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829 皮皮虾,我们走(二)
    修罗扇里的众人忽觉眼前一晃,就听外面的人说道:“这位道友,贫僧有事要先离开一阵了。”

    “得,这个自称贫僧的肯定就是阎提摩尼了。”瞳瞳道,“他把修罗扇收起来,想要干什么?”

    对面的常无忆本是闭目打座,此时便睁开了双眼,道了一句:“大师请便。”

    阎提摩尼便倏忽而去,眨眼间竟然回到了林听雨先前所在的洞穴。他将修罗扇从袖中放出,喃喃说道:“此时还不是你与他相认的时机,且待他日往者往矣,便是你们重逢之时。”

    “往者往矣,这是什么意思?”林听雨道了句,觉得这话让她很有些……不祥的预感。

    见那阎提摩尼转身似要离去,她忙道:“大师请留步,我可以问大师几个问题么?”

    阎提摩尼看向修罗扇,眸中闪过玩味的目光,嘴角扬起,露出几分邪魅至极的微笑。

    林听雨有些无奈。说他不是常无忆吧,这笑得这么“妩媚”也太像了啊!

    “有问题的话不妨现身一见。”阎提摩尼道。

    “姐姐,这和尚让你出去呢。”瞳瞳道。说这话时,莫名地嘴角也翘了起来,露出一个让林听雨怎么看都觉得她很欠扁的笑容。

    “姐姐,你刚才不还说自己再不到海里就要干巴死了么?阎提摩尼让你现身相见呢。”见她没动地方,瞳瞳又说了一句。

    “瞳瞳,你就别笑话姐姐了。”青鸟有些无奈地道,“姐姐,要不让我替你现身,出去与他一会吧。”姐姐现在这副样子确实不好见人。

    便听阎提摩尼又再悠然说道:“有些时候,有些事是别人替代不了的。比方说,洞房花烛夜。再比方说,约会情郎。再比方……”

    “我可以不现身相见么?”林听雨打断他道,声音带了几分软软的恳求和委屈。这个臭和尚肯定是听到了修罗扇里青鸟的话。

    阎提摩尼默了一下,道:“罢了,你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吧。”

    林听雨道:“那部《妙法修音经》是你传授给我的吗?”

    阎提摩尼“呵”的一笑,道:“你问得倒是直接呀,不错,那部经典正是贫僧当初在另外一个时空所授。”

    林听雨又道:“那,你和展拓、常无忆、东皇太阿是什么关系?”

    阎提摩尼道:“往者往矣,来者来兮,你明白了么?”

    林听雨默了一下,有些郁闷地道:“我彻底蒙圈了。”

    “理解力太差。”阎提摩尼道。

    林听雨道:“说详细点不行吗?”

    阎提摩尼道:“你还记得姜无独么?”

    林听雨道:“当然记得,我是在上一个时空里遇到的他。”

    阎提摩尼道:“你觉得他和东皇太阿是什么关系,那贫僧和他们就是什么关系。”

    林听雨道:“我感觉他好象是东皇太阿,可又好象不是。”

    “哦?”阎提摩尼说着挑了挑眉,突地哈哈仰天大笑起来。

    “你想问的问题都问完了吧,”阎提摩尼道,“贫僧告辞了。”言罢已经如风一般离去。

    只是他离去时,虽然和常无忆一般转瞬即逝,可是这海水却是半点水波也无,好象根本就没有谁破浪而行过。

    林听雨见他走了半晌,这才从修罗扇里出来,心道:“可恶的东皇太阿,居然把我变成这副模样,这让我怎么见人啊?修炼了这么久,要什么时候才能化出人形,要什么时候才能长久地离开海域啊啊啊?”

    她心里郁闷至极,一蹬虾爪子就窜出了洞穴,噌的一下向上游窜出去好几米高,又一弓虾身子在海水里翻了个身,唰的一下游到了海底。

    “哟,玩儿得还真欢脱呀。”一道声音带着几分调侃地响起。一个高大英挺的男子脸带邪魅至极的笑容出现。

    林听雨本想要躲进洞里去的,可惜已经来不及了,而且看到那异常熟悉现在却又觉得特别欠扁的笑容,林听雨也不想躲了。

    “常无忆,你看不出老娘正郁闷着么?哪里欢脱了?”林听雨咒道,不管这常无忆能不能认出自己是谁,她先骂了出气再说。

    “咳,贫僧阎提摩尼。”来者淡然说道。

    阎提摩尼?林听雨怔了一下,道:“你不是已经走了么?”

    阎提摩尼悠然道:“有句话叫‘去而复返’你听说过么?”

    林听雨道:“你是故意的。你想故意看到我现在的样子对不对?”说到这里,为什么她竟然感觉鼻子酸酸的,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阎提摩尼将她抓在手里放在掌心,另一只手比了比她的长度,道:“呀,好象比刚穿越过来的时候长了一圈,还不错。”

    林听雨震了一下,道:“怎么,我刚穿越过来的时候你也在?”

    阎提摩尼道:“贫僧在这里面海足有三千年了。”

    林听雨哼道:“人家和尚是面壁,你面的什么海?”

    阎提摩尼道:“海与壁,可有什么不同?”

    林听雨道:“海是海,壁是壁。”

    阎提摩尼却带了几分叹息地说道:“不过都是执着心所化罢了。”

    林听雨道:“谁的执着心能化出这个无量海出来?据说这无量海大无边际,帝尊在这里疾行几千年,都到不达边际。”

    “你问是谁的执着心呀!”阎提摩尼说着默了一瞬,却又再哈哈大笑起来。

    林听雨奇道:“你在笑什么?”

    阎提摩尼伸手指在她的小虾头上轻点了一下,道:“在笑你这个傻女人。罢了,既然在这里遇到你,总要扶持一把。”

    “你又有什么厉害功法传授给我?”林听雨兴冲冲地问,“不然就是有什么灵丹妙药助我修行?”

    “呵。”阎提摩尼一笑,道:“你想得倒美,不想苦修,净想靠丹药提升修为。是不是东皇太阿的神草茶和龙月天桃把你吃上瘾了?要不是龙月天桃,你岂会来到这里?如今却又想着依赖丹药提升修为,真是不长记性。”

    林听雨回忆着说道:“龙月天桃我确实吃了。可是,我来到这里与龙月天桃有什么关系?你既然知道这件事,能跟我说得详细一点么?”(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