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846 皮皮虾,我们走(十九)
    可是耗费了大半功力,这结界却是纹丝未动。

    林听雨突地发现结界内的展无影正带着一脸好笑地看着自己,便好不恼火地道:“你看什么看?还不在里面帮忙,你我合力说不定就能破开这道结界。还有,你脸上那是什么表情,是觉得你老妈现在这做法很愚蠢吗?”

    展无影道:“其实,我是觉得老妈你突然间好象变聪明了。”

    林听雨瞪视着他,什么叫“突然间好象变聪明了”?难道以前她都是傻的么?

    展无影道:“你想得不错,太阳守魂经确实是破开这道结界的方法。但是,你就没想过阎提摩提那个大和尚和您的实力差距到底有多大么?”

    林听雨嘴角抽了一下,狡辩道:“你现在的实力也不弱了,你我理应外合未必就不能破开它。”

    展无影道:“你我合力,也丝毫不能撼动它分毫。能够打开它的唯一方法就是拿到海皇敖英还手中的那个结界令牌。”

    林听雨沉吟起来。

    展无影道:“老妈,你别在我这儿耗着了,没用。你要是真的想救我,就去找敖英还吧,想办法拿到他手中的结界令牌。”沉吟了一下,他又问道:“对了老妈,我跟你打听件事。”

    “什么事?”林听雨问。

    展无影道:“你可见到我师父了?”

    林听雨心中一动,道:“你是在问常无忆?我确实见到他了,但是并没跟他说话。”阎提摩尼曾经提醒过她,还不是他们相认的时机。

    展无影点点头,道:“你这么做是对的。他可还在无量海?”

    “他好象已经离开了。”林听雨。

    “哦。”展无影道,沉吟起来。

    林听雨奇道:“你突然问起他来,是不是有什么事?”

    “没事。”展无影忙道,“你去找敖英还吧。你真的以为,他不知道你来这寒冰神牢了?你自己去找他,态度好点,姿态放低点,说不定还不至于让他罚你。”

    林听雨默了一下,道:“无影,你告诉我,这个敖英还是不是你老爸前世东皇太阿的分身?”

    “分身?怎么你老是以为他是我老爸的分身……”展无影惊奇地说道,只是及时打住了话头,没再往下说。

    林听雨奇道:“难道他不是吗?”好奇怪,如果他不是东皇太阿的分身,为什么他给她的感觉,跟阎提摩尼、姜无独带给她的感觉那么象呢?

    展无影道:“这个,我不知道啊!”

    林听雨瞪视着他,这臭小子肯定是知道什么,但是在瞒着她。

    “你赶紧走吧,去想办法拿到敖英还手上的结界令牌。”展无催促道。

    林听雨只得讪讪地走了,心中颇为郁闷。看展无影的样子,怎么感觉这个海皇不是展拓或他前世的分身,难不成是她感觉错了?

    展无影看着她逐渐远去的背影,暗暗松了一口气。觉得她已经走到无法探听到自己灵魂传音的时候,他才敢暗中传音给猪仔,道:“我这老妈,警惕性和洞察力是越来越强了。”

    猪仔奇道:“你怎么不告诉她,这个无量海和代的海皇都是因为一个人的执念所产生的?”

    展无影叹息了一声,道:“你想想,海皇居然有一颗神龙牙是我的行者令,那,那个以执念创出这么一个庞大神秘海域以及海皇的人是不是与我有关?与我有关的话,那,与我老妈有关的可能性也很大吧。不过……”

    猪仔听他欲言又止,便好奇问道:“不过怎样?”

    展无影不无惊叹地道:“居然能造出这么一片神秘且无边的海域出来,那得是多大的执念啊?”

    猪仔沉吟道:“这个……我想光有执念是不够的,恐怕还得要有创世之力才行。依我看,能够靠执念造出这么一片海域,而且这代的海皇也诞生于那人的执念,我觉得那个人很可能就是我的老主人,你老爸。”有创世之力的人也就那么不两个。

    展无影道:“不可能。临来之前,我问过他,他说不是他的执念。而且,我老爸的执念是什么你还不知道么?

    他表面上狂霸酷拽帅,可骨子里是地道的老婆奴一个,就是想守着我老妈。他做了那么多,就是想和我老妈守在一起。

    可是你看这无量海,还有那个因执念而诞生的海皇,跟我妈有半毛钱关系么?我觉得要不是阎提摩尼把我老妈送到水晶宫来,我老妈都未必能靠近这里呢。

    这要是我老爸的执念所化,必定是他和我老妈相爱相守千年万年,不可能是独自一个海皇在这水晶宫里,后宫美人无数却没一个入得了他的眼。

    然后还弄了一个人鱼族来守护海皇,再然后那人鱼族的族长还是男的,对海皇爱之极深,可海皇偏偏又不是弯的,地道的直男一枚,注定海皇与人鱼族长只有兄弟之情……”

    越想这些展无影就越觉得疑点重重。

    猪仔道:“这样想来,那个以执念建造这里的人,与你老妈也没关系吧。”

    展无影挠头,道:“算了,这事估计我想破头也想不明白,还是别浪费时间了,赶紧参悟阎提摩尼留在这结界里的道纹要紧。”

    林听雨离开寒冰神牢,一路行来,往海皇敖英还的寝殿而去,不想这一路竟是连半个人影都没遇到。

    她心中暗暗纳闷:“以前这水晶宫中守卫可是非一般的森严,到处都是兵卫巡防。今天这里是怎么了?怎么连个人影都看不到?就算没有兵卫巡防,也该有宫女什么的在劳作吧!”

    按捺下心头惊讶,林听雨警惕性全开,时刻注意着周围,终于靠近了敖英还的寝殿。

    当年,她就是在这座宫殿里,被海皇敖英还交给了人鱼族长季无忧。她被季无忧带走后就关进了人鱼宫的牢房,日日鞭打不断……那个季无忧,骨子里就是一个变态。

    以前,她一直以为海皇就是如她所猜测的那样,象阎提摩尼那般是展拓前世东皇太阿的分身。可是,刚才和展无影一番交谈,她明显感觉出展无影知道些什么。(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