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840 皮皮虾,我们走(十三)
    “哇,展大哥好帅啊,踏浪而行丝毫不慢于大哥。他这么年轻,就有这样的修为……”犯花痴的并不止瞳瞳一个,那个愣在原地看着展无影背影远去的无双公主也在惊叹不已,一副整个人都快飘起来的痴迷模样。

    看着这样的展无影,林听雨由衷地升起自豪和幸福感。这就是她和展拓的儿子,那个小奶娃,将来有一天居然会长成这般模样,有这样的成就,实在是太让她开心了。

    “老妈,怎么样,被我迷住了吧。”展无影传音道,声音中好不得意。

    “切。”林听雨才不承认。这臭小子要是知道她心里怎么想的,就更得意了。

    她现在被展无影广袖轻裹,被他带着迅速往水晶宫移动,不消瞬息,展无影就一步不落地跟着无忧公子,到了水晶宫。

    见展无影与自己一起疾行了这么远,面上竟丝毫无异色,无忧公子也在暗暗惊叹展无影的实力。

    无忧公子让展无影暂时等在水晶宫外,他将在朝堂之上向海皇引荐他。展无影自然答应,静候在水晶宫外。

    不一会儿,就有小海马前来宣他上殿,展无影便龙行虎步,广袖轻甩,迈步进入了水晶宫。

    他被小海马妖带入了无量海众朝臣商议朝政的永安殿。

    这永安殿比那天宴会所在的永乐殿还要大上两倍多,朝臣黑压压地立了一大片,分立在两侧,中间露出几人宽的甬道来。

    是以展无影刚到殿门口,放眼看去,一眼就看见大殿深处最里面的高座之上正襟危坐着一人,其人身材高大,面容很是俊美,神态威严肃穆,目光却颇为淡然地看向殿门口,与展无影四目相对。

    “不错,这正是我所想象的海皇敖英还所应有的威仪。”展无影心道,脸上扬起淡淡的笑意,步入殿中。

    待到了近前,他朝高座上之人抱拳行礼,朗声道:“在下展无影,拜见海皇陛下。”

    敖英还淡淡地道:“本皇听说你在偶然间捡到了我水晶宫中豢养的一只皮皮虾。”

    “正是。”展无影说着将林听雨双手举起奉上,“在下听说她是陛下之物,是以特意前来将之奉还。”

    “儿子,你非要这么做吗?”林听雨郁闷至极地传音道,这可是众目睽睽之下啊!

    敖英还的目光顿时如电一般射向林听雨。

    林听雨立觉刀架在脖子上一般寒光袭身,心中一突,坏了,她怎么一着急就忘记敖英还能够听到她的传音了?

    这下怎么是好?敖英还会不会猜到展无影是她的儿子?会不会连累儿子,影响他的任务,让他拿不到龙牙?

    多半是她心中这么多焦虑因灵魂联系让小眼感知到了,小眼无可奈何地道:“你这当娘真够弱的,都被儿子这么送出来换他这次任务要拿回的行者令,结果你心里想的还全都是儿子。”

    “当娘的心你是不会懂的。”林听雨无奈地道,也觉得自己不争气。

    又想起敖英还很可能能听到他们的传音,所以她赶紧闭紧了嘴巴,一个字不敢再说。

    敖英还从高高的座椅上走下来,看了看展无影手中的皮皮虾,又看了看展无影。

    “展无影,”敖英还朗朗地开口,“本皇过去从未听说过无量海有你这号人物。但是以你的修为,应该早就闻名已久。可否先告诉本皇,你是从何处而来?”

    展无影道:“在下从陛下之处来,也将要往陛下之处去。陛下,在下这么回答,您应该会对在下分外放心了吧。”

    敖英还挑了挑眉,突地仰天哈哈大笑起来。

    “我发现与展拓有关的人都喜欢打玄机。”小眼道。“展无影这句话就透着玄机,而且是敖英还能够听懂的玄机。”

    林听雨心有同感,但沉默着,不敢再传音了。

    “你们说这个敖英还,”青鸟突地开口,“会不会和阿修罗一样,是个东皇太阿的分身?

    只不过他与东皇太阿分开的太久,或者说象阿修罗那样与东皇太阿失去了联系,所以并不知道姐姐曾经遇到过东皇太阿,也不知道姐姐与东皇太阿的关系。

    而且因为与东皇太阿失去了联系,所以他也失去了东皇太阿的控制,单纯按东皇太阿对他这个分身的设定行事着。只是时间久了,他难免会生出自己的性情,但还在很大程度上保持着东皇太阿的特性、气质等等。

    而那个阿修罗,因为与东皇太阿失去联系太久,只在某一方面过度张扬了东皇太阿的性格,其他任何方面都与东皇太阿相去甚远,甚至可以说已经成为独立的一个人。所以姐姐遇到他时,丝毫感觉不出他与展拓有什么关系。

    你们还记得东皇太阿拿出的那张时空图吗?里面曾有许多被法力封印着的时空……”

    他这番话着实让林听雨有如醍醐灌顶,问道:“你怎么会想到这点的?青鸟,我从来都不知道你这么聪明。”

    青鸟却道:“姐姐,你只是当局者谜。你仔细想想无影方才的话。”

    瞳瞳贼兮兮地道:“咱们的传音会不会都被敖英还听去了?”

    青鸟道:“不会吧,我觉得无影可能是做了防护,隔绝了敖英还对姐姐传音的探查。你们看现在的敖英还并无什么异常,可以猜测他并没听到咱们现在说的话。”

    顿了一下,他又沉吟道:“也许正是因为敖英还与东皇太阿的关系,他才能听到姐姐的传音。这多半与修罗扇及修罗扇上的法术有关就象那个姜无独。

    如果神龙是太阿的分身,那么龙牙中寄托了太阿的一部分神识,也成另外一个分身这就说得过去了。

    还有,无影说的那个行者令,会不会是由穿越者代祖上根骨血脉凝制而成,或者说是与穿越者本身的血脉、根骨相连的什么东西?”

    瞳瞳惊叹道:“哇塞,青鸟,真没看出来你这么聪明,连这点都能想到。你说的不错,行者令就是与时空行者根骨、血脉,甚至是意念相连的一种东西。”(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