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842 皮皮虾,我们走(十五)
    林听雨听得直咬牙,心道:“好,本姑娘从此就一心苦修,等真到了帝尊境,我就不信对你还是这么没有半点反抗之力。”

    真要修炼到了帝尊,谁会等在这里任由别人吃?

    “启禀海皇,龙霞夫人求见。”外面有人禀报。

    敖英还按了一下大贝壳小角上的机关,这偌大的贝壳就合并起来,林听雨眼前陷入一片黑暗,但是无限妙音却可以清楚地听到外面的说话声。

    “宣。”敖英还道了句。

    不一会儿,林听雨就听到有个非常甜美的女人声音道:“臣妾龙霞参见海皇陛下。”

    “平身吧。”敖英还道,“龙霞,你不在后宫好生歇息,来此处何事?”

    咦,听起来这个龙霞好象是海皇的妃子。林听雨心道,想到刚才敖英还按下的机关,她就动了动自己的尾,轻轻碰触到那个机关上,将这大贝壳开启了一些微,借着缝隙往外面观看。

    便见案几对面立着一个锦衣华裘、面容极为美丽的女子,言行举止间颇有些大家闺秀的气质。

    便见这龙霞甜甜地笑道:“陛下,臣妾听说陛下这几日操劳,故特意煮了上好的海芝汤给陛下送来,希望能稍解陛下乏意。”

    “哦?”敖英还带了一丝笑意,“既是如此,就将这海芝汤端上来吧。”

    那龙霞夫人赶紧朝身旁服侍的宫女使了个眼色,那宫女上前几步,将手中托盘上的汤碗递上。龙霞夫人伸出接过,袅娜地走到敖英还跟前,舀起一勺放到唇边吹了吹,便送到敖英还嘴边。

    “本皇让你端上来,几时说过让你也靠得这般近?”敖英还清凉凉地道。

    龙霞夫人听得脸色一变,赶紧将汤碗放到几上,道:“是臣妾僭越了。”说完就重新退回到了案几后。

    “你退下吧。”敖英还道。

    “是。”龙霞夫人行礼应了一声,眸中闪过凄苦之色,转身离去时目光在敖英还身侧的贝壳上停了一瞬。

    龙霞夫人出了敖皇寝宫,不想正碰上迎面而来的无忧公子,便淡笑着朝他施了一礼,那无忧公子客套地还了一礼。

    龙霞夫人道:“无忧公子,你可知陛下龙椅里侧所放的大贝壳中豢养的是什么妖?”

    无忧公子一怔,问道:“陛下龙椅里侧?”

    龙霞夫人道:“是啊。那贝壳乃是数万年前蚌王亲献的神珠蚌,可以修养妖物神体,甚至在里面住得久了还会将凡体改造成神体。本宫见那贝壳盖着,陛下应是将那妖物当成珍宝一样藏在里面,令其休养生息。”

    无忧公子愣在那里,脸色有些异样。

    龙霞夫人复又淡笑道:“想来无忧公子求见陛下是有要事相商,本宫就先告辞了。”说着行礼退去。

    无忧公子也朝她礼貌性地一礼,复在寝殿门口又愣了一阵,这才上前求见。不一会儿海皇宣他觐见,他洒然步入殿中,果见敖英还躺椅里侧放着那堪称水晶宫一件至宝的神珠蚌,心登时绞痛起来。

    他按捺下心头痛苦,道:“陛下,臣来此实是有一事相求。”

    “哦,何事?”敖英还问。

    无忧公子道:“陛下,当年那位大师阎提摩尼送来的皮皮虾,实在是一件罕见之物。她的歌声较之我人鱼族也不遑多让,我那妹妹曾将她邀去我人鱼宫赛歌,竟是让无双对她的歌都生了几分钦佩。她非得央求臣向陛下将那只皮皮虾讨了去,日后与她可以日夜比歌,好增益歌技。”

    敖英还失声一笑,挑眉道:“本皇早就猜到以这只皮皮虾的出息,断没那个胆量和本事自己逃出这水晶宫的。

    本皇虽穷几十万年才遇得这么一只能修炼的皮皮虾,原本打算好好将它养大,待她到帝尊之境便与众卿家分享这顿美食。

    不过,既是无忧公子亲来讨要,我总是要给你几分薄面。你我交情非浅,本皇可不想因这只皮皮虾而坏了你我的情分。”

    无忧公子听他言语虽带了些微嘲讽,但却是颇为爽快地就答应下来,脸现喜色,甚至都有些激动地道:“多谢陛下成全。”

    敖英还一挥手,那一侧的大蚌就打了开来,露出里面的皮皮虾。他长袖一卷就将皮皮虾裹携着送到了无忧公子面前。

    敖英还道:“无忧公子,这皮皮虾本皇既然交给了你,你可得好好将她养着,他日她到了帝尊之境,本皇可是要讨虾肉吃的。”

    无忧公子道:“陛下放心,臣一定会让她好好修炼,不辜负陛下对她的期望。”一挥袖就将皮皮虾给收了起来。他又与敖英还讲了些人鱼族新做的曲目,君臣交谈,气氛轻松,分外和协。

    “你们说这无忧公子把我要了去想干什么?”林听雨暗中问。

    青鸟等人都表示对此很茫然。

    但,林听雨很快就知道这无忧公子将她要去是要干什么了。他带着林听雨回了他的人鱼宫,然后就将她丢在了一间阴暗的牢房里,每天亲手鞭打她,让林听雨苦不堪言。

    “小皮皮虾,你感觉怎么样?”打得林听雨遍体鳞伤的,无忧公子就凑到她跟前,阴森森地询问。

    “你这变态,我哪儿招惹到你了,你这么天天打我?”林听雨浑身火辣辣地疼,怒声问他。

    无忧公子咬牙切齿地道:“你知不知道,陛下卧榻之侧,只有我季无忧才可以靠近。除了我,谁也没有资格与陛下亲近。”

    得,这个季无忧还真对敖英还抱着那样的心思。林听雨有些无语。其实她就是在敖英还身侧的那个贝壳里待了一会儿诶,这个季无忧有必要吃醋吃成这样吗?

    打完之后,林听雨就被季无忧丢到了牢房里,浑身的鞭伤痛得要死。

    “这可怎么办?估计我根本就等不到海皇吃,就得先被这个变态打死了。”林听雨心道。她必须得赶紧想办法逃出去。

    可是以她现在这样的修为,想要逃出这守卫森严、结界强大的人鱼宫牢房,怎么可能呢?

    想了想,她开始发挥皮皮虾的特长。(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