样跟他在一起,哪怕只是干巴巴地待着,彼此间什么也不说,但心里也会感觉满满的。不象没有他的时候,心里空落落的,无处可依。

    所以,她不想离开他,哪怕一秒钟也不想,就想死皮赖脸寸步不离地跟着他。

    “好。”东皇太阿道。

    林听雨微怔了一下,有点不太相信他在说什么,这位东皇陛下一向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便问了句:“你说什么?”

    东皇太阿道:“我说‘好’,到时候就带你一起去。”

    林听雨顿时欢喜起来,张开双臂给了东皇太阿一个大大的拥抱,一双唇就在他那精致的脸上印了一个吻。

    但觉得这样还不够,她再度把他推倒……

    东皇太阿僵了僵,心道:“不会吧,还来?这女人,是不折磨死我不甘心么?”

    他是无论如何不敢乱动的,可他是个正常的男人,只用女人的手根本就不可能次次让他满足。万一哪天他克制不住……

    先前他对自己的定力还很有把握的,可是通过刚才他的表现,他已经对自己的这种定力深表怀疑了。

    他把象个八爪鱼一样紧紧缠上来的女人推开,斥道:“够了。”

    林听雨一听心头一突,她怎么忘记眼前这个人虽然是展拓的前世,可也是鼎鼎大名、各种骄傲的东皇太阿了?最终有些悻悻地放脱了他。

    便见东皇太阿起身挥手间就在自己那壮硕俊美的身上罩了一件法衣,带着几分慵懒地坐在榻边,冷冷地道:“女人,你给本皇听好,本皇可不是随时有这么好的心情应付你。象今天这样的事,以后不准再发生,不然本皇绝对不会放过你。”

    看着东皇太阿挥手间就恢复了他那身精致到几乎完美的法衣,广袖长袍,就连乌黑光滑的墨发也挽起了漂亮规整的发髻,另有一半的墨发长长地披在肩上,转身洒然离去,林听雨默了一会儿,突地倒在榻上,用被子盖住自己的头脸偷偷地笑。

    “哼,你也就是嘴巴上狠罢了。”林听雨喃喃地嘀咕了一句,想到刚才她和他的亲密,不由得脸上发热,更是开心不已,实在忍不住咯咯地笑个不停。

    别看东皇太阿出了房间,可是以他那逆天的修为,一双耳朵不知道有多灵通,再加上他那厉害的神识,已经将室内的情况探得一清二楚,心里有些恼火,但更多的无奈,还有听到女人欢快的笑声时,莫名的在心底里泛滥开去的甜蜜。

    “唉,看来我还真的是很喜欢了她呀!”东皇太阿对自己这种有些矛盾的感觉也很有些无语。

    “如今窥得天机……”东皇太阿沉吟了一下,广袖轻挥,一手负后,踏云而起,瞬息无踪,甚至修罗神殿之中的其他人,都不知道他已经远去。

    狂风怒号,阴云密布。

    血色的山峰直挺入天际,因为特殊的力量干扰,高空中不时地有亮如刀刃的电芒闪过。

    一习暗青色长袍的俊美男子洒然而来,站在山脚下仰望那座耸入云际的高峰,长袍猎猎,广袖飘飘。

    他的脚下升起祥云一朵,载着他往高峰顶上飞去。只是行至中途,他就被一股奇异的力量所阻,无法再寸进分毫。

    不得已,他重新降落到山脚,脸露沉吟之色。

    “血溅峰,就算是父神在世时也不曾靠近过的地方,我在百万年前也曾凭借一股血气来闯,亦不曾真正地登上峰顶。

    如今窥得天机,时间溯海又已基本掌握,没想到我还是靠近不了。

    可是,若按那女人的记忆,以及本皇通过时间溯海之法来推演追踪所得的结论,我,该是最能进入这座山峰之人。

    如何我还是靠近不了?”

    东皇太阿站在山峰脚下琢磨半晌,忽地若有所悟,喃喃道:“难道这就是那女人记忆中所述的,同一灵魂在同一时间段无法出现在同一空间的时空理论?如此……”

    又是微一沉吟,他脸上已经闪过微微笑意,心道:“且化出神识分身来试试。”

    他盘膝而坐,双手撵诀,片刻间就借强大的神识凝结出一道身影,飘飞而起,朝那峰顶直冲而去。

    “果然登上了峰顶。”东皇太阿心道,神识化形而成的分身,与灵魂并不冲突。

    那道与他模样一般,甚至连法衣都相同的神识分身登上峰顶之后就一跃而下,跃下了山峰的那一头。

    而那一头是一个深不见底、且阴气极盛的悬崖,正是林听雨一直心心念念想要去的血溅崖。

    就连花花世界里达到了神尊级别的常野进入此地都无法真正的下到崖底,会被崖底那整块的引灵磁石的庞大吸力吸得几欲灵魂出窍,可是此时刚刚才领悟时空奥义之一的东皇太阿的神识化形竟是平安无阻地下到了崖底。

    崖底一片黑暗,时而有鬼物咆哮,但却没有哪个不开眼的散灵野鬼敢靠近东皇太阿。

    微一探查,他就清晰地探查到他想要找的人在哪里,立刻御风朝那个疾驰而去,片刻间他就到了崖底的中心地带,有一道身影以奇快的速度在来回奔驰。

    正是靠着这种极速的奔驰,他才得以保住自己的灵魂不被引灵磁石的庞大吸灵之力吸出魂魄,而导致魂魄四散开去。

    东皇太阿看着那道身影,对方明显没有发现他的到来。他便施施然地开口,朗声唤了一句:“宏极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