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795 炮灰女配(七)
    话说,先前这个雪飞墨都露出要杀自己的意思,她都没有慌乱,现在她慌乱个什么劲?

    雪飞墨盯着林听雨,摸着下巴看了一会儿,遂沉吟道:“方才有小妖来报,说是修士一族突地发出通缉令,悬赏捉拿一个名叫云静的女修……”

    一边说他还一边化出一张悬赏令,唰的一下甩开给林听雨看。

    林听雨细看那悬赏令上的内容,竟写着云静勾结妖魔,背叛修士,现悬赏通缉。上面还有一个大大的女人头像,不是林听雨现在顶着的这副肉身云静是谁?

    而发出悬赏令的赫然就是当今修仙界的三大道尊燕知吾、司本君和杨西臣。

    林听雨有些茫然。她勾结妖魔,这是从何说起?就算她现在被妖皇抓了,为了保命要给妖皇做吹箫的婢子,可是修仙界也不大可能这么快就得着消息吧。

    况且,她是被抓,这和勾结完全就是两码事。

    “这是怎么回事?”林听雨奇道。

    雪飞墨笑吟吟地道:“看来你果真就是这通缉令上的女修云静了。”

    林听雨瞪视着雪飞墨,半晌过后,道:“我晕过去很久了么?”

    雪飞墨道:“不过两日而已。”

    林听雨道:“怎么才两日我就变成修士的叛徒了?”

    雪飞墨道:“你很在意这事吗?”

    林听雨想了想,云静的愿望就是让云棋和莫思奇也被废掉,然后就是修炼到大乘期,至于云静的家人,她并没有特别提起。

    其实云静的父母早先曾经一起探索秘境就消失无踪。在云家,她也是孤身一人的。所以云静对于云家,也不是有特别强烈的归属感。

    所以,以后回不回云家,是不是修士一族的叛徒,云静其实并不在意。

    她摇了摇头,道:“只是好奇,好端端的我因何变成了叛徒?”

    雪飞墨道:“若是你能服侍得本皇高兴,本皇可以替你查清此事。”

    林听雨道:“哦?晚辈要怎样做,才能服侍得前辈高兴?”

    雪飞墨沉吟道:“本皇暂时还没想到。”

    林听雨道:“可是晚辈想要尽快知道原因。”那可是三大大乘道尊发出的通缉令,就算是云家比较在意云静这个天赋不错的女弟子,也保不了她。

    雪飞墨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先欠着吧。此事明天就能给你一个明确的答案。”言罢化成残影消失不见。

    好端端的,自己竟从妖族的俘虏变成了修士的叛徒,那自己以后岂不是就只能一直委身于妖族了?林听雨不免郁闷了一下下。

    不过,因为云静的愿望并未提及是否当叛徒,所以她很快就放下了这件事,在床的周围设下了一个结界,盘膝而坐,闭目静心,开始修炼。

    因为云静所掌握的秋水诀已经被云棋和莫思奇掌握了其弱点,所以林听雨决定改修其他功法。云静是地级的水木双灵根,如今放弃秋水诀,林听雨另选修的功法便是那部她修炼了都不知多少回的《林森天法》。

    水木两系的功法本身就互为增益,因为有秋水诀在身,而且貌似妖皇雪飞墨带她来的这处梨林木系灵气也是非一般的繁盛,是以林听雨这回修炼起《林森天法》竟是少有的顺利。

    只是云静以前所用的灵器都是水系的,林听雨得想办法弄些木系的灵器,这才能真正地动用木系法力来斗法。

    将功法运行了数个周天,林听雨渐渐感觉丹田的灵力越渐丰盈。

    她突地听到周围传来异动。靠着无限妙音,她听到梨林深处有极轻微的脚步声响起,只是这脚步声并不属于雪飞墨。

    以她的灵识,尚无法探到对方,更遑论是探出对方的修为,这说明来者的修为很可能要比她强。而且她觉得那个脚步声是两个人,一轻巧一沉稳,应该是一男一女两个人。

    “就是她。”

    片刻后,林听雨听到一个女子的声音,就着月色朝传出声音的地方看过去。

    虽说此时夜已深,但是修行者本身就有一定的夜视能力,是以她看到站在数十米远外的林间小道上,确实立着一男一女。

    男的生得人高马大,面容粗犷,眼如铜铃,目如精芒。

    女的一身红衣,媚眼天成,绝色倾城。

    说话的是那个女人,用下巴一指林听雨。

    那男的就顺着她下巴指的方向看过来,目光落在林听雨脸上,嘿嘿笑了两声,道:“倒确实有几分姿色。不过,为了这样一个女修,得罪雪飞墨不太划算啊!”

    女的却是冷笑道:“你现在看到的面容,是雪妖皇施法后的容貌,她本来的容貌可是要比现在美上不止千倍。”

    “哦?”男的狐疑地道了声。

    女的甩手亮出一张通缉令,道:“你看看这上面的画像。这才是她真实的样貌。”

    男的看了看通缉令,奇道:“雪飞墨为何要把这女人真实的容貌隐藏起来?难不成以他的能为,还怕有人将此女从她手中抢走么?”

    女的冷哼道:“你何必管这闲事?你只要知道,此女之美艳,足够值得你去得罪雪妖皇就行了。”

    男的又再嘿嘿笑道:“胡晴晴,虽然我看这修士通缉令上的女人确实美貌,可是照你却还相差极多。你又何必非得盯着那个从来不睬你的雪飞墨,与我回白虎洞,快活的过日子岂不是好?”

    那胡晴晴冷冷道:“你再不快点儿,待会儿雪妖皇回来,看你还怎么得手?”

    这一男一女说话,虽然是在传音,却是被林听雨的无限妙音悉数捕捉到。

    她觉得自己可能是大不好了。刚刚莫名其妙地就成了修士一族的叛徒,如今怎么又莫名其妙地就惹来这样两个强敌。

    敢于和雪飞墨抢人,那个大个男八成是一个妖皇级别的人物。至于那个胡晴晴,林听雨也能感觉出她身上透着强大的气场,就算未入大乘,肯定也入了化神。

    她一个筑基小修士,对上这两个强人,可该怎么办?

    她知道自己逃也无用,是以仍旧盘膝坐在床上,一动不动,却在暗中运起体内的修罗扇。

    
醉饮桂花酒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