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793 炮灰女配(五)
    林听雨道:“晚辈虽然早就听说过知吾元君,但却不曾见过,与他并无什么关系。”

    她已经听出这狼妖话里话外,对燕知吾貌似没什么好感,说不定两人有什么间隙,她又不认识燕知吾,可不想因为他给自己找麻烦。

    话说,此妖提起燕知吾这个大乘道尊,竟然没有半点尊敬之意,反倒还带着些鄙夷,想来修为并不在燕知吾之下,难道说就是曾经在章华洞外与燕知吾、司本君两大道尊恶战的那个大妖叶芝?

    而那个在章华洞外用法力护住她,令她居然免于被三个大乘强者恶战的余**及的人竟然是燕知吾。

    狼妖道:“你说你不认识燕知吾,却为何燕知吾放着那么多人不去救,偏偏出手救了你?小辈,你可知道欺骗本皇的下场?”

    话音未落,林听雨就感觉一股压力从天而降,害得她噗嗵一下就趴倒在地上,半点反抗之力也无。

    林听雨忙道:“前辈,晚辈真的与那燕知吾素未谋面,并不相识。”

    顿了一下,忽地想起自己第一次出章华洞时可是梳了那个莫思奇一直喜欢梳的双丫髻,为免让别人知道云静早早地出了章华洞,引来云家不满,她还特意用一个帕子蒙了面。

    她忙道:“或许,那燕知吾将晚辈当成另外的人也未可知。”

    “当成另外的人?”狼妖冷冷道,终是撤了加在林听雨身上的威压。

    林听雨感觉身上压力顿减,不免松了一口气,解释道:“是呀,晚辈因为知悉了族中姐妹串通了另外家族的人打算暗算于我,所以决定提前退出章华洞,待回家后从长计议。

    只是进这章华洞,家族为我交给燕家三十块中品灵石,我怕家族知道我早早地退出对我不满,是以故意改了装束,又用帕子蒙了面。

    晚辈梳的这双丫髻便是那个与我族妹串通,打算暗算我的女修莫思奇独爱的装束。筑基女修喜欢这种发饰,爱装嫩的好象也就只有她一个。

    那个燕知吾会救下晚辈,可能是将晚辈当成她了吧。晚辈听说,莫思奇跟燕知吾筑基期时偶遇的一个女子很是相像。”

    狼妖盯着林听雨半晌没言语,可能是在思量她的话是真是假。

    林听雨却是有点受不了他的这种沉默,大乘期的大妖就算只是立在那里,透出的气势也让她这个小小的筑基修士难以忍受。

    她试探着道:“敢问前辈,可是叶芝前辈?”

    “叶芝?”狼妖说着挑眉冷笑了一声,道:“本皇当年化身成修士,盗来修士一族的镇族之宝千锁紫云箫时,确实化名叫叶芝。本皇真正的名字是雪飞墨。”

    雪飞墨?林听雨想起他原形那只漂亮得不象话的狼,一身雪白的毛发,唯有四蹄、尾尖和额心沾染了浓重的墨色,深感这个名字与他很是相配。

    她感觉这只狼的原形简直就象是一幅极为出色的泼墨山水,让人见之难忘。

    林听雨心中正在歪歪,却赫然发现眼前一袭白衣缦绻,这才醒悟那雪飞墨不知何时竟然到了自己近前。

    她有些本能地想要往后退,却被雪飞墨伸手紧紧拉住。

    林听雨心中忐忑不已地道:“前辈,可有什么吩咐?”

    “吩咐?”雪飞墨说着扬唇冷笑起来,“本皇先前抓了你,就是想着利用你去找燕知吾晦气,如今你与他半点关系也无,本皇还留着你干什么?”

    林听雨一听眼皮立时突突地跳了起来,忙道:“前辈若是杀了晚辈,就没有人给前辈洗衣做饭,烧水沐浴,杂七杂八的活都要前辈自己动手。可,这种杂事若是真要前辈自己动手,岂不是有失前辈的身份?”

    说到后来,她克制着自己那因对方强大的气势而造成的心里恐惧,鼓起勇气抬起头来,对雪飞墨露出一丝微笑。

    雪飞墨挑了挑眉,冷冷地道:“哦?你觉得本皇身边缺服侍的人?且不说这章华洞里大大小小的妖无数,本皇身为妖皇,只一声令下,就不知道有多少小妖围拢过来。更何况本皇昔日所居的夜连洞里,也沉睡着众多本皇昔日忠心耿耿的奴仆。本皇就是需要人来伺候,又何须一个修士?”

    雪飞墨高出林听雨甚多,此时林听雨看着他的脸,需得仰着头,而他看着林听雨,也需俯视。

    林听雨感觉怪怪的,总感觉此情此景让她好不熟悉,好象在她生命中的某个瞬间曾经出现过相同的场景。

    这一瞬间奇怪的感觉散去后,她就想起了雪飞墨方才提起去盗那修士镇族之宝的事。他还提起那个镇族之宝叫千锁紫云箫,这让她灵机一动。

    她道:“晚辈精通音律,或许可以为在前辈无聊的时候为前辈吹箫弹琴唱曲解闷。”若是不喜欢音律,雪飞墨不大可能会费尽心思,还化成修士去盗那个千锁紫云箫。

    “哦?”雪飞墨眸中闪过一抹玩味神色,“你说你精通音律?”

    “是。”林听雨应道,暗暗松了一口气,心知自己八成是赌对了。

    “精通到何种程度?”雪飞墨道,却不待林听雨回答,已经化出一支带着紫色飘云似的瑕的白玉制成的洞箫,递给林听雨,“若能吹响此箫,本皇就留你在身边当个吹箫解闷的也未尝不可。”

    林听雨伸手接过那支洞箫,猜想这是不是就是那个雪飞墨口中所说的修士一族的镇族之宝千锁紫云箫。

    这箫奇异得很,入手竟似无物。林听雨将它举到唇边,吹了两下竟然没有吹出半点声音。

    那雪飞墨面露嘲讽之色,双手负后,一副要看好戏的样子。

    林听雨沉吟了片刻,便改用无限妙音这种奇妙的法力去试着注入千锁紫云箫中,那箫果然发出了有如天籁一般的声音。

    雪飞墨的双眸顿时一亮。

    林听雨心里有了些底气,用无限妙音去试探这箫的音色,片刻后感觉对吹奏它所需的法力波动已经摸索得差不多,便用它试着去吹奏她自己极喜欢的那首陨曲《追梦》。

    
醉饮桂花酒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