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833 皮皮虾,我们走(六)
    林听雨暗中传音道:“海皇陛下,你及时把我带离永乐殿,是不是怕我的歌要比无忧公子的歌好听?”

    敖英还悠然说道:“你这只小虾,既然那般咄咄逼人,想来对此事是有些把握的。”

    果然如此!林听雨心道。这海皇如此偏心,她深为自己将来的生活担忧。

    林听雨沉默下来,整只虾都显得很委顿不堪。

    敖英还冷笑道:“你这只皮皮虾还真是个小气鬼,不过就是这点小事,你就郁闷上了?

    人鱼一族向来以唱歌见长,若是你这只皮皮虾唱歌上都要强过人鱼族长,你让人鱼族日后如何在我这无量海生活?

    本皇可不允许你这只小虾米坏了我无量海的秩序。

    再说,人家歌唱得好碍着你什么了?你如此咄咄逼人,还觉得自己有理么?”

    是不碍着我什么。只是我想借这个机会向他打听一下他是从哪里弄到这首歌的。林听雨心道,这话却是不方便对敖英还讲。

    “说说看吧,你和那个阎提摩尼到底什么关系?”敖英还问,“他是什么人?从何处听来的‘往者往矣,来者来兮’这句话?”

    林听雨顿觉这虾头一个顶两个大,闷闷地道:“他是个和尚,我想应该是来自哪个佛门吧。那句话在我向他提问时他也说过,谁知道他是从谁那儿听来的?”

    敖英还的脸沉得都快要滴出水来,道:“小虾米,你的回答等于没有回答。”

    林听雨无奈道:“陛下,于他,我是真的一点也不了解。您觉得象我这样的小虾米,对于他那样的强者能有多了解呢?”

    敖英还沉默下来。

    林听雨试探着问道:“陛下,您能说说那句‘往者往矣,来者来兮’到底是什么意思吗?”

    敖英还道:“其实这句话后面还有两句:‘没有往哪有来,没有去哪有还。’”

    林听雨听得心中一动,这话的意思,是说没有展拓的离开,又哪里会有常无忆的来?没有常无忆的去,哪有阎提摩尼的还吗?还是……另有所指?

    “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见她沉默,敖英还问。

    林听雨道:“我只是纳闷,这些话与海皇陛下您有什么关系呢?是谁曾经跟您说过这些话?”

    敖英还沉默不答。

    “你们说这个敖英还是不是和东皇太阿、展拓、常无忆他们有什么关系?”瞳瞳问。

    小眼道:“清清,你是怎么想的?”

    林听雨道:“我想,他是和他们有一定的关系吧。但是我知道他并不是展拓。他给我的感觉,有点象是姜无独、阎提摩尼给我的感觉。”

    小眼奇道:“照你这么说,那个阎提摩尼根本就不是未来的展拓。那他怎么会知道你和叶于飞的约定,当初在你穿越成孔雀时如你们约定的那般,念出了那首席慕蓉的诗?”

    “这事,我也有些奇怪。”林听雨道,“不过,就算他不是展拓,他和展拓肯定也脱不了关系。”

    “展拓是谁?”敖英还突然凉凉地开口,把林听雨吓了一跳。

    林听雨这才明白过来,这位貌似能够听到她与修罗扇里的传音。

    林听雨先前还以为他只能听到自己和阎提摩尼的传音,但是她和修罗扇、小眼他们的传音属于灵魂传音,与和阎提摩尼传音所用的神识传音不同,却没想到敖英还居然也能听到。

    这样看来,虽然林听雨这次穿越成了神界的小虾米,但是遭遇的这个敖英还强过她的程度,与当初她穿越成小仙女姜无独强过她的程度至少是相同的,甚至还有可能更强。

    敖英还道:“回答问题。”

    林听雨道:“是我老公。”

    敖英还道:“这么说是一只公虾。”

    “他才不是虾。”林听雨忙道,“他是个非常了不起的人。”

    “哦?了不起?”敖英还挑眉说道,看着林听雨的目光透出几分异样。

    林听雨敏锐地感觉出这个敖英还好象突然变得很不高兴,却不知道这位不高兴是为什么,是以只是埋下头乖乖地待着,不敢吭声。

    片刻后,敖英还已经带着她到了自己的寝宫。他示意众宫女们都退下,便示意林听雨自己趴到他所卧的宽大大椅的扶手上,道:“既然你说你会唱歌,就给本皇唱一首歌来听听吧。”

    林听雨便张嘴唱了起来,唱的却仍旧是那首刚刚无忧公子在永乐殿里唱的《美人鱼》。

    敖英还听她唱完,久久没有出声。

    林听雨道:“海皇陛下,我唱的怎么样?”她有些得意,这首歌她唱的可是丝毫不比无忧公子差。

    敖英还道:“没想到你这只小虾米乐感这么强,只听过一遍的歌就能记下。”

    那明明是我的歌好不?

    “但是单凭这点东西,你就能笃定你在唱歌上就能胜过无忧公子?”敖英还接着又道。

    林听雨道:“陛下想听歌,我这里有的是。我再唱一首……”当下就唱起那首《卷珠帘》。

    歌曲毕,敖英还再一次久久没有出声,一双精亮的眸看着虚空,透出几分神往之色。

    “陛下,你在想什么?”林听雨试探着问。

    敖英还道:“本皇只是觉得,好象曾几何时,曾经听到过这首歌,却想不起是在何时听到的了。”

    林听雨愣了愣,敖英还听过这首歌?难道他是穿越来的,只是遗忘了穿越前的记忆?还是说,另有原因?

    这个敖英还,因为他也听过阎提摩尼说过的那句话,林听雨总感觉他和展拓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她忍不住又再开口,问道:“海皇陛下,你能告诉我,那句‘往者往矣,来者来兮’您到底是听谁说的?是在何地,在哪种情况下听说的?”

    敖英还默了一下,才道:“其实,这句话本皇并不曾听谁说过,而是在本皇降世的时候,它曾出现在本皇降世的那个地域,在本皇面前清晰地闪过。我想这句话肯定与本皇的身世有密切的关系。”

    “您的身世?”林听雨喃喃道,“我听说您是神龙……”(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