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861 皮皮虾,我们走(三十四)
    “姐姐,我觉得他说的没错,你这样会不会玩儿得太过火了?”青木弱弱地低声道,生怕自己的话惹来林听雨更大的怒火。

    “你老实地困住他,其他的事你就别管了。”林听雨阴声说道。

    青木却道:“可是,这些藤条传递过来的信息说,他的身体烫得好象火,都快要把藤条烧起来了。他他……他不会被你的那些药剂给弄得肉身爆掉吧。”

    “闭嘴,他要是这么容易被爆掉,还是海皇敖英还么?”林听雨愠怒道,心中却在担心:“不会真的弄伤他吧。”

    可是一想这家伙连续几次穿越都不再认得她,雪飞墨是这样,如今的敖英还还是这样,她心里就别扭起来,无法接受。

    如果他象展拓的前世那样,忘记她是不得已,不是他自己愿意的,林听雨根本就不会怪他。可是这几次遗忘,肯定是东皇太阿自己故意施的法。

    这点,就有点让林听雨过不去了。

    而且这个敖英还后宫里还养了一堆女人,整天喝这些女人做的汤,被这些女人的手捏来摸去的,简直让她忍无可忍。

    林听雨越想这事越觉得心里憋闷,又气又难过,痛苦地转身想要离去,忽地就听青木喊道:“姐姐,不好,这情况不太对,你快跑……”

    林听雨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无限妙音就率先感应到身后有剧烈地法力波动,化成一道道有形的气浪波涛冲天而起。

    她转身时,就见原本被藤条困着的敖英还竟然已经挣脱了那些藤条的束缚,并且从他体内爆发出的强**力已经朝四周轰隆隆地汹涌而去,瞬间就排山倒海一般将几十里的古荒密林击起滔天大浪,无数的树倒落下去,山谷涌起。

    这情景就好似海啸汹涌,冲天而起。

    林听雨肉眼可见在敖英还身后的郁郁葱葱竟是化成绿色的烟尘波涛,几番起伏。

    林听雨脸色一变,迅速催动修罗扇,庞大的压力朝敖英还压制过去。

    敖英还起初还被压得单膝跪倒在地,但是他坚毅无比的目光落在林听雨身上时,身体竟是如泰山隆起一般再度站了起来。

    林听雨随即就感觉到一种强大的压力在对她反压制,居然让她有些透不过气来。

    “不会吧,我都做了这么多的准备……”林听雨心中好不惊骇地想,“不但有让他法力尽失的药物,还利用修罗扇压制着他,让青木控制着藤条困住他,怎么全都不管用?就这么会功夫就被他挣脱……”

    这些让她惊悚的念头还没在脑中彻底地闪过去,她就本能地感觉到一种彻骨的寒意,让她警惕大增,正要闪身躲进昼里面去,谁想眼前一花,她已经被敖英还扑过来压倒。

    而且,她赫然发现,她居然已经回到了永祥殿里,被敖英还压倒在永祥殿内殿里的一张大床上。

    “女人,你准备好承受本皇的怒火了么?”敖英还问,嗓音嘶哑,双眼血红,甚至都放出红色的诡异的光来,有如魔鬼降世。

    林听雨被他压着,竟是半点也动弹不了,嘴上却恨恨地道:“敖英还,我可不是你后宫里的那些女人,你休想象对她们那样对我。”

    敖英还“呵”的一声冷笑,道:“你以为你还有什么条件跟本皇说这些?”

    他的声音透着阴森咬牙切齿,直接伸手就嘶啦一下,撕掉了林听雨的法衣,偏偏他尖利的指甲在林听雨那裸露出来的肌肤上划过,留下几道清晰地血痕。

    “你这混蛋,放开我。”林听雨努力挣扎,奈何根本就动弹不了。

    敖英还道:“你想让本皇欲火焚身而死,那你就得承受本皇欲火焚身带来的后果。如今美人春光在前,本皇可不会亏待自己。”

    他一边说一边去解自己的法衣,只是当亵裤褪下来时他看到自己大腿内侧那道扭曲难看的疤痕,顿时心中一滞,不知为什么竟是这么害怕被眼前这个女人看到这道疤。

    他本能地想要转过身,可是林听雨还是看到了那道足有一尺多长手掌粗的疤。它象是蛤蟆的背遍是突突起起,确实很难看。

    林听雨立时就被吓了一大跳,看得瞳孔为之一缩,连脸色都变了,骇然问道:“你这腿上的伤是怎么弄的?怎么会伤成这样?看这伤痕已经很旧了,可到现在还这么清晰,当时肯定伤得很重,是谁伤的你?你告诉我,我去给你报仇。”

    敖英还看着她愣了愣,刚才他都把这女人压在身下了,撕破她衣服时还故意弄伤了她,可是她的脸色都没有任何变化,还是那么倔强地与他顽抗下去的姿态。

    现在是怎么了?

    敖英还突地有所醒悟,道了一句:“你在心疼我?!”

    他的心陡地一松,接着心头就涌上轰然的狂喜,也不再去管那道疤,俯下身来就在林听雨身上印下一连串火热无比的吻。

    林听雨被他弄得身子热了起来,不自觉地就伸出手去搂住他瘦劲的腰……

    一番抵死缠绵,好几次都险些让林听雨晕过去。她不知道这个男人哪里来的那么大力气,而且持久力也太惊人了,几天几夜不眠不休地缠着她。

    到现在林听雨才开始后悔,自己当初下药时怎么鬼迷心窍地就用了那么大的量?如今这苦果还得她自己吞。

    好在敖英还都在时刻注意着她的感受,怕她承受不了,所以动作上和力度上都在努力控制着自己,不然林听雨恐怕都得晕死过去几十次了。

    数日过后,林听雨从沉睡中幽幽醒来,就发现敖英还躺在身边,发出轻微的鼾声,可见他睡得还很沉。

    她是被外面的敲门声吵醒的,眼见敖英还还在熟睡,林听雨暗中将这混蛋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遍,一边起身打算去开门,谁想这刚一坐起来就感觉身下唿的一下流出许多东西来。

    林听雨涨了个大红脸,愣了一瞬,转头朝敖英还嗔怪地白了一眼,但终究没有吵醒他,讪讪地使了个法术迅速将自己清理干净,法衣穿戴整齐便去开门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