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837 皮皮虾,我们走(十)
    其实,他的视线只是在房间里大致一扫,结果就看到刚刚被小美人鱼扔进鱼缸里的那只皮皮虾,嘴角上扬,笑了起来。

    小美人鱼的眸一见顿时跟着亮了起来,道:“展大哥,是不是我哥哥跟你说的事,让你很高兴?那我……我是说咱们……”

    小姑娘开始扭着手指,不想却见少年几步就跨到了鱼缸前,盯着鱼缸里的皮皮虾看了起来。

    “主人,没想到这无量海果然非是凡间海域可比,就连只皮皮虾居然也能修炼。”

    林听雨的无限妙音听到有人在给少年传音,而且这声音还是她所熟悉的。

    少年传音道了句:“闭嘴。”

    “展大哥,你在看什么?”小美人鱼好奇地问,“这只是皮皮虾,有有……有什么特别吗?”

    她说完心里有些酸涩,她记得哥哥跟她说过,海皇陛下曾经亲口说过这只皮皮虾是母的。若是能化形的话,将来就会化成一个女人。想到这里她就噘起了嘴巴。

    少年道:“我还是头一回见能修炼的皮皮虾,无双,不知道可否将这只皮皮虾送给我?”

    小美人鱼一惊,这可是她从海皇的水晶宫里偷来的皮皮虾,比完了歌就得还回去呀!

    少年道:“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说着就朝鱼缸里的那只皮皮虾一招手,道了句:“皮皮虾,我们走。”

    林听雨立时就从鱼缸里窜出来,跟上了少年。

    可是,说实在的,她好想踹这少年几脚,奈何她现在的皮皮虾足各种无力,唯有那两只螳螂夹还能顶点用,却又舍不得真用它们去夹少年。

    少年的脸蛋还透着稚嫩,只是目光却是沉稳,带着林听雨出了无双公主的寝殿。

    小美人鱼就这样呆呆地看着少年带走了皮皮虾,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话说,展大哥只是叫了一声,那只皮皮虾就乖乖地跟他走了?怎么这么听话?先前她在水晶宫将这只皮皮虾从泥沙洞里挖出来的时候,可没见这皮皮虾这么听话。

    “老妈,”林听雨听到少年传音,“你怎么又被我老爸变成这副虾样?该不会是又犯了什么时空戒律,被罚了吧。你也真是,总是感情用事,动不动就被罚。

    我早就劝过你,许多时空规则就算是我老爸也钻不了空子,犯了也得受惩罚,不然时空规律就会降下更大的惩罚来。怎么你就是从来都不听呢?”

    他说话的口吻真是一副老气横秋。

    林听雨不无恼火地传音道:“臭小子,你大了就学会来调侃你老妈了是不是?还有,你方才说什么‘又被’,难不成我不止一次地被你老爸变成皮皮虾?”

    这少年竟然是展无影。

    虽然看到这样的一个高大俊美的少年站在自己面前,而且是第一次看到这个少年,可林听雨还是一眼就认出他是自己的儿子。虽然在她的印象中,儿子展无影其实还是个小豆丁呢。

    展无影听了她的话,眸中闪过警惕之色,随即有所恍然现在的老妈估计还是很久以前的老妈呢,因此,便道:“那个,不清楚啦。”

    扯谎拜托你找个能让人信服的理由!林听雨心中暗咒。她知道自己现在见到的展无影肯定是未来的展无影,一定有什么她这个“过去人”不能知道的有关未来的事,所以展无影才这么说。

    是以,她也不追问。她可不想让儿子犯了他方才所说的“时空戒律”,然后受到她不想看到的惩罚。

    又听展无影道:“老爸说我到无量海来,肯定会遇到故人,居然是真的。”

    看来展无影长到这么大的时候,展拓已经回来与我们在一起了。林听雨想到这点,心中涌起了一丝安慰,也涌起了浓浓的甜蜜。

    她问道:“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展无影道:“我来找我的行者令啊!”说到这里,少年的脸上终于露出兴奋的神色,“老妈,老爸说我还差十块行者令就都集齐了,到时候我就可以晋升为神者了。”

    行者令?神者?丫的这臭小子……林听雨仔细打量一番展无影,发现连她现在的修为都无法探出展无影的骨龄。

    “你现在多大了?”林听雨问。

    展无影道:“还不到一千岁呢。怎么样,没想到你儿子这么年轻就会成为神者吧。”

    他所说的神者,并非是神界里的神者,而是花花世界里象小七那样的神者,可以自由在不同的时空里穿梭。

    林听雨道:“行者令是什么?搜集十块行者令大概要多少时间?”

    展无影剑眉皱了皱,沉吟说道:“老妈你现在多大了,怎么还不知道行者令么?连行者令都不知道……难不成你还是个魂穿者呢?可是我看你这个皮皮虾的身体……”说着用手指了指林听雨的皮皮虾小身板,突地象是想到了什么,打住话头。

    他是突然想起了老爸跟他讲过的老妈过去的一些事,好象是有那么一回,因为靠龙月天桃提升修为,结果错吃了诛心十面桃,结果东皇太阿不得不送她去穿越以练心境,结果因为这事还导致了很严重的后果。

    当然,若没有这个严重的后果,后来所有的事可能就不会发生了,他老爸和老妈可能都不会相遇,但是当时老爸提起这事时好一阵唏嘘,可见那严重的后果让他老爸都有些后怕。

    看出展无影欲言又止,林听雨忙问道:“无影,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想到了什么就赶紧告诉你老妈,我对自己最近的几次穿越一直存着很多疑惑。”

    展无影却是挑了挑眉,道了句:“什么都没想到。”

    又在说谎。林听雨好想拿自己的螳螂夹去夹这家伙的脑袋。

    一人一虾正往前走着,突地被一个高大的身影拦住了去路。挡在他们面前的,就是那个无忧公子。

    他凉凉地瞟了一眼展无影身后的林听雨,道:“展公子,这只皮皮虾我看着有些眼熟,好象是海皇陛下豢养的那一只。它可是肩负着重要的使命,你这样把她弄到自己身边,恐怕不太好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