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785 炉鼎老妇(四十五)
    她就知道太阿会助她吸收天桃的能量,当下嘻嘻笑道:“我知道啊,可是我就是想听你这样亲口说出来。”

    东皇太阿好看的剑眉不由得挑了挑,这个臭女人,居然在诳他的话。

    有宫娥又拿了一托盘的龙月天桃,东皇太阿拿神识一扫没发现有异,这才将之收起,朝那西王母点头说了句:“你既有客,就不必送了,本皇告辞!”说完便即转身离去。

    虽然他和西王母,地位相当,但是论辈分西王母却是无法和他相比,是以西王母对他颇为恭敬,按理是该送他到门外才是。

    但此时殿中宾客众多,她作为主人需得留在这里招待众人,确实不方便送出,是以见他离去,赶紧跟了几步,只送到殿外,然后躬身行礼,直到东皇太阿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中。

    而殿中其他的宾客,就算有地位相当者,但实力和辈分也是没办法和东皇太阿相比,都已经在他离去时出于礼貌起身。待西王母回入她的主位时,大家这才继续吃喝饮宴。

    数月后,林听雨果然感觉体内的神力突然飞涨起来……

    林听雨再次见到蝉月公主已经是十年之后。此时她在东皇太阿的相助之下已经成功步入神帝之境。

    这次蝉月公主说有人送了她母皇一段古龙骨,拿来想求东皇太阿为她炼个称手的神器。

    东皇太阿想到西王母曾送了他不少十万龄的龙月天桃。

    这东西林听雨虽然一下子吃不多,但是如今她靠着那天流水宴上吃的几个天桃将修为提升到了神帝境,此果将来对她来说仍旧是用处多多,是以不免念了西王母的好,就答应替蝉月炼制神器。

    那蝉月便暂时留居在了修罗神殿。

    林听雨发现以她现在的修为,竟然还无法探到蝉月的修为深浅,这才明白这个公主虽然整天往修罗神殿这儿晃悠,不象会用心修炼的样子,可是她的修为却是相当了得的。

    这也是情理中事。

    象林听雨,如今她在外人面前还是一只狗的模样,都被东皇太阿在几年间以这种方法将修为提升到了神帝境,更何况蝉月。

    她的母亲可是西王母,也是一个要修为有修为、要权势有权势的人,蝉月又是自小就生长在这神域,活了少说已有万年,西王母自然有办法帮蝉月提升修为。

    太阿在炼器室里帮助蝉月以古龙骨炼器,需要五天左右的时间才能出来。东皇太阿的炼器室可不比修炼室,里面因为各种天火地火的存在,不是林听雨这种修为能够靠近的,是以她不得不自己待在外面。

    太阿进炼器室之前,将她暂时交给了亲信宫娥照看,而且还特意给她留下了两颗龙月天桃,服下后她就可以在修炼室专心修炼,把那刚入神帝境的修为好好地稳固一下。这样会感觉时间过得快些,五天很快就过去了。

    这日,林听雨独自待在修炼室,想着太阿对她的叮嘱和希望,盼望她能早点步入帝尊境,那个时候她的肉身就变得足够强,才能承受住修罗族帝尊级强者的宠爱,一颗心不免热了起来。

    她也知道,自己在太阿面前八成就是个好他美色至极的色女,是以他才说出这样的话来引诱她用心修炼。其实,他以前没这么说过,她又哪里不曾刻苦修行了?

    不过,想到能够和太阿亲近,她修炼的劲头到底还是比过去猛了许多,正要服下摆在面前的两颗天桃,就听到门外突地传来脚步声。

    这样的脚步声……林听雨心中一动,原本太阿说要五天时间,没想到刚过两天他就出了炼器室。她好不欢喜地就出了修炼室,朝脚步声传出的方向跑了过去。

    原本守在门外、负责照看她的两个小宫娥见状怕她出事,赶紧就追了出去。

    只是顺着那脚步声跑出了殿外,却不见有半点阿修罗的影子,回头却见北君尚无衣立在门口。这个家伙自打十年前参加过西王母的流水宴后就莫名其妙地来了修罗神殿,并且一住就是十年。

    林听雨仔细回想刚才的脚步声,不由得叹息,大概是她已经离不开太阿,竟把别人的脚步声听成是他的,是以悻悻地转回了修炼室。

    北君尚无衣看着她迈着小狗腿消失在修炼室的门后,两个小宫娥跟在她身后停在门口,守在那里,心中不无讶然地想:“蝉月说的一点没错,这只神犬的听力果然惊人,若非我这十年来仔细分辨着东皇的脚步声,模仿得已经九成象,实难骗过她。”

    林听雨哪里会想到这么点小事竟被人用来算计她?更何况以尚无衣的帝尊之能,若真的想要骗她,她还真是没办法避过。是以回到修炼室后,也没觉得有什么异常,将先前准备好的两颗天桃吃了,郁闷地吐了核,就开始闭目静心修炼起来。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竟然静不下来,突地就想起展拓的死,想起了太阿说起的血溅峰,想起了那血溅峰另一侧的血溅崖就是她心爱之人展拓的埋骨之地,登时悲从中来,不可断绝。

    她只觉天都快要塌下来一般,明明是早就已经不得不去接受与面对的现实,如今的她竟不知为何,觉得这种痛苦令她难受得无法承受。

    她不察觉自己坐都坐不住了,颓废地倒在修炼室的蒲团上,眼泪哗哗地流。

    守在门外的小宫娥听到修炼室里的声音不对就进来看,发现她突然如此伤心欲绝,几乎要因难过而气绝的样子登时吓了一跳,赶紧去炼器室禀报。

    只是到了炼器室,正撞上打开门出来的东皇太阿。原来他虽然在炼器,却不时地会将神识探向修炼室,注意林听雨的动向,谁想方才就探到了那只小狗躺在蒲团上抽搐。

    他吓了一跳,赶紧停止了炼器。那古龙骨一经开炼就不能停,不然火一凉就废了。只不过古龙骨而已,比不得那修炼室里的女人重要,回头他找一块还给蝉月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