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806 炮灰女配(十八)
    说完,他飞身而起,一掌就扣向林听雨天灵。

    与此同时,云棋和莫思奇也都是脸上变色。虽然司本君第一个选择搜魂的人是“云静”,但是若是从“云静”记忆里没有探出真相的话,她们两个必定也是要被搜魂的。

    云棋转眸,好不埋怨地看了一眼莫思奇,怪她提出“搜魂”这个建议。

    燕知吾一直在关注着莫思奇,此时看到云棋的小眼色,心中不免更加失望。此事看来就是莫思奇和云棋两人联合起来陷害云静的。

    他同意搜魂,虽然确实有灭口的打算,但也有莫思奇太让他失望的缘故。他觉得此女继续留在他身边,不是让他继续寒心,就是哪天他自己也被莫思奇陷害了。

    所以此女还是趁早除去的好。

    至于那个“云静”,怪只怪她当初竟然提出“修士功法的克制之法”这种事,如今惹火上身也怨不得别人。

    燕知吾并不是特别无情的人,但是真到无情的时候,也是相当的无情。

    大家都等着那司本君搜魂后给出答案,谁想司本君的手掌扣在林听雨天灵之后,法力注入她脑中后竟是有一股冲天的反弹之力轰的一下就轰在司本君的手掌之上,将他轰击得整个人都向后抛飞出去。

    那司本君猝不及防,也根本就来不及运功抵抗,竟是毫无抵抗之力,抛飞出去后重重地砸到远处后的墙面上才摔落在地,砸碎了墙下方的桌椅。

    司本君口吐鲜血,脸色惨白,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指着林听雨,半个字也吐不出。

    这个变故太过突然,就连燕知吾和杨西臣也是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林听雨那里已是脑中陷入一片空白。话说,就算她的灵魂强于司本君,可是也不至于一下子就把一个大乘道尊给轰击得抛飞出去吧,而且看司本君的样子明显受了很重的伤。

    不过,脑中空白只持续了一瞬间,她就想起有那么一天,雪飞墨去而复返让她晕过去一些时候。在她昏迷的时候,雪飞墨对她干了什么,她可是一点也不知道。

    杨西臣:“怎么回事?”

    燕知吾:“本君兄!”

    两人齐齐惊唿,正要飞身窜过去看司本君的伤势,忽地就听头顶有人朗声大笑,此时听在他们的耳里特别的刺耳。

    “哈哈哈哈……”笑声来自最令他们痛恨的雪飞墨。

    便听他大笑几声之后,又道:“云棋,莫思奇,大功告成,你们现在不退,等待何时?”

    此话一出,顿时就令厅中众人瞬间石化。

    但是,已经有一股力道从厅外迸射而出,裹携住那已经吓傻、完全还没醒悟过来发生了什么事的云棋和莫思奇齐齐往洞府外飞射。

    可是,那燕知吾和杨西臣听了雪飞墨的话不由得震怒,立刻认定那云棋和莫思奇是早就受了雪飞墨的指使,专门要鼓动他们动用搜魂术,然后好中雪飞墨之计,被林听雨脑中一早被他做的手脚轰击重伤。

    是以,他们哪有可能任由那两个女人就这样被雪飞墨“救”走?

    燕知吾和杨西臣,一左一右,分朝云棋和莫思奇轰出一掌。那两女中掌,顿时口中鲜血狂喷,连个“冤”字都喊不出来就失去了意识。

    饶是如此,燕知吾和杨西臣也不可能让雪飞墨将她二人带走,那燕知吾更是在出掌之时,另一只手就已经催动了洞府禁制,一股庞大的法力生生将雪飞墨用以裹携住她二人的力量给截断,就这般将二女给强行留了下来。

    这连番变故,着实让林听雨就算心志再坚忍,也难免脸上变色。

    待那洛英何用法力将云棋和莫思奇给带回厅中时,她二人已经奄奄一息,出气多进气少,只怕就算救回小命,也恐难再在长生大道走多远了。

    而燕知吾和杨西臣自去检查那司本君的伤势,发现他的一身大乘修为如今竟已经连跌数个境界,居然只有元婴期了,丹田更是被雪飞墨的妖法伤得厉害,日后怕也难再登大乘之境了。

    两大道尊眉头紧锁,彼此互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的震惊、无奈与担忧。

    司本君的修为,位于燕知吾和杨西臣之间。燕知吾和司本君二人合力,能够和雪飞墨一抗。如今司本君可说已经被废,燕知吾和杨西臣二人合力,也只能勉强挡得雪飞墨一段时间,想要真正达到抗衡,实是难事。

    而若要真的战胜雪飞墨,至少需要他们三大顶峰道尊合力才有可能实现。

    杨西臣怒道:“那个雪飞墨真正可恶,竟然施了这么一个连环计,害了本君兄。”

    燕知吾不自觉地就看向愣在一边脸色发白的林听雨。

    林听雨吓得赶紧跪了下去,道:“晚辈……晚辈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想来是那个雪飞墨关押晚辈时,趁着晚辈昏迷的时候做了什么手脚。”

    “昏迷?”燕知吾冷冷地道,“你且说说看,你被他关押时,何时昏迷过?昏迷前是什么样子?昏迷后又是什么样子?”

    林听雨道:“晚辈被他掠去的时候,曾经昏迷过三次。第一次是在章华洞里,晚辈想在章华洞关闭前离开,谁知道被他撞了一下,没能及时出章华洞,之后应该是被章华洞关闭后的异变弄出的什么东西撞到头……”

    燕知吾道:“那章华洞关闭后的异变就是迷雾,不会有什么东西撞晕你,应该是雪飞墨用法力将你打晕的。”

    “原来如此。”林听雨恍然道,“醒来后晚辈就发现自己躺在了一个山洞里,洞口有结界,外面是迷雾。后来这个洞掉进一片水域,晚辈才知道那好象是个移动的洞府。

    那个雪飞墨跟我提起一个名叫千锁紫云箫的宝物,还拿出来让我吹奏,给他解闷。晚辈用那箫吹奏了一曲之后,浑身虚脱,第二次晕了过去……”

    “等一下。”洛英何听到这里打断了她,“你你……你说什么?你说你……吹响了千锁紫云箫?”

    “是啊。”林听雨答道,却发现除了洛英何,现在厅中清醒的燕知吾和杨西臣都瞪视着她陷入了石化。(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