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858 皮皮虾,我们走(三十一)
    “这个敖英还是不是跟季无忧一样,都是弯的?”

    她又想起展无影跟她说过的话。以前她刚在这个时空遇到展无影时就跟他说过,季无忧跟敖英还激情四身,可是展无影说,就算是季无忧对敖英还有激情,可是敖英还对季无忧却未必有激情。

    “这臭小子肯定知道多多,就是不肯透露给我。”林听雨不免叹息了一声。“我到底要不要按无影的提议做呢?话说,我要是也采用非常手段,会不会也被挖肝剖心?不然就是被海皇一片片地割下肉来烹饪?”

    林听雨正往自己的永成殿走着,结果又看到上回在永祥殿送汤的那个女人,她拉住了一个小宫女,问道:“刚才进入永祥殿的是何人?”

    小宫女忙道:“那是鳌皇公主,咱们宫中的鳌晨夫人。”

    林听雨又问:“她经常到陛下的寝殿来么?”

    “是。”小宫女不敢不答,“她做的汤很讨陛下喜欢,是以隔三叉五地就亲自下厨,为陛下做好羹汤,亲自送到永祥殿来……”

    小宫女在这宫中久了,早就学会了察言观色,眼见林听雨脸色越来越难看,简直就灰突突地了,说到后来声音就低了下去。

    “你去吧。”林听雨道了句。

    那小宫女赶紧有多远闪多远,免得被这位帝尊拿来出气。

    林听雨仍旧往自己的永成殿走,却利用无限妙音仔细听着永祥殿里的声音。她又听到敖英还对鳌晨的汤赞不绝口,还让鳌晨给他捏肩膀、按摩腿。

    鳌晨谨小慎微,但是脸上神色却显得颇为明媚,可见她非常乐于为海皇陛下做这些服务。

    “从肩到腿,都让人家给摸了,这个敖英还,怎么这么不自重?”林听雨愤恨地咒了一句。

    敖英还在他的寝殿里用神识关注着林听雨,听到林听雨这情不自禁地咒骂,不由得挑起了嘴角,眉眼间都带上了淡淡的笑意。

    回到永成殿,林听雨启动结界后就闪身进了修罗扇,开始在锁妖塔里鼓捣起来。

    “敖英还,我要让你永远记住‘忘记我’是什么下场。”林听雨一边鼓捣魔法药剂一边咬牙切齿地嘀咕。“你不是喜欢那些女人吗?本宫就要让你欲火焚身,痛不欲生,生不如死……”

    旁边给她打下手的皓月看着这样的女人,一声不敢吭,行事也非常小心,生怕哪个地方让这女人不满意了,让她把这腔怒火烧到自己身上。

    皓月不敢吭声,可是洪波拉却是个实在人,看到林听雨往药剂里加了一大堆有特别效用的药草,忙道:“你弄这么多这种东西,小心他到时候……”

    “小心他怎么样?小心他兽性大发去找后宫里的那些女人发泄么?”林听雨说着冷哼一声,“想得倒美!本尊到时候就会把他独自封印起来,让他‘自己一个人’好好地去享受这种‘欢愉’。”

    洪波拉嘴角抽了一下,看了一眼皓月,却见皓月在尽职地“埋头工作”,没有半点要出声的意思,只得轻咳了一声,道:“到时候他万一受不了这种‘欢愉’自宫,你可别后悔。”

    “哎呀,你这么说倒提醒了我。”林听雨沉吟道,“到时候不但要将他独自关在寝殿里,还得暂时封了他的手脚。”

    洪波拉怪异地看着她,女人,你确定你说的那个人是海皇吗?你不想想人家是什么实力。

    便听皓月提醒道:“主人,您要是想这么做就得提前做好准备。这海皇实力惊天动地,就算中了药恐怕也不会任人予取予求。”

    “你说的没错。”林听雨说着,脸上现出阴森森的笑来,“此事需得从长计议。”

    洪波拉有点头痛地抚额。

    “洪波拉,你怎么了?这两天来帮我研究药剂,是不是有点累了?”林听雨关心地问。

    洪波拉赶紧摇了摇头,道:“没事。”

    皓月却唯恐天下不乱地道:“那你这副没精打采是为哪般?”

    洪波拉瞪视着他,这阴毒家伙肯定是明知故问。话说,大家都是男人……

    “是啊洪波拉,我看你也是没精打采的。”林听雨道。

    洪波拉忙道:“真的没事。”他觉得他在这件事上偷懒,日后说不定会被林听雨报复,所以明智的话还是乖乖地按她吩咐的做吧。

    皓月又道:“主人,我猜,洪波拉八成是有什么想法了。”

    林听雨奇道:“什么想法?”

    皓月看着洪波拉,笑道:“那就得看洪波拉,他想说不想说了。”

    林听雨喜笑颜开地道:“洪波拉,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好办法,能够让我好好地惩戒一下那个男人?”

    洪波拉的脸色顿时变得无比难看。

    皓月道:“主人,我看洪波拉肯定是在同情那个男人。”

    “不是。”洪波拉忙道,被他的话吓了一跳,这个时候千万不能站错队,不然后患无穷啊。“我只是想明白了一件事。”

    听了皓月的话,林听雨确实对洪波拉兴起了几分不满,不过听到洪波拉否认,她就没往深里想,便问他道:“你想明白了什么事。”

    洪波拉道:“得罪谁也不能得罪女人。”他对这方面的感悟现在可说是相当深刻。

    “所以说,有生之年做什么都别做负心汉。”林听雨沉声说道,愤恨地又在手里的魔法药剂瓶里狠狠地加了一堆药草。

    皓月看着眼晕,可是终究不敢吭声。

    洪波拉嘴角努了努,终是说道:“你何必生那么大的气?他和那个鳌晨其实什么也没做。”

    林听雨抬眸,目光阴森森的。

    洪波拉怀疑是不是自己出现幻觉了,怎么感觉这女人的眼神蓝幽幽的,好象鬼上门一般?

    林听雨道:“那女人摸了他的肩,摸了他的腿,还是他主动让摸的,这叫什么也没做?”

    洪波拉道:“她只是按摩了几下。”

    林听雨道:“按摩可以找小海马。”

    洪波拉语塞。

    林听雨道:“分明是那个男人色心涌动。他既然动了心,我给他加点药,让他‘好好’地动动心,有什么不对吗?”(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