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830 皮皮虾,我们走(三)
    阎提摩尼道:“这事还是你自己去琢磨吧,被人算计了至今都还没明白过来,你也真是让人醉了。”

    林听雨沉默,细细回想之前曾听龙月天桃的始末,记起当时她是听到了东皇太阿的脚步声跑了出去,龙月天桃就在修炼室里并没被她收起。

    这样看来,是在她跑出去的时候,有人对龙月天桃动了手脚。而且当时她跑出去并没看到东皇太阿,而是遇到了北君尚无衣。

    “看你这样子,你已经想到了什么。”阎提摩尼道。

    瞳瞳忍不住咂吧下嘴,道:“就姐姐现在那硬虾壳脑袋,难不成还能有什么表情,阎提摩尼居然能通过她的样子看出她想到了什么。”

    林听雨顿时满脑门黑线。

    青鸟斥道:“瞳瞳,少说两句吧。”

    林听雨被阎提摩尼放到肩头,踏浪而行,倏忽远去。

    林听雨仍旧感觉不到丝毫水流波,但是她却清楚地知道他们正在移动。

    “你要带我去哪儿?”林听雨问。

    阎提摩尼道:“贫僧说过,既然在这里遇到了,总要扶持一下你。”

    林听雨沉默。为什么听这和尚这么说,她不但半点兴奋不起来,还总有种要被扔火坑的感觉?这是她的错觉吗?

    是不是错觉,她根本就没时间分辨了。因为阎提摩尼已经带着她停在了一座宏伟无比的水晶宫前。

    林听雨惊道:“这是……”依稀在小皮皮虾传送给她的记忆里,曾经有这座水晶宫的一些传闻,据说无量海唯一的水晶宫,便是无量海之主,神龙敖英还的居所。

    整个无量海,都由敖英还统治。虽然在这无边海域中,许多生物都是自行生长,许多妖物也是自行修炼,但是,一旦提到海皇敖英还,却是无人敢有半点不敬。

    阎提摩尼道:“贫僧昔日曾与无量海之主敖英还有旧,今日便将你托付在他的宫中,让他照顾你一二。免得你运气不济,在外面被什么厉害的妖物给吃了。”

    可是林听雨已经通过门口发现这水晶宫里的一些情况,貌似在门口附近活动的都是至少化出半人形的水族。她这只连只手都没化出来的小皮皮虾真的能在这里活下去么?

    也不知道阎提摩尼和那传说中的海皇敖英还是什么交情?交情深的话,有阎提摩尼这层关系,那敖英还照拂她一二,说不定她还真能在这众多海族向往的水晶宫里得一喘息之地。

    便听阎提摩尼朝守在门口的虾将道:“请阁下转告海皇敖英还,故人来访。”

    那虾将除了背上还背着硬虾壳之外,其他部位都化出了人形,冲阎提摩尼眨巴几下眼睛,奇道:“敢问神者尊姓大名,小的去向海皇禀报,总得说个名讳,让他清楚是谁来访。”

    因为阎提摩尼说是海皇故人,所以这虾将说话颇为客气。

    阎提摩尼道:“你便说‘往者往矣,来者来兮。’他便知道贫僧是何人了。”

    “哦?”那虾将一听还有暗语,就以为这和尚与海皇关系非浅,眼中一亮的功夫便立刻道:“那就请您稍等片刻,小的这就去禀报。”

    虾将去去就回,果然邀请阎提摩尼入内。他还带出一个个头极小的男妖,跟个两三岁婴孩似的大小,听说话还尖声尖气的。

    林听雨暗暗惊奇,原来这水晶宫里服侍皇帝的居然也是太监。

    小眼却道:“这妖怪化出人形来都这么小,说话又怪里怪气的,不会是海马妖吧。”

    瞳瞳道:“一看就是了。你瞅这个头,海里除了海马一族这么小,又是阴阳共体之外,还有谁就算化出人形来都还这么小。”

    原来是海马。林听雨心道。她怎么就没想到呢?她的见识太少了。看来关起门来自己修炼,不接触外界只会让自己成为井底之蛙,并不是长久之计。

    那小海马一路颇显恭敬地在前方引路,左拐右拐地穿过了许多长长的甬道,让林听雨暗暗惊叹这水晶宫的广大。

    好不容易到了一所高约五层楼的宫殿前,匾额上书着三个大字:“永乐殿。”

    “这位大师,海皇就在殿中等候。”小海马说着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阎提摩尼迈步洒然进入殿中。

    林听雨便见这大殿好不宽广,光门口到殿之深处就足有好几百米,从门口看到殿内,凡人必会产生一种远看的感觉。

    殿中似乎正在进行着宴会,两侧有各色各样的海族妖,分坐在矮桌后面,桌上还摆着各种海中美食。

    林听雨注意到,好象皮皮虾是他们极为喜爱的食物,每张桌上都有一盘,而且,许多桌上都有着包剩下的皮皮虾皮。

    东皇太阿早就提醒过她,不要光依靠自己的技能,有时候也要靠自己的感觉和本能来判断。如今林听雨对东皇太阿这话深以为然。

    在来到水晶宫之前,她心中就涌起过不祥的预感。如今看这预感果然很灵验。

    在大殿中央,有许多美艳妖娆的蚌族妖女在一起起舞,另有乐师在一边奏乐,整个殿中其乐融融。可是林听雨看到餐桌上的皮皮是虾却觉得寒意森森。

    阎提摩尼却是目不斜视,广袖飘飘地洒然朝殿之深处走去。

    在大殿最深处,有一个宽大的大椅,上面悠然而卧一个俊美男子,一身暗红色的广袖长袍,金色的云纹刺绣。乌黑的长发垂落在肩头,无论是神态还是姿势都透着慵懒。

    大概是看到阎提摩尼龙行虎步,洒然步入殿中,他的目光从起舞的女蚌妖身上转移到阎提摩尼身上,带了几分玩味与嘲讽。

    林听雨注意到他圆圆的大眼非同一般的漂亮,一双眸又极其清亮,亮得好象夜空的星,夜晚的灯。且不说他容貌极其俊美,单看这双眸,就足以迷倒众多女性。

    他那剑眉微不可察地挑了挑,就这样看着阎提摩尼走近,半晌没有言语。

    那些跳舞的蚌妖灵巧地让出一条道来,但是舞姿和整体摆出的形象仍旧优美非常,可见都是些极具天份且训练有素的舞者。(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