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797 炮灰女配(十)
    听赤焰提起这个大会,林听雨便奇道:“此事与这大会有关?”

    便听那赤焰道:“云姑娘出身云家,想来也认得云家里一个名叫云棋的女修,还有一个修士名唤云鹏。”

    林听雨道:“认的。云棋是小我两个月的族妹。云鹏却是长我一岁的族兄。”

    云鹏虽是年长一岁,但是如今也只有筑基后期修为。

    赤焰就接着讲下去,道:“虽说每次这种修士门派招收门徒的斗法大会,基本上都是筑基大圆满争得星月门这种一等修仙门派的弟子名额,但是他们两个筑基后期的修士仍旧拼力一试。

    象他们这样的人很多,就算败了,但若表现得好,被一等修仙门派的某个长老看中收入门中,这种事以前也是出过的。所以,象他们这种只有筑基后期修为、却来争夺一等修仙门派弟子名额的人不少。

    而那云棋和云鹏这两个云家的子弟都先后对上了一个名叫齐异峰的散修,竟然全都是三招之内就落败。那齐异峰和他们的修为相差无几,他们却连对方的三招都没有扛过去,这事实在让人惊讶。”

    林听雨也是有些震惊地道:“云棋和云鹏在斗法上都不弱,怎么会三招落败?”微一沉吟,便骇然道:“总不成,那个齐异峰知道他们所修法门的克制之法?”

    赤焰脸现异色,道:“云姑娘真是冰雪聪明,所猜竟是不错。”

    林听雨冷笑了一声,道:“我不过是与她们同样身受其害罢了。那云棋曾将我所炼法门的克制之法透露给另一家族一个名叫莫思奇的女子,想通过莫思奇来暗算我。幸好我那时退出了幽月独莲的角逐,不曾与那莫思奇对上,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赤焰听罢脸色越显惊异,道:“怎么你们修士,自己家的人都要这般陷害?我们妖族却从来没有这种事出现。”

    雪飞墨呵呵笑道:“所以说,修士太过奸诈。”顿了一下,接着又道:“后来如何?”

    那赤焰道:“云棋和云鹏两人先后三招内落败,他们二人只是自感技不如人,可是那早先拜入星月门的云家长老云天际当时在场,却是轻易就看出了端倪。

    他如今已是化神真尊,眼力自非是一般的修士所能比,将那个齐异峰唤到身边询问他,因何知道云家法门的克制之法。”

    “哦,我终于明白为何这张通缉令上会是三大道尊连名签发的了。”雪飞墨清凉凉地道,“那云天际乃是燕知吾的爱徒。”

    赤焰道:“不错,那齐异峰一个小小的筑基修士,哪敢与云天际一代真尊相抗,便如实招来,说他前阵子偶然将一只狐妖签成了奴兽,得到了这只奴兽的记忆,得知云家里一个名叫云静的女修与这只狐妖的族兄甚为交好。

    那狐妖族兄已是结丹真君,不止一次与云静讨论修炼心得。那云静倒也大方,将她所知的云家几项法门的修炼之法和克制之法悉数告知了他这个族兄。

    那云天际得知此事后震怒,便召集云氏弟子通缉云姑娘。

    本来这事与三大道尊没什么事的,可是这通缉令刚出,燕知吾看到通缉令上的女子图像,便想起了那日章华洞关闭前一瞬,我妖皇雪飞墨驰进章华洞,与云姑娘偶遇之事。

    再者狐王胡晴晴乃是妖皇陛下的侍女,此事不单单是妖族,无论魔、修差不多都听说过。是以……”

    林听雨无奈笑道:“所以,那燕知吾就联想到,我不但与那狐妖族兄相交,更是与妖皇相交?”

    赤焰道:“燕知吾只是觉得,你和妖皇陛下相遇,但是以妖皇陛下的性情当时却没有杀你,而你确实和妖皇陛下手下的女狐一族的族员有关系,想来妖皇陛下没有动手杀你便是看在狐族的面子上。

    到时候妖皇陛下与你扯上关系,怕是一般的修士已经不敢与你为敌,是以才决定联合其他两大道尊,一起下令通缉。”

    雪飞墨又再呵呵笑道:“女人,看来你得到三大道尊共同签署通缉令,还得感谢本皇。”

    林听雨嗔怒地白了他一眼,心道:“你还好意思说!”

    赤焰又道:“云姑娘,如今您可是背负着将家族功法的克制之法悉数透露给妖族的大罪,只怕是……”

    这种事,任何一个修仙世家,任何一个修仙门派,恐怕都无法容忍。他们在第二天就下了通缉令,也是情理之中。

    林听雨道:“我从未结交过什么狐妖,也从未将家族的功法克制之法透露给别人。最主要的是,我根本就不知道我家族的功法该如何克制。”

    雪飞墨道:“既然那云棋知道云氏一族功法的克制之法,这事必定是她一手导演。只是她是如何知道克制之法的?”

    赤焰便道:“属下也一直纳闷,云姑娘就算身为云家人,可是修炼本门功法,却未必就会知道本门功法的克制之法,是以得到陛下授命之后,便也顺便调查了一下此事。

    这才得知,那云棋虽是出身云家,但其祖上有个叫云嫣的奇女子,曾将云家的功法典籍收集整理,并且对许多法门都找出了其克制之法,另还有弥补这些克制之法的可单独修炼的法门。

    只是那云嫣并未将此事对整个云家公开,只是将这些克制之法及另行创制的法门传给了自己的嫡亲后辈,并且这些功法也一直只传给云棋所在的这一脉。

    到了云棋这里,据说她的父亲曾经在秘境探索中失踪,只有母亲守寡将她养大。她的母亲并非是云家人,对此事一无所知。”

    “也就是说,知道这个秘密的就只有云棋一个人。”林听雨人。

    赤焰点了点头。

    林听雨咂吧下嘴,道:“虫族的力量,实在是让人可怕。”她是养蛊的,知道虫类探查秘密最为在行,有些虫子可以做到完全隐匿于无形。

    赤焰忙道:“云姑娘过奖了。”

    “行啦,你退下吧。”雪飞墨道。

    “是,属下告退!”赤焰恭敬道了句,迅速退走无形。

    雪飞墨问林听雨道:“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