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844 皮皮虾,我们走(十七)
    但是在锁妖塔里,一日百年,她其实已经苦苦修炼数万年了。

    靠着太阳守魂经的特殊修炼效果,还有星玄对体质的增益、改进,林听雨现在终于步入帝尊之境。

    她打算过段时间就出关,去找季无忧算账,还有那个龙霞夫人,当初龙霞夫人虽然是出了敖英还的寝殿才对季无忧说的那番话,但林听雨却是听得一清二楚。

    龙霞夫人的心思一想便知,就是想借季无忧的手除了她。看来这个龙霞对季无忧是怎么样一个嫉恨的性子早就一清二楚。

    林听雨不是什么大度的人,对于奸害她的人,她不会轻易放过。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一次我一定要替自己讨回公道。”林听雨银牙暗咬,对自己说道。

    其实,她自己吃些苦头并不太在意。可是他们的做法逼得展无影不得不出手救她,等到回去花花世界,展无影不知道要面临什么样的处罚,林听雨想想就觉得无论如何咽不下这口气。

    她又奈着性子在锁妖塔里苦修数百年,在外界也就是过去了几天而已,她这才出关,收起锁妖塔,踏浪而行,目光从未有过的坚定,朝水晶宫和人鱼宫所在的方向而去。

    步入这个境界,她已经破去了当年敖英还在她身上所施不能化成人形的法术,化出了她本体的样子。

    她再也不是那只任人欺凌、对什么事都无能为力的小皮皮虾了。

    而就在她在锁妖塔里闭关的最后一段日子,水晶宫里,敖英还的寝殿内,他正悠然而卧,突地就有一道极微弱的风闪过。

    “你回来了?”他的声音沉沉而起,“这么说,他已经离开了无量海。”

    “正是,陛下让属下盯紧的那位世外高人,已经离开了无量海。”有个声音响起,但却看不到他人在哪里。

    “知道了。”敖英还道,“你且退下。”

    当晚,一道身影若有还无,飘忽而至,降落到了这间寝殿之中,长袍猎猎!广袖飘飘!

    “你来了。”敖英还淡淡地道,“他刚走,你便至,看起来很是心急呀。只是你这般封印了自己所有的记忆和特征,结局会是如何?所为者又是何?

    你是不是没想到,我与你一样已经拥有了窥视未来之能?不过,我不会拒绝你的到来,唯有你的到来,才能证明我是真实的存在,而不仅仅是别人因执念幻想出来的泡沫。

    无论是过去的你,现在的你,还是未来的你,都是我无量海皇生之根本,而本皇亦是你生之根本。我与你,本就是一个人,又非是一个人。”

    水晶宫深处,寒冰神牢之内,一个少年闭目盘膝而坐,在周围有无穷强的结界围绕着他。

    传说,这寒冰神牢乃是佛祖为惩罚几经轮回、点化都无法回归正途的魔者所设,端的是奇寒无比,其内的结界更是强得连最强的帝尊也无法破开。

    虽是神牢,可是它就在水晶宫深处,没有人看守,也无需人看守,因为没有人能够破开它的结界。

    它的结界是透明的,神者在里面承受苦楚,各种狼狈相都可能被外人看到,也许这也是佛祖对不思悔改的魔者的一项重要惩罚吧!

    只是那少年盘膝坐在这神牢之中,神态安然,似乎根本就感觉不到它奇寒无比的酷刑,二百年来始终如一。

    如果不知道详情的人,必是会认为他已经成了一具尸体,根本就没有任何生机,所以才会在这神牢之中静静坐到现在。

    远处,一条美丽的人鱼摆着她那精致的蓝宝石一样的鱼尾游了过来,到了神牢外,一双妙目盯在少年那俊美无比的脸上,半天没有动静。

    “展大哥,你还活着吗?”小美人鱼无双说到这里眼泪不自觉地流了下来,“我不明白,你和我哥哥明明是好朋友,为什么突然反目成仇,还斩了我哥哥的鱼尾?要不是海皇及时出手相救,我哥哥已经死了。如今过了两百年,我大哥身体已经复原,可是你所受的惩罚……”

    海皇给少年的惩罚,就是永禁寒冰神牢。

    无双公主伸手触了一下结界,虽然只是在结界外,但她已经感觉到彻骨的寒意瞬间就从手掌漫延到全身,吓得她赶紧就将手缩了回来。

    “展大哥,你要是还活着,就回答我一声。”无双公主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竟然让你那么恨我大哥?

    还有那个龙霞夫人,这事与她又有什么关系?她不过是海皇陛下后宫里一个从来不得宠的妃子,你为什么将她的嘴巴给封了,让她永远也说不出来一句话?你犯下这些大罪,总要给海皇一个合理的解释,海皇才能将你放出来呀。”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话让少年心有所动,少年紧闭的双眼突地睁了开来。

    无双公主一见立时脸现喜色,道:“展大哥,你果然还活着,我就知道你不会那么容易死的。”

    展无影转头看向无双公主,道:“无双,我和你大哥已经是不可解的大仇,你到这里来跟我说这一番话,回去后要如何面对你大哥?”

    无双公主无言可对,只是掩面而泣。

    “你走吧。我的事不需要你管。”展无影凉凉地道。

    无双公主道:“我去向海皇求情,也许……也许……”

    “没有也许。”展无影道,“我犯了错,这是我应该受的惩罚。你走吧,不要再到这里来。要是让你大哥知道你来这里看我,必定要与你离心。”

    言罢,他复又闭起双眼,不管无双公主说什么,他都再没有半点声息。

    无双公主伤心不已地离去,回到人鱼宫,直到深夜,这伤心仍旧未去。她突地感觉到自己这寝殿的结界有所异动,眼前竟是诡异地现出一个女子的身形来。

    她愕然了一下,骇然问道:“你是何人?如何进得了本公主的寝宫?”

    “我是当年你曾从水晶宫带到这里来的小虾米。”来者清凉凉地道,正是刚刚出关的林听雨,“我来这里是想跟你打听一个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