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849 皮皮虾,我们走(二十二)
    莫菲黛眉轻挑,淡笑道:“海皇陛下如此想要掌控她又是为何?这无量海中,大妖无数,她只是一个胆小无能的小虾,如今就算修为提升,可是对陛下,仍旧心存敬畏呀!”

    “心存敬畏?呵呵,”敖英还冷笑了一声,“本皇可没看出来。”

    莫菲又道:“我想,只要陛下不去与她为敌,她也断不会与陛下为敌的。”

    敖英还道:“本皇不会与她为敌,本皇只会邀她在本皇的水晶宫中长住。”

    莫菲语气突地转冷,道:“是象展无影那样,被你永禁于水晶宫吧。”

    敖英还不奈与她周旋下去,道:“她去人鱼宫想要做什么,是想找无忧公子报仇么?”说着,转身而行,广袖飘飘,长襟飞舞,朝人鱼宫而去。虽说季无忧不会那般不济,被那只皮皮虾轻易拿下,但他还是去看看比较稳妥。

    莫菲朝他喊道:“我若是陛下,一定会先捉了眼前的灵魂分身,然后去与她做交换。”

    敖英还冷哼一声,不屑地道:“她纵使步入帝尊之境,却还不足以让本皇动用人质这种卑劣之法去要挟。”

    片刻后,他就到了人鱼宫。那无忧公子感知到海皇驾到,赶紧亲自带人到宫门外迎接。

    “无忧公子,今日可有不速之客造访?”敖英还问。

    季无忧一脸讶然之色,奇道:“陛下因何有此一问?难道说,我这人鱼宫今天应该会有什么仇敌前来?”

    敖英还盯着他默然了一会儿。以季无忧和他的关系,说出的这话绝对不含水份。那么,是那个女人潜入水晶宫却还没有找上季无忧,在暗中潜藏着等待着机会偷袭季无忧么?

    不过,他只是沉默了一瞬,脑中顿时有亮光闪过,心中惊唿:“哎呀,中计了。”言罢化成一道疾风而去,丢下人鱼宫一众出来迎接的众人鱼愕然地愣在了原地。

    修罗扇里,瞳瞳翻着白眼,道:“这个海皇还真是如姐姐你猜测的一般,高傲得放过了莫菲。大概但凡他这样的至尊强者,对付一个姐姐这样的人,都不屑于用人质吧。”

    林听雨凉凉地瞟了她一眼,心道:“‘姐姐这样的人’是哪样的人?瞳瞳,你的意思是我说至今还太弱吗?”

    不过,想到海皇那惊天的修为,再想想自己虽然步入了帝尊顶峰,与他一战竟是完败之势,林听雨就觉得有些头疼起来。

    莫菲已经闪身离开原地,随便挑了一个方向逃遁,之后也闪身躲进了修罗扇。

    是以当敖英还再回到原地寻找莫菲的时候,哪里还能找得到踪迹?

    修罗扇里,莫菲道:“那海皇敖英还,之前之所以一直没有出面找你,是因为你的修为太弱,还入不了他的眼。可是现如今……”

    帝尊级的皮皮虾,早就被敖英还定下要端上餐桌了。如今林听雨修入帝尊之境,还私闯水晶宫,冒犯了海皇之威,又如此摆了敖英还一道,敖英还会象过去那样不搭理她才怪。

    林听雨也颇觉无奈,嫌系早生,她和要吃她的海皇,注定是不能建立什么友谊的。她道:“此事从长计议吧。”

    刚才与海皇比拼法力,她脏腑受到震动,内伤不轻,是以现在闪身进了锁妖塔,开始静心闭目疗伤,暂时不再过问外间之事。

    那海皇敖英还被莫菲骗得跑了一趟人鱼宫,将到眼皮底下的美餐给生生放跑了,心里不怒才怪。但他修行数十万载,他早就学会了克制自己,是以不动声色回了水晶宫,打定主意再见那女人时,一定要好好收拾她一番。

    而且,他将庞大的神识放了出去,不再只关注着水晶宫内,就连方圆数万里的海域,都在他的探查之下。他就不信,那女人会永远躲着。为了展无影,她肯定会再度现身的。

    只是一连数日过后,那女人都不曾再出现,可是他所一直倚重的无忧公子竟然出现在他的寝殿里,诉说当年被断尾一事,言称他已经原谅了展无影意气用事之下所做的事,恳求他将展无影放出。

    本来,展无影被关就是因无忧公子而起,如今无忧公子亲来为展无影求情,敖英还肯定会放展无影出来的。可是,此时此刻,看着季无忧,敖英还莫名的气不打一处来。

    他因为季无忧和那个女人打了一场,还一直僵着不肯放展无影出冰寒神牢,更是担心那女人会去人鱼宫寻仇将神识都覆盖了周围数万里海域,这般劳心劳力地盯着,想着那女人哪天有所动作就把她捉个现形。

    谁想他一直都没发现那女人的半点行踪,可是季无忧已然跑来给展无影求情了。

    人鱼族被断尾,那就等于是丢了命,从此后不但法力尽失,神骨也会消逝,跟一条凡鱼没什么区别,而且还是重伤的凡鱼,根本就活不久。

    当初敖英还为了救回季无忧可是费了不少功力,可季无忧现在居然这么轻松地就说出了原谅展无影的话。

    他不在意季无忧是否真的原谅了展无影,他只在意,季无忧到底是为什么来求情的。难道说那女人已经暗中潜入了人鱼宫?但她潜入了人鱼宫,又是以什么方式说服季无忧来求情的?

    最主要的是,那女人潜入了人鱼宫,他作为海皇,神识在一直盯着,居然没有半点发现,这怎能不让敖英还恼火?

    敖英还很快就想到了林听雨那甜美无比的嗓音,她唱出的歌声简直比人鱼族的歌王无忧公子还要美妙百倍。所以,那只皮皮虾是以什么方法令季无忧来求情的,他很快就想到了。

    只是她竟然在自己的监视之下潜入了人鱼宫,这点让敖英还很有些郁闷。

    “你退下吧。”敖英还凉凉地道。

    季无忧微惊,以前,若是他主动提出放那得罪他的人自由,海皇绝对会痛快地答应。今天是怎么了?对释放展无影的事只安不提。

    想到他先前和那女人在人鱼宫打的赌,在唱歌方面人鱼族居然输给了她这只皮皮虾,着实让整个人鱼族的脸面无处可放。(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