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782 炉鼎老妇(四十二)
    她道:“你明明知道,就算你不答应,我也会乖乖地把它们献出来。”

    反正冥王心法和太阳守魂经的神境功法,她在东皇太阿助她晋升为神者时已经得了。而且,她对眼前这个男人,没有什么舍不得。

    东皇太阿这才满意地笑了笑,挥手将那三件宝物收在自己手里。

    林听雨道:“那控鬼符里有些鬼物,已经与我建立了感情,你以后要好好待他们哦!”

    东皇太阿神识探入控鬼符之中,随即挥手对它施了一个法术,林听雨便惊讶非常地看到从那控鬼符里剥离出一个发光的小球,不由得心下骇然。

    她怎么忘记了?昼!

    话说,她做昼的时候,正是遭遇阿修罗分身的时候。她有些紧张兮兮地看向东皇太阿。

    却见他淡笑道:“女人,这个昼,本身也是一个鬼物空间,如今我已经将你豢养的鬼物挪到了昼之中,日后方便为你所用。”

    貌似他还不知道他的分身被我在仙界摆了一道的事。林听雨暗暗地松了一口气,有些发傻地伸手接过了昼,好不纳闷地问道:“怎么好象你对控鬼符,对昼,比我还要了解呀?”

    她都不知道昼也是一个鬼物空间,更遑论如何将控鬼符里的鬼物挪入昼之中了。

    东皇太阿轻声一笑,眸光竟再次变得潋滟,让林听雨看得好不惊艳。她觉得自己就要完全陷入那波光潋滟之中了。

    他将一双唇凑近了林听雨的耳边,与她低语道:“女人,其实有些时候,你去判断某些事,不一定非得依靠你拥有的技能,有时候也可以依靠你因经验而带来的直觉。”

    林听雨转过头呆呆地看着他,心中有些茫然,不知道他何以突然说出这番话来。

    东皇太阿也看着她,目光带着奇异的神采,眼前闪过她第一次见他时的样子一脸的震惊,然后从云端坠了下去。

    他当时没想到她竟然不会去御剑,一个修士在空中一般情况下都会御剑的,惊讶之后便又施了个法将她送到自己身边。

    当时的她,就象生怕他会消失一般,直接就伸出双臂来将他抱得紧紧的,一双眸不移一瞬地盯着他的脸。

    其实,那时的她,虽然只是第一次见他,但是,她已经感觉出他就是她曾经遇到过也深深爱着的那个人吧。不然,她怎么会不顾一切地非要跟着他?

    东皇太阿心头一热,不自觉地俯下头去吻住了女人的唇。

    今天东皇太阿接二连三地主动,着实地让林听雨心头欢喜得要命,同时也有些忘形,伸出双臂来将东皇太阿的颈搂得紧紧的,自己的唇也主动去迎合他的唇。

    两人的舌紧紧地纠缠在了一起,林听雨感觉到东皇太阿的身子热了起来,他的呼吸也变得有些粗重,情不自禁地就想要得更多,一只手从衣领处伸进了东皇太阿的法衣里,抚摸着他结实的胸膛。

    东皇太阿突兀地推开她,林听雨惊讶地看着他,却见他脸上红晕有如夭桃,目光带着如火一般的灼热。

    东皇太阿轻咳了一声,掩饰住身体不适带来的异样,道:“你好好地在这里待着,本皇要去修炼室修炼了。”说着已经洒然起身。

    林听雨郁闷地道:“我一个人,待在这里有什么意思?”

    东皇太阿道:“你来了修罗神殿,还没好好地去转转吧。既然不想在这书房待着,就去外面转转,这偌大的修罗神殿够你转上几天了。”

    林听雨却道:“修罗神殿有什么好转的,不过就是比仙界那个……”修罗神殿放大了几倍罢了。只是这话未说完她就发现一旦说出,就会泄露某些她不想让东皇太阿知道的秘密,是以打住了话头。

    见她不肯把话说完,东皇太阿只当没醒悟她在故意隐瞒着什么,道:“那你想要怎样?”

    林听雨立刻嬉皮笑脸地起身,拉着东皇太阿那宽广的衣袖,恳求道:“带我去一起修炼室好不好?我只要能够时时刻刻看到你就好,绝对不会打搅到你修炼。”

    东皇太阿转眸看向她,眸中有复杂的神色闪过,心道:“你这么依恋我,我若是真的会离开……”一时心竟是揪着疼起来,意欲答应,却又想到这女人那勾起他**的本事,只能又改了主意,道:“哼,你倒是想得美,想无时无刻地跟着本皇。可是本皇哪能走到哪里都带着一个女人……”

    说着还一脸嫌弃地看了看林听雨,这才接着道:“而且还是一个要神通没神通,要容貌没容貌,要智谋没智谋的又傻又笨的女人。”

    林听雨听他把自己好一通贬斥,不免黯然,却是仍旧厚脸皮地道:“那……那你修炼的时候,我也在一边修炼好了。努力修炼下去,总有一天我也会有些神通的。”

    “不行。”东皇太阿这次拒绝得爽快又直白,转身就要离开。

    林听雨却是扑上来又从后面搂住了他,再次恳求道:“那你就把我再变成小狗好了。你不能带着一个女人,但是带着一只小狗总行吧。我听说有很多厉害的神者都有喜欢的宠物,走到哪里都带着。”

    东皇太阿道:“本皇做了东皇都快两百万年了,怎么没听说有哪个厉害的神者会走到哪里都带着一个宠物?”

    这事当然是林听雨随口编的,就是想让东皇太阿带着她。她搂着东皇太阿的手臂紧了紧,一张脸又往他的背上紧紧贴了贴,道:“你是东皇太阿,日理万机,哪有功夫去管这些无聊的事,没听说过也不奇怪嘛。”

    东皇太阿默了一会儿,道:“放手。”

    林听雨急道:“求求你啦,就带着我吧,我真的不会打搅到你。我会乖乖的,真的。”

    东皇太阿无奈道:“你放开我,我才能对你施法。”

    林听雨愣了一会儿,才醒悟东皇太阿这话是答应她了,立刻放脱了他。

    东皇太阿转身,却看到女人脸上欣喜的笑容,无奈道:“我要把你变成狗,你还这么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