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802 炮灰女配(十四)
    莫思奇上容华洞的时候,林听雨已经闭关开始结丹了。大概是步入筑基大圆满有些日子的缘故,云静其实一早就准备好了结丹所需的凝丹丸以及所需的其他修炼丹药、中品灵石等物。

    林听雨都不知道修过几次仙、结过几次丹了,关于结丹的经验满满,是以闭关不出三个月就已经成功结丹。星月门上空有诸多异象出现。

    云彩中有彩鸟飞旋不去,叽叽喳喳鸣叫不已;仙鹤、麒麟、龙凤等异兽时有出现;另有童男童女提灯欢笑而来……

    这些异象与修士结婴时的规模都有得一拼。

    那莫思奇也是看得惊骇不已,听说结丹时的异象多就是彩云、飞鸟,最奇异的异象也就是有仙鹤出现,怎地前阵子听道尊说这旁边的洞府里是有人在结丹,出的异象竟是这般宏伟?

    异象现时,连燕知吾都惊讶非常,从洞府里款步走出,抬头去细看,眸中亦有异色闪过。

    “恭喜道尊,可是有孙儿辈的小辈结婴了?”掌门已经热情地带着诸多弟子来容华洞恭贺了。

    燕知吾好不怪异地看了洛英何一眼,道:“不过是结丹而已,不是什么大事,你们退去吧。”

    “结丹?”洛英何惊唿,“这天象……”

    燕知吾仰头看向异象,云彩中童男童女提着灯笼发出咯咯地笑声,有如真正的孩童在云中走过,不由得赞叹道:“确实奇异,想来她是有大运道的人。你们且退下吧,确实是结丹,你们不必如此大动干戈。”

    “是。”洛英何带着众弟子退了下去。

    莫思奇好奇问道:“道尊,这隔壁的洞府中闭关的是道尊的徒孙么?以前怎么没听道尊说过她是您的徒孙?”心中却不无羡慕嫉妒恨地想:“结丹就有如此异象,此人就算还不是道尊的徒孙,日后只怕也……”

    “她并非本尊的徒孙,”燕知吾的话打断了她的思绪,“不过看这异象,不免令本尊刮目相看。他日若是可以,本尊倒是想亲自教导她。”

    莫思奇一惊,道:“道尊的意思是,想收她为徒?”他对那闭关之人想来是很偏爱的,听说他都已经两千年没再收徒了啊!

    燕知吾大概是看出她神色中颇有涩意,便道:“你也不必羡慕她,只要努力,你的运道未必就输于她了。”

    “是。”莫思奇应道,但是眸中还是有黯然闪过。

    燕知吾皱了下眉头,心道:“以前只觉此女心思单纯,行事直接,并不象其他许多女修们心机深厚,言不由衷。今日见她,那句‘是’答得竟有些象是在搪塞本尊……”

    他已经甩袖回了洞府。

    林听雨刚刚结丹成功,按理说应该再接再厉,闭关一段时间,好好稳固一个境界。这个时间段,短则两三年,长则十几年几十年。

    只是她在结丹成功两个月后,就有人强行在敲洞府的门,若非有燕知吾所赠的法阵阻拦,只怕对方已经破门而入了。

    虽则是给林听雨这个小女修结丹用的,但是那套已经安装好上品灵石的法阵却是相当的厉害,足可抵挡住大乘修士。

    而那个胆敢在这个时候来敲门的,并且能够敲动这大乘级法阵的,自然也不是什么小人物,而是鼎鼎大名的司本君司道尊。

    燕知吾看着暴躁如雷的司本君,却是悠然地道:“司兄,你何必如此心急?那女修稳定境界自会出关。”

    司本君怒道:“老燕,亏你现在还这么轻闲。你没听到派去云家的人是怎么禀报的么?还有,那个云棋是你们星月门的,我刚才来的时候已经让你的门徒去找了。”

    听这位司道尊提起“云棋”这个名字,莫思奇的心顿时咯噔一下。

    彼时她就站在燕知吾身侧服侍,燕知吾感知竟是出人意料的敏锐,发现了她心绪异常,转头问她道:“你认识那个云棋?”

    莫思奇心中暗暗惊骇燕知吾感知的细腻,哪里敢说谎,忙道:“是,晚辈与她有些交往。”

    “原来你这小婢子竟也认识那个云棋。”司本君道,“你可知道那云棋就为了整垮一个与她不对付的族姐,竟将她自己家族的数项功法及克制之法出卖给了狐族?”

    莫思奇脸色一变,心道:“怎么此事竟会被三位道尊知道了?”嘴上却是惊道:“怎么会有这种事?天下哪有这种傻人,会把自己的功法及克制之法出卖给外族?”

    司本君哼道:“那贱人自己早就转而去修炼其他功法了,却是将她自己全族置于被妖族灭族的危机之中。”

    杨西臣却是问道:“大约半年前,出了一个通缉令,你不知道此事么?那时候此事就已经在整个修仙界闹得沸沸扬扬了。不过此时查清楚此事与那当时被通缉之人并无关系,是另外有人在陷害她。”

    “那个云棋当真是阴毒非常。”司本君咒道。

    燕知吾看着莫思奇,明显是在等她的回答。她方才惊讶说出的那番话,表明她确实不知道那个通缉令,是以听说有人将自己族的功法及克制之法出卖才会是这种反应。

    可是那个通缉令,就连妖族都差不多人尽皆知,莫思奇本来就是修士,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不然,就是莫思奇刚才的惊讶之语是装出来的。

    莫思奇讪讪地笑道:“晚辈是个一门心思修炼的痴人,对于其他的事……”说着傻傻地挠了挠后脑勺,一副天真无邪的呆样。

    司本君道:“原来你也是这种痴人,正好你来服侍老燕,那可对路了,他少年时也如你这般就只知道修炼。我们有一个小师姐暗恋他许多年他都没……”

    “咳咳!”燕知吾咳了一声,打断了司本君的话。

    那司本君知道他怕被揭短,当下也不再去提这事,转而继续去敲林听雨洞府的门。

    燕知吾却是心道:“当年本尊岂是真的痴?不过是假装不知道司本君同门那个小师姐对本尊有意罢了。莫思奇这小丫头这么说,难道说也是在装不知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